第五百五十二章 上报戴市长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从周一发让周枰打开手机外放,当着自己的面,对李飞天大加批评起,白小升就觉察出了个中滋味。

果不其然,周一发又是气愤,又是责备,话题一转,就请自己保密。

看来,刚才那一番话,根本就是讲给自己听的。

“真难为这位市长秘书了!”白小升心中感慨道。

这个弯也是够绕的。

“白总,我们天青跟你们中京,一直是友好城市。我们戴市长与你们季市长,也是多少年的老朋友了,彼此关系不陌生。你又和李总是亲戚,大家更是亲上加亲。天福财管是保险业,中京传媒是传媒业,大家又不构成竞争关系。眼下,出了这档子事,虽然违规,但……情有可原,又没有造成什么后果,还来得及补救!我希望你也能理解,并能体谅一下我们的不易。这件事,请不要对外声张。我个人,代表天青,谢谢你!”

周一发这番话,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这之前,他跟周枰电话里了解过,这边知道这件事的,只有白小升、李飞天、周枰三人,只要白小升不说,事情便可能圆过去。眼下,封住白小升之口,只是措施之一,周一发还委托了自己的教授朋友保密,并且尽快拿出弥补方案。

争取在被发现纰漏,在出现问题之前,尽可能的去补救,哪怕事后省里问责,也不至于影响到标杆企业的申请。

周一发在最短时间,做出了最利于事态发展的调度和处理。

关于这件事,他甚至还没来得及上报戴名成,就第一时间采取措施,展开解决之法。

这处理速度,不愧是天青第一大秘,连白小升都有点钦佩。

不过,事情一定比想象中更加严重!

白小升暗道。

不然,周秘不至于如此!

李飞天、周枰眼巴巴看着白小升。

白小升稍作沉吟,最终点点头,“可以,我可以保密。”

白小升的一句话,让李飞天、周枰如释重负。

“两位稍等,我也去找几个可靠的精算师,去研究补救措施。”李飞天待不住了,在周枰点头下,匆匆离去。

白小升看李飞天离开,方才继续道,“周秘,来天青之前,戴市长去中京做客,找过我,跟我聊过。我们之间有过一场谈话,时间不长,但我却也了解几分他的性情。这件事,周秘应该还未上报吧?”

如果周一发上报了的话,白小升相信,打电话过来的,必定是戴名成本人。

“你……您跟戴市长认识!”电话那边,周一发声音震惊,连称呼都变了。

周枰不可思议看着白小升。

白小升说的轻描淡写,但是他说的是戴市长到中京,特意找过他聊天!

这话,让周一发父子遐想无数。

“这件事,周秘书还是尽快上报吧!”白小升沉声道。

“好,好,我马上!”周一发匆匆应道,“谢谢白先生!”

说着,电话挂断。

周枰收了手机,神色敬畏看着白小升。

这之前,白小升也很厉害,但是他的厉害在中京,还影响不到天青,得知他还认识戴市长,那便不同了。

白小升看了看时间。

这一上午,在天福财管又是视察,又是出了这档子事,不知不觉已经快到了中午。

吃完午饭,他们就该启程回中京了。

“时候不早了,我该走了。下午的车,我们还要回中京。”白小升对周枰道。

“我送您!”周枰急忙道。

“不用了,这边出了这档子事,我那表哥还需要你帮忙。”白小升一笑道。

“那我给您找车!”周枰再道。

或许是继承他父亲的天赋,周枰相当会维系人脉。

白小升知道他在释放善意,一笑,没有坚持。

周枰很快找好了车,亲自送白小升下楼,看着他坐上车。

之后,周枰才返回。

一进李飞天办公室,周枰就看到李飞天匆匆迎上他,还向他身后看了看,“白小升呢?”

“刚走,我给找的车。”周枰道。

“怎么让他走了!”李飞天皱了皱眉头,嘟囔道,“这小子可信吗,别回头再把这件事给抖出去!”

说到底,李飞天对白小升的信任并不高。

“放心吧,没事!”周枰深深看了自己好友一眼。

李飞天怕是还不知道,白小升可是认识戴市长的!

当然,他也没多这个嘴。

“现在最急迫的,是尽快拿出补救方案!”周枰催促道。

……

挂掉电话,周一发匆匆赶往市长办公室。

在门外,他却忽然想起,市长正在跟几位市政领导开小会,还是此前自己负责通知,安排的。

我怎么把这事儿给忘了!周一发一拍额头。

他在市长办公室门外犹豫了一番,最终放弃了打搅。

汇报是肯定要汇报的,也应该第一时间汇报,但是汇报问题的同时,事情也差不多有了最佳解决方案,岂不是好事。

周一发觉得,反正事情也出了,眼下早一分晚一分让市长知道,其实关系不大,问题还是在自己处理的是否及时、有效!

周一发转身,去给自己的教授朋友打电话询问进度。

下午一点。

市长办公室的门终于打开了,市政的几个领导鱼贯而出,守在外面的周一发面带笑容,一一打过招呼,这才叩响了市长办公室的门。

“进。”短促有力的一个声音响起,周一发推门而入。

“哦,老周啊。”戴名成刚喝一口茶,撂下茶杯,面带笑容,看来刚才聊的还不错。

“哎呀,一点了,你也没吃呢吧。走,咱们俩一起。”戴名成笑道。

周一发紧走两步,靠近一些。

“市长,有件事我要跟您说!”

戴名成疑惑地看到,周一发的表情似乎有些凝重,当即点头,“那你说吧。”

周一发一五一十,把情况汇报了一番,特别讲出他的教授朋友还有天福财管,都在抓紧出补救方案,进度不错。

“竟然有这种事!”戴名成眉头拧起,眼神凝重。

责怪的话,他一句未说,却让周一发这种市政老人,都感觉到一种无形的压迫。

“怎么发现的?”戴名成沉声问道。

“是……您认识的人,白小升发现的!哦,他也是天福财管李飞天的表亲。”周一发小心翼翼道。

“白小升!”戴名成猛然瞪大眼,霍然起身。

方才他还淡定,眼下立马不淡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