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明日相见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白小升说接下来的舆论战,要如何打。

一句话,便让林珂、林薇薇、雷迎面面相觑。

抢……头条?

什么意思?

白小升莫非是想在这件事上,鼓捣出点什么新热点,闹出点新高度,压过对方势头?

可,何其艰难!

对方有大量媒体人运作,玩舆论,人家才是专业的!

那些人找的点都是最妙的切入点,一下子拉走大众视线!

他们现在才挖掘新热点,还要“抢头条”,这可能吗!

况且,新热点,难道不是会让这件事愈演愈烈吗?

那样对他们有好处?

现在,他们不是要尽可能平息风波吗?

三人都搞不懂白小升的意图,连林薇薇、雷迎也是如此。

林薇薇他们只知道来的路上,白小升联络了一些人,做了一些其他事情。

但具体是什么,都不清楚。

眼下,他们都很诧异,都看向白小升,试图得到进一步解释。

白小升却笑呵呵,不继续说了,反而起身伸了个懒腰,把用以调整分析报告的电脑合拢,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

“现在,不可说。”

“等明天,你们自会知晓的!”

他还卖了个关子。

搁林珂以往脾气,她早就忍不得了,非得逼问出来。

可是眼下,白小升专程赶来“救她”,林珂深受感动,竟然能强忍下来逼问白小升的心思。

“那现在呢,我们做什么?”林珂问。

“现在?”白小升理所当然道,“睡觉啊,养精蓄锐!”

“也让我埋下的那些小种子酝酿发芽,等明天,就差不多了!”

“还有,明天你们随我一道,去见一见吴家人!”

白小升说到此处,眼神之中,不由得闪烁一抹寒芒。

在南都,吴家吴扬威就不止一次找茬,让白小升记下了。

这一次,一路了解情况。

吴家的这个吴氏传媒,还敢帮着沈培生阴林珂,阴他白小升!

那这件事,就要好好说道说道了!

“可吴家人,应该在南都吧。”林珂忍不住道。

她来南都也有几日,自然知道南都吴家。

关于吴氏传媒,龚双宇也介绍过一些情况。

虽然吴氏传媒在这里有办公大楼,但是皮大磊不该去吴家总部汇报吗。

“呵呵。”白小升冷笑两声,非常肯定,“想不想打个赌,吴家那个吴大尊,还有那个找你麻烦的皮大磊,眼下,就在青港!”

毕竟吴家跟沈培生一方有这么大“合作”,怎么可能不来这边盯着点!

所以,白小升才敢如此断言。

他所料不错。

此刻此刻,青港吴氏传媒总部大厦,在旁边的酒店,一家顶级套房之中。

吴大尊跟皮大磊都在,甚至,连吴扬威都在。

吴扬威在公园挨揍之后,自然不敢跟吴大尊去提,但是耐不住管家心惊胆战,不敢隐瞒,当即就打电话给自家老爷。

吴大尊随后一通电话,把不成器的儿子给臭骂一通。

吴扬威这次没了脾气,更不敢提是那个漂亮女人,身边带着一群恶魔一样的保镖,打他找来那些街头好手,跟虐狗差不多……

那女人的来头似乎很是不小……

吴扬威从未有过这么乖巧的态度,让吴大尊这脾气如夏天的雨,来的快,去的也快。

骂完了自己儿子,吴大尊又让他来青港。

电话里说是,那个欺负过他的白小升,已经在这边。

这次姓白的会万劫不复!

这消息,让吴扬威既震惊又意外,还有几分惊奇。

怎么老爸如此快,就替他出了气,为什么要去青港而不是南都?

吴扬威不知道。

一来,吴大尊是事情办的顺利,开心。二来,宝贝儿子平常也娇宠的不行,这次受了委屈,自然要让儿子来出口气,顺便看看自己这个老子有多威风。

吴扬威迟一些时候,也赶了过来,九点到的青港。

眼下,吴家三人齐聚,看过网上铺天盖地针对林珂,后续更是近乎点名,直指白小升的新闻,都是一脸舒畅。

“这次,咱们吴家跟一位大人物联手要整这个姓白的,就算他插翅也难飞了!”

吴大尊端着一直高脚水晶杯,看着里面的葡萄酒,心情愉悦,“这件事成了,吴家所获的好处,你们想不到。不过五年之内,便能再上层楼!”

“真的啊,那真是太好了,值得庆贺!”皮大磊笑容满面。

“这一次,你是立了大功。回头,我给你增加一些干股!大磊,好好干!”吴大尊笑道。

皮大磊点头如鸡啄米,“一定一定,您就放心吧!”

“我就是想看那姓白的死!”一旁,被胖揍成猪头,胳膊都吊起来的吴扬威,一脸狰狞,嘴巴漏风道。

他二次挨揍,牙都被揍飞了两颗,虽然吴家有的是钱,满口牙敲掉了种都不是问题,可关键是那罪得受。

面子,更是没了。

“放心吧,儿子。”吴大尊眼看儿子被揍得亲妈都不认识了,也是无比心疼,同时暗暗庆幸,还好那老娘们去欧洲扫货了,不然家里非得被掀翻了天不可。

不说那老娘们,就算自己老子看到孙子如此,也不会饶过自己。

所以,吴大尊一通电话,让儿子赶紧来青港。

一方面是来出气,二方面是来给自己少点麻烦。

当然,他对这根独苗,那也是宠溺无比。

“姓白的,已经来了青港,等明天,我找个时间带你去见一见,看看他落魄如狗的样子!”吴大尊冷笑道,“顺便给他点暗示,如果他姓白的肯低三下四,好声好气的赔礼认错……”

“那我们就……继续玩死他!”

听着吴大尊的话,吴扬威忍不住快意大笑,只是笑出了鸭子声,还夹杂一些惨痛呻吟。

脸上的伤,很疼啊。

“这件事,就交由我来做好了。等明天,我负责找到他,让他过来,给扬威出口恶气。”皮大磊主动请缨。

虽是长辈,吴扬威还是拍拍皮大磊肩膀,以示赞许。

皮大磊居然面带笑容,安然受之。

可见他也知道,吴扬威的地位,远高过他这个所谓的长辈。

吴家人可能想不到,他们想着明天找的白小升,白小升也在想着明天找他们。

与此同时。

在青港的另一家五星级酒店里,还住着一些白小升都想不到的宾客——

温言、阮语,还有那个老黄。

作为集团总部巡.视.组,品级还不低的一些存在。

他们是嗅到了消息,从另一个城市赶来的,也是刚落脚。

不过,他们的消息渠道非常灵通。

知道白小升也在。

温言面前,摆放着一副围棋棋盘,他自己一人兴致盎然地在琢磨。

看着黑子白子交错分布,杀气凛凛。

他自己更是捏着一枚黑子,娴懒地敲击着棋盘,一声声闲情逸趣,颇有“闲敲棋子落灯花”的感觉。

“少爷,这边的情况,我们不管吗?”那位谢顶的欧洲管家老黄,止不住问,他的中文很好,很有磁性。

“这局,有意思啊。”温言微笑着看着棋盘,也不知说的是什么,“看看就好,还用亲自上阵?这违背了来前的约定,‘淡化我们的存在’。”

“况且,小场面啦。”

“如果那个白小升应付不了,我得多失望啊!”温言抬头冲老黄一笑,“老黄,你说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