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请你出局!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见到林钰那一瞬间,白小升一下子就明白了——汪子瑜的脸上,为何会出现释然之色。

是觉得见到了自己人,那位沈培生大事务最器重的学生,觉得这件事情有转机了吗?觉得自己安全无虞了?!

白小升回眸望了一眼。

汪子瑜神色平静,笑着点头,然后轻轻把门带上。

这是要留给白小升、林钰私聊的时间、空间。

对此,白小升并不反对。

门外,林薇薇、雷迎眼见汪子瑜一转身,站在门口,如同保镖一般,更是对他们俩人一笑,“林钰事务官在里面,我想小升大事务官也想与他单独聊聊。里面的茶点也都备好了,我们就在这里,等等?”

林薇薇、雷迎对视一眼,俩人随即点点头。

既然门里的白小升没有发声,那就是同意了这场谈话,他们在这里等等,也无妨。

汪子瑜办公室里,林钰面带笑容走到沙发区,对白小升做了个“请”的手势。

“知道小升大事务官爱茶,这是我新沏的茶,自己带的,老师给的,黄山毛峰,来尝一尝。”

白小升一笑,走过去,“既然是沈培生大事务官的茶,那想来是不错的。”

“嗯,据说是产自黄山名峰百年老茶树,也不知真假,不过喝起来不错,看着‘形如雀舌之状、色如象牙而黄’,特征也纯正。”林钰笑道。

俩人相对而坐。

林钰递过一杯茶,白小升看看杯中茶,也是赞许的频频点头。

“茶真是好茶,产自黄山名峰百年老树,那想来金贵的很,价值连城吧,就算大事务官待遇高,恐怕也享用不起啊。”白小升感叹。

林钰眉梢微动,随即笑了,“也不是老师让人采购的,规矩这块,老师一向为大事务官之表率,这是老师的学生送的。”

“是咱们集团的吗?”白小升抬头一笑。

林钰看向白小升,顿时笑而不语。

这个问题,他反正不会回答。

白小升给林钰相面一番,发现林钰神色平静,心平气和,不由感慨,“一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其实咱们已经一年多没有深入接触,我发现林钰事务官这心境磨砺的,很厉害嘛。”

林钰也笑了,“是啊,原本,是想着冲击大事务官的嘛。”

可是被你给抢了!

林钰眼神之中,平静里带一丝若有若无的锋芒。

“喝茶,喝茶。”白小升举杯一笑。

“喝茶,喝茶!”林钰盯着白小升的双眼,也是一笑,端起茶杯送到嘴边。

滋味醇甘,韵味深长。

这茶,透着一股君子之范,温纯雅致。

茶,真的是好茶!

人若皆如茶,那这世上得少多少污垢之事。

撂下茶杯,白小升从回味中回神,看着林钰,笑道,“方才,我应该称呼你为新型事务官了。”

“再新型,那也只是事务官,跟小升大事务官这个真真正正的大事务官,没得比啊!”林钰笑着回应,眼神里终是有些怨意。

一步之遥,就差一步之遥,他林钰便能化龙成为大事务官。

结果,临了临了,被白小升给截胡了!

他林钰连续几年事务官标杆,却抵不过一个上任区区一年多的人!

以至于沦为事务部笑柄!

更何况,这个男人,还赢得了自己喜欢女人的芳心!

林钰这心性就算磨砺成钢铁,成石头,对白小升也永远难以释怀!

大事务官争夺失败后,林钰情绪着实低沉了一段时间,在那段时间,他对老师沈培生那些原本不认同的理念,越发推崇。

林钰甚至开始认为,以前的自己,是何等的愚不可及!

他坚持的路,到头来,又得到了什么?

什么都没有!

连名声都没有了!

失去的,倒真是不少!

林钰低沉过,阴郁过之后,一直在想一个问题——

如果他从一开始就走老师给的路,是不是,现在一切都是他的!

可惜。

人生没有如果,更没有假设。

所以林钰决定以后也不要那个“如果”,从现在开始,就抓住一切!

