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张家,惹不起?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白小升哑然失笑,李诗月这么一路上盯着自己看,几次要开口,却忍下了,就是要跟自己说这个?

张家,惹不起?

“张家,很强吗?”白小升笑着问道。

李诗月重重点头,以为白小升对细节不清楚,认真道,“我以前是做财经的,统计过张家十家公开产业的市值。”

李诗月再三强调,“白先生,那是两年前的张家,只是十家公开企业,公开市值。那时候,张家的总市值最起码在两千亿以上,是美元!”

李诗月又补充了一句,“腾云集团,白先生不陌生吧,那时候是四千五百亿美金!要知道,腾云可是亚洲互联网巨头!”

张家仅部分公开产业市值,就迫近亚洲互联网巨头的一半。

这是李诗月迫切想强调的!

说完,李诗月盯着白小升的双眼,希望白小升听明白了。

“李小姐,我跟你说一件有意思的事。”白小升笑道,“两年以前,有一个老爷子找到我,跟我说有一个世界级财团,市值两万亿。当时的我,完全没这个概念,我想,哇,两万亿人民币,那要多少钱啊!堆起来,应该是金山银海吧。”

“很久很久以后,我才知道,什么叫世界级财团,两万亿后面的单位,是元,却是美元。”

“而且,那位老爷子可能是怕吓到我,他告诉我的,应该还不是全部!”

“再加上两年时间,如此庞然大物,就算不迅猛推进,稳步增长,你觉得现在它会到哪种地步。”

“更何况,它现在的发展速度真的是无比之快。”

林薇薇、雷迎听得都忍不住咋舌。

金钱帝国,怕也就是那样了吧。

“你说的,是振北集团吧!”李诗月蕙质兰心,瞬息之间便明白了。

林薇薇、雷迎也是恍然大悟。

白小升哈哈大笑,“不错,就是振北集团,也是你们真正的底蕴跟靠山!一个两年前,就十倍于张家的庞然大物在你们这边,你们还要惧怕张家吗!”

李诗月皱眉,“不是这样算的,白先生!”

“集团是集团,产业遍及全球,可是分散,张家在国内,产业更密集。”

“而且怎么会因为地区冲突,而跟一个强大家族集团进行商战。”

振北集团可能是一只巨大的拳头,可能是一只强劲大脚,令人敬畏。

但这个张家是个钉子,硬钉子。

拳头跟脚更大,但未必就能毫无损失的,轻易赢过钉子,并且未必愿意硬碰这个钉子。

白小升听完,笑容如常。

白小升反问,“如果张家敢动振北集团这个十倍于己的庞然大物,集团为什么不能因尊严和利益而战呢?”

“但是如果小小妥协和退让就能拥有更好的结果,赢得更多利益,为什么不呢!”李诗月不服气道。

她觉得白小升说的不太对,可又觉得自己的道理似乎并不完美。

白小升笑道,“对弱者妥协,退一万步,不涉及尊严,就能换来长期的发展吗?如果其它强企效仿,我们又如何,再退,还退?”

“但是一言不合就宣战,那也是不对的!”李诗月坚持己见,大声道。

白小升还要开口,李诗月真有点急眼了,“再者,你以为你是谁,是振北集团大人物吗?可以随意决策。你还没有这个权力吧!”

李诗月有点说不过,真急眼了。

这丫头火气一层层叠起,也算是找到一个宣泄的突破口。

白小升笑了笑,不再与之争辩。

林薇薇、雷迎相视一眼,神情古怪。

姑娘,你的道理或许有,但一句话真的说错了。

白小升,真的是集团大人物!

眼看白小升不说话了,李诗月还是紧盯着他,等他辩驳。

白小升见状,哈哈大笑,“就是聊聊,李小姐你别太过认真,我自然不能替振北集团做这么大决定呢。”

白小升言语似乎“服软”。

李诗月鼓着嘴,顺了顺气之后,也觉得是自己小气了。

人家只是随便一说,并没有强迫自己认可什么,是自己说不过而已,便不依不饶,最后更是言辞失礼,太不客气。

李诗月有些赧然,但是又觉得自己之所以如此,根结还是在白小升,自己顶多占了七分责。

李诗月低头想了想,又给自己减了一分责任,推到白小升头上一分责任。

这叫性别平衡。

不过六分责,好像还是自己理亏。

她再回想整个过程。

好像……

人家都和声悦色,反倒是自己越说越急。

“白先生,我为我的态度向你道歉。”李诗月深呼吸一口气,抬头认真道。

是因态度道歉,而非观点。

白小升也笑了。

这个执着的丫头,倒是有些承担,这让他心生几分好感。

“李小姐,你客气了。”白小升一笑,“关于这次,你们跟张家的冲突,我想听一听。”

白小升顺势转移话题。

“白先生,你不知道?”李诗月诧异看了眼雷迎。

在她看来,这位白先生,既然参与其中,还帮集团发声,最起码也该知道情况。

最起码,雷先生该告诉他。

“我知道一些,但不是全部。李小姐不用管我知道什么,你且从头说吧,越细越好,从不同人口中听到信息,给我的感觉是不一样的。”白小升笑容自然。

“也好。”李诗月点点头。

随即,她娓娓道来。

“说起来,那会儿,我刚成为尚文书先生的秘书,随尚总去各市区企业巡查。”

“然后忽然有一天,我们收到消息,大呈集团跟张家家族企业里一家支柱地产公司,在甘东省省会争一块非常有价值的地皮,双方互不让步,起了摩擦。”

李诗月一顿,犹豫了一下,才讪讪道,“是我们大呈集团原总经理,他联合上云几家集团企业,给人家使了绊子,最终拿下了地皮。”

“不过,那也彻底惹怒了张家,大呈集团原总经理还擅自跟对方会谈,结果不欢而散,张家开始对上云省内的集团企业进行了围攻。”

“我跟尚总知道的时候,已经完了,我们赶回来之后,局面就已经非常不堪。”

“大呈集团原总经理,都传他是尚总一怒开除的,实则是他跟尚总吵了一架,自行离职。”

李诗月叹息一声,“反正就是现在这种局面,全靠尚总调度,强撑着,不然损失才真的叫惨重。”

“那你们,没有向集团求援吗?”林薇薇奇道。

按理说,地方上遇到这么大的事情,应该向总部求援,总部也该派人来辅助。

“求了啊。也来人了,不过来的是一位事务助理。”李诗月回答。

“只是一位事务助理?”雷迎有些惊异,看了眼白小升,“最少也该是事务官吧!”

白小升一皱眉,“来的事务助理,叫什么?”

李诗月诧异看看雷先生,没想到他对振北集团大中华区总部如此熟悉,还知道事务官呢。

“赵姐。”李诗月惊异于雷迎的时候,随后回答白小升,回答完了,才察觉白小升知道赵姐是谁啊。

李诗月也没想着,就算把赵姐真名说出来,白小升也未必知道,就赶紧纠正。

“我听她说,她的名字叫——”

“赵芊泽!”

赵芊泽!

白小升三人同时一愣。

熟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