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三章 傲慢主仆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堂堂的钢琴表演家,颇负盛名的叶戈尔,竟然让人逼迫着,为脱衣舞弹奏配乐。要不是亲耳听到,白小升简直无法想象!

况且,那能搭调吗……

好奇之下白小升一个念头,便让红莲便把这位钢琴表演家近年来的新闻,一一检索出来。

几乎瞬间,白小升便清楚了叶戈尔的处境——

数年前,E国遭遇了一场经济危机冲击。

叶戈尔的妻子投资失败,负债累累,直接精神失常。

叶戈尔的不离不弃,替妻子还债,让媒体赞誉不止。

不过,也因此跟一家大乐团签署了长约。

其实不光他,他原来乐队也有相当一部分人受到经济危机冲击,被迫随他一道签约。

至今年年底为止,合约到期,不过到期之前如果违约,那么他和他的团队将面临着不可估量的巨额赔偿!

白小升知晓这些之后,眼神便冷峻了许多。

如果是正常的工作与之冲突,他倒也不想说什么,可是听叶戈尔被欺凌,他忽然觉得自己该出手一帮。

那场表演,他又想要了!

白小升让叶戈尔把电话给说话之人。

此时此刻,叶戈尔正在一处演出厅的舞台上,台下只坐着一个高帅的年轻男人,白人,神色傲慢,一双桃花眼,紧紧盯着舞台上一群穿着诱人的舞娘,他身边则站着一个干瘦的男子,兼有东西方相貌特征,正朝着台上的叶戈尔大呼小叫。

侮辱之言,就是出自他口。

这年轻人,便是叶戈尔团队签了“卖身契”的乐团少团主西多尔,叫嚷的男子叫伊文,日系混血。

西多尔瞥了眼台上,依旧拿着电话的老家伙,忍不住眉梢一挑。

什么表演艺术家!

在他看来,不过就是一个赚钱的机器,并不会比一台钢琴,一个小号高贵多少!

叶戈尔既然签入他们乐团,那就是他们的财产。

眼瞅着快“到期”的东西,他自然要不吝使用!

如果这老东西面子撑不住了,就毁约好了!

他们乐团巴不得!

巨额赔偿,那是多美妙的一件事,钞票的气息,诱惑难挡!

“伊文,让他挂电话!”西多尔压低声音催促。

伊文顿时心领神会,对主子谄媚一笑,再度怒喝,“别再废话,知道吗!你不要把少团主的宽容,当成你可以放肆的资本!你……”

台上的叶戈尔扭头看过来,面带愠色,直奔这里走过来。

现今五十多岁的叶戈尔,有号称战斗民族的血脉,一米九的块头,须发茂密,体格强壮,怒目横眉走向伊文之时,简直杀气凛然。

混血的伊文,个子矮小,身材瘦弱,眼看着对方气势汹汹,顿时吓的脸色一变。

“你,你这是要干什么,不要胡来!西多尔少爷,你看他……”伊文顿时慌乱。

“叶戈尔先生,你、你不要冲动!”西多尔也是吓了一跳,急忙站起身,眼神里隐隐有一丝惧意。

西多尔心里甚至暗暗有些后悔,会不会是自己这边逼迫太过分,叶戈尔暴怒之下,作出什么可怕的事,倒霉的还不是自己!

就在主仆俩人惶惶色变之际,叶戈尔眼神隐隐有一丝轻蔑,绷着脸向伊文递过手机。

他的手是弹钢琴的,不是打混蛋的。

“有人要跟你说话!”叶戈尔闷声道。

白小升要跟伊文通话,叶戈尔本来不同意。在叶戈尔看来,这件事与白小升无关,用不着把他给牵扯进来。

不过白小升语气很坚决地告诉他,自己有办法来解决。

叶戈尔依旧不同意。

白小升就给他两个选择,要么叶戈尔把电话给对方,要么就履行当初的约定,明日依约演出。

叶戈尔这才同意。

伊文看了看少团主西多尔,惊疑地拿过手机,“喂,我是沙薇乐团西多尔少团主的助理,伊文,你是谁?你要跟我说话?”

“我是叶戈尔先生的朋友,依照我与他的约定,明天他会为我演出!”

白小升在电话里,用E国语言说话,声音冷漠,“我不知道你们少团主想做什么打算,激怒叶戈尔,让他付诸过激行为,之后用违约再度捆绑住他。这些我尚能忍耐。不过,你们竟然让一位钢琴表演家,为你们的脱衣舞搬走,这是一种亵渎!”

“我要求你们中止这种行为,并且允许他履行自己的承诺!”

白小升声音严厉。

如此冷厉的话语,让伊文惊疑不定,他小心翼翼问道,“您是E国人?”

伊文想弄清对方背景。

“中京人。”白小升冷声道。

“中京?这里?!”伊文惊愕道,随后长出一口气,脸色傲慢,语气嘲讽,“那恕我不能同意!只是个华.夏人,呵呵,你想插手?你有那个本事吗!蠢货!”

“你能为你的话负责吗!”白小升声音冷漠。

“哈哈,负责!你能奈我何,尽可以来呀!”说着,伊文将电话挂断,直接塞给叶戈尔。

伊文也看出来叶戈尔不打算动手的,胆气也壮了。

“叶戈尔先生,这就是你的依仗,一个高傲自大,愚蠢的不知道自己有多少斤两的东方人?”伊文哈哈大笑,还跟少团主西多尔描述一番电话内容。

“你不能嘲笑我的朋友!”叶戈尔怒道。

“你的朋友,你确定是电话里的人,还是你乐队里那些人?!”西多尔冷笑,“你无所谓,想违约,那么他们也一样吗!我可以这么理解吗!叶戈尔先生!”

西多尔一声比一声高。

他也看出来叶戈尔不会动手!

“不要让一个区区东方人,影响我们之间的感情,对吗,叶戈尔?”西多尔笑道。

叶戈尔一脸颓然,无力地转身,走向钢琴。

身后。

西多尔与伊文放肆大笑。

“哈哈,竟然靠着一个东方人来威胁我们!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如果那个东方人,真能让我们尝到厉害,我情愿要把这张椅子吞下去!”

“那你晚上可不用吃饭了,伊文!你不能嘲笑那个东方人,毕竟,他是叶戈尔先生的朋友,哈哈!”

叶戈尔听着身后的嘲笑,咬牙切齿,双手捏紧拳头,心里却悲凉无比。

而此刻,白小升看着手机,神色冷峻,“你叫我尽可以试试?那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