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 这件事,非你莫属!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夏老,您!”白小升惊讶中,端详夏侯启的气色。

老爷子脸色枯黄蜡白,真如病入膏肓。

但是,他那双眼眼神里那股子明亮的精气神,又很旺。

“这些天,我是休息的不错,眼神都明亮了许多。”夏侯启一见白小升的关注,顿时哈哈大笑,更一指自己的脸,“看这脸色,但是你别被它骗了,这可是林珂给我现‘刷的墙’。”

“什么‘刷的墙’,这叫化的妆。”林珂不满意地嘟着嘴纠正。

“好好好,这叫化妆,化妆!”夏侯启笑着连声安抚。

林珂端详着夏老脸色,不无得意,“别看姑娘我一直爱素颜,其实我可是此道高手!”

白小升听得一阵无语。

不过,看到现在,他也真的明白了!

他身后的林薇薇、雷迎也都明白了!

夏老,真的在装病!

“您身体真没有事吗?!”白小升忍不住问道,“我给您检查过。依着您的身体状况,要是那么多日连番操劳,我的药可没有那么大效果!您应该,撑不住的……”

夏侯启一笑,解释道,“我现在在这里的主治医生,其实是我的一个故交。他刚从国外回来的,针对我的病情,从国外购回一些特效药,可以极大缓解我的病痛。不过他的诊断跟你一样,我要想彻底摆脱这个病患,还是得卸任才行。”

夏侯启笑道,“人老了,不中用了,不想退下来,这身体也不答应。”

白小升这个疑惑,算是得到了解答。

说话间,夏侯启望了眼王牧北,“怎么伤成这个样子,是小升打的吧,你当时也不解释解释。”

“他也没给我机会解释啊。再说了,就算我解释,他能信吗,关键得您出面。”王牧北回应。

听俩人如此一说,白小升顿时望向王牧北,眼眸一缩。

夏老可以装病。

那么王牧北,可不可以是假装背叛?!

答案,现在看来,是肯定的!

王牧北见白小升看过来,顿时咧嘴一笑。

林薇薇、雷迎也看过去,神色吃惊。

再不明白,听夏老的意思,也该懂了。

王牧北没有背叛,他还是自己人!

一切的一切只是给沈培生他们看的,一出戏!

白小升望着王牧北高高肿起的脸,顿时满眼愧疚。

那两拳可是真够狠的,自己一点没留情!

“王哥……”白小升不好意思开口。

王牧北直接做了个“打住”的手势。

“什么都别说,都是自家人!还有,你小子这两拳,我欣赏!”

王牧北咧嘴一笑,竖起一根大拇指。

“你白小升只需要知道,我王牧北虽然不是什么铁骨铮铮的男人,但是骨头还是有两根的!”

白小升更加不好意思。

“其实,有了这个伤,更好。最起码,符合‘我出卖了夏老,你回来后愤而发泄’的剧情,沈培生那边,也就不会怀疑我作假。”王牧北如此安慰。

这道理听来,也确是那么回事。

白小升这心里,也就稍稍有些释怀。

“不是牧北陪我演了一场,也不会如此逼真,逼真到可以骗过老沈。”夏侯启笑道。

“其实,从一开始,老沈一动,我就知道他想要干什么了!”

“毕竟,大家都是千年的老狐狸,又相处这么久了,谁还不知道谁的路数。”

“当时,我是真想硬抗来着。但是巧了,我那位朋友从国外回来,来找我坐坐,顺便给我诊治一番,给我推荐了特效药,牧北又被老沈那边的人私下威胁。”

“那时候,我就换了主意。就算我硬抗,也拖不了太久。反倒不如来将计就计,以退为进,暗度陈仓!换一种牵制老沈的方法!”

“他不是想要我的位子吗,那我就让给他!大中华区总裁,呵呵,他想了几十年,一朝得偿所愿,高兴之下,整个人都会飘忽。而且那个位子有多难做,我是知道的!”

“初次上任,各方压力,会榨干他沈培生最后的一丝丝精力。他那代总裁的身份,在很多事情上,反倒不如当大事务官自由,受到的牵制也更多!”

“老沈那边,如果没有他亲自上阵对付你。我不相信还有谁,能压制的了你白小升!”

夏侯启这话,代表了对白小升莫大的信任,还有信赖。

这种期待,甚至超过了对李昊风、郑鸿鹄那些人。

王牧北、林珂目光炯炯看向白小升。

他们知道,他们相信!

白小升无愧于这种期待!

阻止李昊风等人回来,将事务官们拧成一股绳,跟沈培生那边的较量中丝毫不落下风!

甚至屡屡更胜一筹!

“只是,我万没想到,林钰居然变成那种样子,就是给沈培生出了一条毒计,让他以开除大批事务官为手段,离间我们的人。”夏侯启感叹。

曾经的林钰,事务管里的标杆,虽是沈培生的学生,但夏侯启也是寄以厚望,想着下大力度去扶持。

可没想到,短短两三年,林钰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白小升也很感慨。

不过,白小升又有些好奇,夏侯启怎知道这是林钰给沈培生出的计谋。

似乎看出白小升的疑惑,夏侯启也笑了。

“你们都是深度参与其中,我所信赖的人,包括林丫头跟雷小子。”夏侯启道,“我不瞒着你们!这一次,方北珺跟沈培生联手不假,但是他,也是我们这边的!”