现在的林钰,一日千里地,成为沈培生忠实的簇拥者。

白小升听出来了,林钰的不甘和怨恨。

对此,他也只是一笑,安慰加鼓励道,“再接再厉,我不也是从新型事务官上来的嘛,你也可以的!”

林钰脸色微微胀红。

这根本是勉励后生晚辈的话,却从白小升口中说出,对自己说的!

这白小升,以为他是谁!

白小升喝茶。

他也是看出林钰的转变,惋惜再惋惜,惋惜曾经那个刚正不阿的人,怎么就一朝堕落,站在了对面。

只能说人生如戏,人性多变。

面对这样的林钰,面对近乎百分百纯粹的敌人,白小升不介意调侃一番。

林钰有些被激怒,但随后,他也低头喝茶,掩饰了想暴起,抽对面那家伙的念头。

“我现在只是好奇,林钰事务官这次,怎么来的这么巧,我刚接触汪子瑜,你就到了?莫非你就在附近,昨天汪子瑜给你打了电话?”白小升问道。

林钰出现的巧合,还有汪子瑜的“释然”之色,绝对有着必然的联系。

对方一定是想到了妥善处理的办法。

当然,他们不知道,白小升从张家,从徐云聪那里得到了什么。

否则,绝不会派人来这个“必死之局”。

不管你们怎么使力,你们都捞不走汪子瑜!

白小升看着林钰,心道。

可惜林钰不会察言观色,更不懂读心术,猜不透白小升所想。

林钰只是一笑,“我是直接从总部赶来的,我跟汪子瑜又不认识,他何来给我打电话一说。”

这句话,让白小升笑了。

“明人面前不说暗话,这儿没有第三双眼睛,更没有第三双耳朵。”白小升认真道,“我既然盯上了汪子瑜,就知道他是沈培生老先生的人。你承认或是否认,都没有关系。”

“不过,老师跟我说过,凡事不一定都得说破。”林钰紧随其后,道。

算是默认,却没承认。

“从小升大事务官到上云,解决了尚文书的麻烦,我们便注意到了。老师说,你可能盯上了汪子瑜。”林钰道,“所以,我便来了。”

更多的,他没说。

不过如果是沈培生那种人物,谨慎机敏,算计堪称可怕。

想到白小升是奔这里来的,也不让人意外。

“老师还说,你可能是从郭云心、孙友合那里得到的情报。”林钰又道。

白小升情不自禁点点头,“不亏是沈培生大事务官!老辣!”

便是他,都有几分佩服。

“所以呢,你就出发过来了,不管汪子瑜有没有向你发出信息?”白小升问。

“他没有!”林钰道,并不介意透漏汪子瑜的隐瞒。

这算是一种不忠的表现,但是林钰似乎并不介意,沈培生也时常告诫自己这个学生——

不要指望所有人都能舍下一切,忠心于你!

也不要对任何人轻言“信任”二字!

他们因利而聚,簇拥在你身边。

那么你也不妨像棋子一样,看待他们!

对老师这种论调,林钰越来越觉得,至理名言!

白小升看着他,笑了,“我方才在外面,看到汪子瑜一脸轻松释然,我想你们已经想到了法子,来解救他。哪怕是面对我这位大事务官!很好,我真的想看看,想学学,你们如何能在我这里,把人捞走!”

白小升饶有兴趣。

林钰也笑了。

“常听我老师说,小升大事务官如何了得,却没想到你也有猜错的时候,而且是彻头彻尾的错了。”林钰又些得胜的笑意。

白小升一怔,笑道,“怎么说。”

“谁说,我是来救汪子瑜的。”林钰笑道,“我是带着确凿证据调查汪子瑜的,并且已经向总部报备了,这可是先于小升大事务官!老师现在,已经是这事的负责人。”

“小升大事务官,这里,已经没你什么事了!”

“你想要插手,那就请去问过我的老师!”

林钰笑容何止愉快,简直得意。

白小升,你是大事务官,又如何!

这一次,请你出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