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八章 我建议您,先查我们!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林钰,来看看这个。”沈培生看了收到的消息之后,随手把这则关于白小升的简报,递给身边林钰。

林钰好奇地拿过来,略略一扫,顿时惊讶,惊声道,“怎么如此胡来!”

“呵呵,怕是事务部很多人,第一个念头,就是你这句话!”

沈培生笑着喝口热茶,淡淡道,“这也是你,乃至他们所有人都不到的事情!”

“你们啊,都是一步步,过五关斩六将,硬闯独木桥,才走到今天这一步的。”

“你们熟记所有的规矩,恪守所有的基准,最起码,表面不敢僭越。就算是最活泼,最不按常理出牌的林珂,怕也情不自禁会想‘我这么做的话,合不合规矩,又或者,会不会授人以把柄’。”

沈培生感慨道,“但是这位白小升不同啊,他的晋升,跳跃了太多东西,恰逢夏老头改革之意,本身就是一个特例,又被授予了特殊的职务——新型事务官!”

“所以,他跳脱了所有的条条框框,是个完全的异类!”沈培生道。

林钰点点头。

“你觉得白小升,这是要做什么?”沈培生问道。

林钰沉吟片刻,道,“要说这家伙只是在抖威风,我不信!他是个很理性的人!”

“如此这般,表面看张狂,有点打草惊蛇的意思——云海那些小企业,就算以后是龙,现在也不过是虫!不过这些虫太多了,十几条,若是对任何一家调查,消息都会被迅速传开,怎么都可能出现漏网之鱼。”

“那倒不如,堂堂正正,摆出调查的架势,谁都得配合。那些心里有鬼的,势必要冒险遮掩一番。这一动,才是致命的,任何账目、报表近期改动,都会被留意到,在顺藤摸瓜。凭借他的能力,算十拿九稳。”林钰道。

沈培生一笑,忍不住摇头。

“怎么,老师,我说的不对?”林钰奇道。

“你这思维啊,考虑事情,其实还在自己的条条框框里,凡事以自己的行事准则思考问题,是不可以的。”沈培生道,“万一,白小升根本就不想调查。又或者,调查那些企业,不是主意图呢!”

林钰一愣。

他不是愚人,换种角度略一思考,顿时惊讶道,“难不成,他还真是抖威风!不,是在立威!”

“让自己再次成为舆论焦点!”

“应该说,是让自己这个新型事务官的身份,成为焦点!”

“他在树立这个职务的‘威和畏’!”

“新型事务官的职权我看过,能监察同级事务官,部分权限甚至比肩大事务官,我猜测是夏侯启总裁是不满意事务部现状,想让这个新型事务官成为一个搅局者!”

“而白小升就是在这么做,时刻成为一个合格的爆发点。”

有一些猜测,林钰更惊心,哽在喉咙说不出。

“这些是他自己做主,还是夏侯启总裁授意的!”林钰忍不住惊问。

“不清楚!”沈培生摇头,若有所思喝茶,“不过,你跟白小升交过手。夏老头,需要手把手一步步教他吗!可若是他自己如此决定……倒真是个,好用的人!”

沈培生眼中,流露出惜才之意。

他们聊这些的时候,夏侯启也是拿着手机,笑着跟人视频。

发来视频的,自然是林珂。

“这小子,就是爱惹麻烦,行吧,好久没这么‘热闹’了。”聊到最后,夏侯启只笑着说一句——

“不是坏事!”

视频结束,林珂特意又跑去跟白小升讲,“夏老似乎很满意!”

白小升听完,也只是笑笑,随后一举手机。

“晚上,我不能陪你吃饭了。韩承仁电话,他老爹晚上邀请我吃饭,两个人的局!”

林珂一撇嘴,“俩大男人,单独约会,还是跟老子,无趣!”

白小升耸了耸肩,继而一笑,“我能猜出这位韩老爷子,要跟我说什么,你信吗?要不要打赌?!”

“呵,那场饭只有你们俩个人在场。你怎么猜,到最后,也只有你跟他知道答案,我哪儿验证去。”林珂一摆手,“回头跟我聊聊就成,我现在,赶着去做脸,没空跟你扯了。”

撂下一句话,林珂风风火火离去,顺路拐跑了林薇薇。

反正白小升自己赴宴,也用不着女伴。

雷迎也请了假,说要去买点特产,寄回老家。

白小升这单独赴宴,真成了单独。

到了晚饭点,韩承仁来接他,看他孤家寡人,还愣了半晌。

白事务官果然名不虚传,言出必行,一个赴宴,真就一个人呢……

云海,一家私人饭庄。

一个雅致的包间里,白小升与韩栋见面。

俩人都很惊异。

韩栋惊叹白小升的年纪跟身份的反差,白小升则惊讶,这么个老者壮实的跟个棒小伙子似的。

这个雅间,只有韩栋跟白小升。

韩承仁、韩承义、韩鸣皓都在外面候着,门一关,里面非常私密。

“白先生,来,尝尝地道的云海菜。外面那些啊,都是吃的招牌,这里不同,这里才是百年传承的!”韩栋无比热情,倒酒布菜。

“老先生客气了!”白小升也是热情地回应。

俩人边吃边聊,聊些有趣的话题,气氛迅速升温。

服务员上菜的时候,偶尔开门,门外韩承仁、韩承义、韩鸣皓能听到里面的笑声。

三人面面相觑,无不竖起一个大拇指,嘴里就一个字——“服”!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白小升杯子一放,笑盈盈道,“韩老先生,我们是不是该聊点正题了呢。”

韩栋一笑,也放下杯子。

“这次请白先生来,我想跟您交个底!”

“哦?”白小升一笑,“请讲!”

“我韩家企业跟云屿实业常年合作,是不是有我与犬子授意?是!”

“我韩家企业从中获益,有没有超过红线?没有!是双赢!”

“韩承仁有没有在云屿实业营私舞弊,中饱私囊?没有!因为,没必要!”

韩栋无比认真,对白小升道,“即日起,您想查双方往来的一切账目,一切资料,一句话,绝不会有一分钟拖延!”

“我强烈建议您先查我们!先从云屿实业跟我家族企业查起,怎么查都可以!”

“您吩咐,我督促!韩家全力配合,自证清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