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二章 诛心才最狠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陈九铮家里摆放的,那些一人高的花瓶,是定制的,非常厚实。甚至用球棒都砸不碎,推倒都不一定摔碎。

如此结实的东西,让白小升一拳打爆了!

这简直骇然听闻。

不可思议!

这还是人吗,这是钢筋铁骨的人型机器!

很难想象,这一拳要是打到人身上……

陈长络忍不住颤抖。

他身边,宋嫣然也不可思议,一双杏眼瞪得滚圆,目光难以置信地在地上的碎片,白小升的脸上游走。

这真的是人类能办得到的吗!

赵芊泽也伸手掩口,难以发声。

不过,她目光中迸发出异彩。

白小升如此威武雄壮,如此恐怖的一击,让她有种凝视英雄的感觉。

白小升神色平静,看着陈长络,“刚才,你以为不动手是我走运吗,我觉得走运的是你才对!”

“陈先生有所不知,中京有个尹家,尹家的儿子胁持我的女助理,来威胁我,白某最痛恨这种威胁亲朋的卑劣之举,我单独赴宴,他给我准备了二十个人,都是中京地下拳市的高手!”

“结果,我可以不夸张地告诉你,那些拳手一大半住进了医院!”

“而尹家那个儿子,被他爸打断了腿。”白小升微笑问道,“陈先生认为,他爸是不是太狠了。我却认为,他爸很聪明。”

“如果我出手,那就不光是断一条腿那么简单了!”白小升沉声道。

自始至终,他都在平静的叙述这件事。

不是耀武扬威,不是虚张声势,是很认真叙述一个事实。

如果有人向他,向他的亲人朋友施以武力,那么他会毫不客气,凶残回击。

陈长络的额头之上,沁出了豆大的汗珠,只感觉喉咙发干,忍不住想咽口水。

“我说这些,没别的意思。只是给你提个醒,你若暴力,我必奉陪到底!”

白小升说着,迈步前行,随口道,“芊泽,我们走!”

“哎!”赵芊泽无比乖巧地应了一声,比小丫鬟还顺从。

陈长络、宋嫣然,眼睁睁看着他们从自己身边走过,陈长络还情不自禁后退,差点贴墙站立。

他眼中的惊骇,已经无以复加。

这个男人简直太可怕了!

万幸自己当时被拦下,没有动手,不然……

陈长络用眼角余光,瞥了眼地上那堆瓷器碎片!

宋嫣然神色复杂,看着白小升、赵芊泽离开。

赵芊泽甚至没有看她一眼。

“这种只懂暴力的男人,怎么配得上芊泽。”宋嫣然忍不住心道。

她被吓到只是一时,随即,就认定白小升只是粗鄙之人,完全忘了刚才陈长络耀武扬威的时候,她还觉得帅气。

目送白小升他们走远,陈长络勉强一笑,对宋嫣然喏喏道,“嫣然,我们也……过去吧,聚会很快开始了……”

他底气明显不足了,对白小升心生退意。

“陈大哥,那个白小升,我们就这么放过他吗!”宋嫣然忽然开口。

这一声陈大哥,陈长络还是第一次听到。

他顿时吃惊道,“你叫我、叫我什么!”

宋嫣然不理会陈长络的惊讶,阴着脸,继续说,“那个白小升,除了有点武力,还有什么!我们不能这么放过他!”

“没错!”

听着宋嫣然改口,陈长络整个人都精神起来,惊惧一扫而空。

“现在都什么年代了,我们这种身份,怎么能像他那样的人一样,动不动打打杀杀。武力不能解决一切!”

陈长络这番弃武论,说的慷慨陈词,显然忘了方才他是怎么威胁白小升的。

宋嫣然点头。

“所以,一会儿聚会正式开始,当着全场的宾客,你要让大家看到,这个白小升无才无学无修养,什么都不是!根本不配跟大家坐一起!”宋嫣然道。

陈长络眼眸一亮。

妙啊!

男人最重要的是什么?

脸面啊!

当众让姓白的出尽洋相,这才是教训他的不二选择!

杀人诛心。

杀人不是最狠,诛心才是!

“我依你!反正这是在咱家,准备什么都方便,要怎么来,你就说吧!”陈长络拍着胸脯道。

“你的各种素养学识,我都知道,这一次我来给你安排!”宋嫣然笑道。

她琴棋书画,天文地理无所不知,更会多国语言。

有她在,还怕陈长络不能当众碾压那姓白的!

武斗不成,那就文斗。

“既然你不听我的劝告,就别怪我出招狠辣,白小升,颜面尽失,这是你自找的!”宋嫣然心中狠狠道。

白小升、赵芊泽回到了一处人少的小厅,找了个角落坐下来。

“白弟弟,你方才真是好帅,竟然一拳打爆了那么巨大的瓷瓶,我看那碎片很厚,你的手不疼吗?”赵芊泽忍不住问道。

“没问题,我学过十年内功。”白小升道。

“真的!”赵芊泽一脸震撼。

白小升忍不住笑了。

“你骗我!”

赵芊泽明白过来,嗔笑,给了白小升一拳。

“你到底是怎么做到?”赵芊泽真的想知道。

“说起来很复杂,要讲究技巧,得利用共振原理,先敲击两下,听回音,辨别瓶体薄弱之处,然后力道足够,就成了。”白小升笑道。

赵芊泽一脸狐疑看着他。

这说法,还不如刚才的可信。

知道她不信,白小升一笑,岔开了话题,聊起了香水,赵芊泽这才来了精神。

正聊着,有佣人走进这间小厅,扬声对众人道,“各位先生,聚会马上开始,请移步场地!”

终于开始了吗!

白小升、赵芊泽站起身,跟着众人,往外走。

聚会的地方,不在大厅,大厅只是酒会、冷餐,真正聚会、宴会的地方在别墅后面。

“哎,白弟弟,你看!”

跟着人群走着,赵芊泽忽然一指前方,叫道。

白小升顺着她的指点,看到前方有一个身穿燕尾服的老外,只看到一眼,就消失在前方拐角。

“叶戈尔!他是叶戈尔!”

赵芊泽神情有几分激动,“我最喜欢的E国钢琴家,没想到他也来了!”

此刻,在某个角落。

陈长络匆匆来见宋嫣然,兴冲冲汇报,“放心吧,全都安排好了!叶戈尔先生那里,也打过了招呼!这一次,我要让白小升,颜面扫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