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四章 畅想游戏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众人虽然不清楚冯璃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却知道不管是什么,都势必与考核有关。

所以,人人都是无比严肃,严阵以待。

当然,还有人真以为是要玩什么游戏,忍不住问道,“那要不要去室外?”

这话,顿时招来一阵嘲笑。

很显然,冯璃事务官说的此游戏非彼游戏。

果不其然——

“游戏不一定要动起来,我这个游戏,是在座位上玩的。”冯璃道。

“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假想过,自己成为省域产业负责人那天?大多数人都想过吧!”

冯璃环视众人,嘴角勾起一抹笑意,“那我,圆你们一次这个梦!”

“从现在起,你们每个人都是省域产业负责人,其他人的企业,全部归你们管!”

“那么,我想知道,你们要怎么来新官上任三把火?”

冯璃从讲台下面掏出一个早就准备好的闹钟,放在桌子上。

“现在开始计时,你们有十分钟时间去想象,十分钟之后,依旧跟上次一样,依次发言,我来打分!”冯璃一拍闹钟,“现在,开始吧!”

这一声如同信号枪。

众人立即伏案,抄起纸笔,整理思路,力争一会儿说的更精彩一些。

白小升也拿起笔,在纸上写写画画。

讲台上的冯璃,他身旁的赵芊泽,隔着过道的郑青鸿,更远一些的穆北辰,同时朝他看了一眼。

在他们看来,此番白小升说不定跟上次一样,懒懒散散,最后一鸣惊人。

可这次白小升偏偏规规矩矩,一如旁人。

距离白小升最近的赵芊泽,忍不住偷瞄了一眼白小升写的东西。

这次白小升的字难看的很,不是上次那种很漂亮的楷书,赵芊泽认真看了几眼,愣有种看不明白的感觉。

“白弟弟,你这次,有什么好思路?指点我一下呗。”赵芊泽用蚊声发问。

“这还要什么思路,不就是意.淫.吗,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呗。”白小升笑呵呵道。

赵芊泽忍不住白了他一眼。

不过,她又觉得白小升所言倒也不错……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最终,闹钟响起。

敲打金属的声响,在安静的阶梯教室里,显得格外刺耳。

冯璃伸手一拍闹钟,扬声道,“时间到!”

说着,她看了第一个人一眼。

第一个人立即会意,站起身,端端正正拿起自己写得满满当当的纸,照着念,“我如果成为省域产业的负责人,那第一件事,就是请国内最好的咨询顾问公司,来给我们做远景规划……”

经过上一课时间不够的教训,这回这个人学精了,严控时间在五分钟内。

他说中规中矩,倒也可圈可点。

众人暗暗点头。

冯璃也在笔记本上,随手记下几笔。

“下一位!”冯璃叫道。

第二人站起身,继续说。

接着是第三人、第四人。

众人的观点,有的偏新奇,有的更务实。

从冯璃的反应看,她整体上还算满意。

毕竟眼前这批人,都是集团里的精英,见解非凡。

很快,轮到穆北辰。

他起身后,根本不拿稿子,脸上自信十足,言语铿锵有力。

“我会依据各行业的发展前景,选出我辖下,最具实力和潜力的五家公司,倾斜全部资源,把它们打造成省域最强,一路向外开疆拓土,把让它们成为地区性标杆,带着它们,去击败国内同行业里的领军,成为顶级品牌,最终走向国际……”

穆北辰说话之时,双眼爆发出璀璨光辉。

他的志向,他的野心,显露无余,让人震惊、咋舌。

冯璃微笑着点头,依旧一言不发,在笔记本上记录着。

不过,她为穆北辰记录的时间,比旁人要多的多。

穆北辰说罢,忍不住望了眼白小升、郑青鸿,眼神里隐隐升腾战意。

他注定是吞天蟒,过江龙,志向鹏程!

在他眼中,强既真理,不论是个人,还是企业。

配走的更远,站的更高,享受更多资源的,永远只是一小部分精锐!

余下的,便是全部奉献牺牲也无妨!

穆北辰隐现枭雄狠厉,就连郑青鸿也忍不住瞥他一眼。

“下一位!”

穆北辰说完,冯璃不予点评,继续叫道。

穆北辰坐下之时,依旧有许多人在看他,皆是被他方才讲的震撼到。

众人接连起身,讲述自己当省域产业负责人时,会如何施展抱负。

轮到郑青鸿,他起身之身,众人情不自禁,都看过去,都想听他怎么说。

“如果我是省域产业负责人的话!”郑青鸿声若惊雷,字字洪亮,“我会把旗下的所有企业划分成强、中、弱三层!强者,我扶持!中者,我促进!弱者,搞联盟!不放弃任何一家企业,让所有的企业都激发出最大的潜能,让我管辖的省域产业整体一路向上,直至大中华区最强!”

接下来,郑青鸿侃侃而谈,所描述的前景,让众人叹服!

连穆北辰目光都是一缩!

郑青鸿胸怀壮志,野心不小,而且从他言语中,能读出一种魄力!

他这番话,连众人情不自禁,有应和的想法。

这个人,天生就是当领导者的材料!

他说的时候,讲台上的冯璃,甚至在微微点头,似乎对有些观点颇为认可。

“很好,下一位!”冯璃甚至赞了一声。

穆北辰的眼中,隐隐有一丝的妒意。

这代表冯璃事务官的认可吗!

“虽然我也不差,但今次,似乎又是他更胜一分!”穆北辰眼神一阴。

穆北辰视郑青鸿为最大对手,而郑青鸿却看也不看他,而是看向白小升,眼里透着恨意。

他的脸颊,到现在还疼呢!

“姓白的,这个仇,我早晚要报的!”郑青鸿咬牙切齿。

他之后,一位接一位的说下去,不过,大多乏善可陈。也就赵芊泽说的,还有些意思。

很快,便要到了白小升。

白小升站起来之时,所有人都放下了手中纸笔,齐刷刷看向他。

上次盖压群雄,不知这一次,这家伙还能不能绽放什么不可思议的光彩。

众人无比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