这则消息,让白小升等人惊愕不已。

就连王牧北他们都吓一跳,似乎也是首次听到。

“相比而言,方北珺更看好咱们这边。沈培生上报了我的身体问题,上面势必要拍下来人看看,巧合的是他,而他当时跟我联系,也正好是我想变换一下策略之时。老方直接找到了老沈,表达了这么多年对我的不满,也想着‘从中牟利’,老沈这个人啊,最信任的就是‘无利不起早’的人,老方那些很过分的要求,在他看来,确实最可信的理由。俩人也有限度的开诚布公。”

夏侯启看着白小升一笑,“说来你可能不信,老方对你的评价可是很高的!”

如此赞扬,真让白小升有点不好意思。

众人眼看白小升有点害羞,顿时忍俊不禁。

“林珂、冯璃回来的早,所以我暗中向她们透漏了消息,也需要她们给我打掩护。”夏侯启笑道,“李昊风、郑鸿鹄、许攸若还不知情,你现在知道了,那接下来,我会安排向他们透漏消息。”

听完这些,白小升舒了口气,点点头。

但随后,白小升伸手一指余盈。

“那她,又是怎么回事!”

从方才起,不管是林珂还是夏老,说话的时候都丝毫不避讳余盈这个“情报贩子”。

这正常吗?

除非,这女人也是自己人!

要如此的话,就真是另一桩惊奇之事了。

“小升哥哥,你真的以为,总部里出了个大名鼎鼎的美女情报贩子,夏老会一点不知情吗!他会坐视不理吗?”余盈笑盈盈,甜声道。

如此一说。

林薇薇顿时瞪大眼。

雷迎叹息一声。

白小升也叹了口气。

“我老早,就觉得有些古怪了,现在,总算是明白了!怪不得,很多次你都主动提供给我们情报,总是有意无意中帮助我们,原来是自己人!”

“为了让沈培生他们相信,我也着实是卖了很多真的情报。”余盈嘟囔道。

“无妨,那都是我授权的!”夏侯启笑着看向余盈,“小盈,许多时候都孤立无援,全靠她自己。”

“好在她的辛劳没有白费,也收集到了关于老沈的很多证据。”

白小升忍不住又看向余盈。

余盈优雅向他致意。

白小升对她竖起一个大拇指,而后转向夏侯启。

“夏老你没事,就再好不过了!眼下,我们四个大事务官,还有大批的事务官都回来了。”

“此番我们也收集到了关于沈培生的重要证据,您老是不是也该复出了!”

“虽然我不知余盈那边的证据多寡,但是她现在大方的出现在我们面前,证明证据方面已经差不多了!再加上我们的,所有证据汇总一起,也是时候让沈培生彻底被清算了!”

白小升战意昂然。

终于有机会,可以让沈培生一败涂地,也寓意着一大笔分数,助力他白小升冲击大区域级总裁!

这算是两全其美!

离开南屿前的最后一次加分,白小升再得五分,目前他的总分数为大事务官级九十分。

距离大区域级总裁仅有十分!

听白小升如此一说,夏侯启反而摇了摇头。

“小升啊,你想简单咯。沈培生那个代总裁,怕是不会轻易因为我的‘苏醒’就给摘掉,毕竟我昏迷这么多天,身体情况就在那儿摆着,总部那里估摸也不放心,再让我继续担任下去。沈培生在上面也是有人的,更不会轻易放下拿到手里的东西!”夏侯启缓缓道。

夏老所说,着实在理。

白小升拧眉。

还有!

就算沈培生眼下知道大中华区总裁的辛劳,远不像想象中那般美好,但要说让他交出权力,那一定比杀了他还要难受!

不过,这也由不得他!

白小升刚想到这儿,他脑海之中便响起红莲的声音,“晋级任务,发布!”

“任务目标:汇总证据,击败代总裁沈培生,或迫使起当众坦承罪责。”

“任务奖励:直升大区域级总裁!”

红莲的声音在白小升脑海中响起。

最后的十分,居然要靠击败沈培生来获得!

原来他,竟是自己最后的拦路虎与踏脚石!

白小升毫不犹豫从心底接受了这个任务。

对付沈培生,他乐意之至。

夏侯启见白小升从方才起,就陷入沉默不语,还以为他在苦苦思索,想如何让沈培生下台的方法。

夏侯启顿时笑道,“小升,我听你话里的意思,你对自己收集到的,关于沈培生的证据很有信心。拿再加上余盈的,李昊风的、郑鸿鹄的、许攸若的,。还有我这个许多事情的亲历者与见证人!我想,证据方面应该是足够的!”

白小升抬头看向夏侯启。

夏老一定有所打算!

“现在的问题是,如何让这些证据发挥效力!”夏侯启严肃道,“我复出,恐怕很难了。总部一定会让我继续疗养,让沈培生继续代理总裁职务!”

“等上面派人来慰问我时,呈送证据,又变故太多!老方那边也不用想了,他接触到的层次,还欠一些火候!”

“而我们的机会只有一次!”

“所以,目前我觉得稳妥的办法,只有一个!”

夏侯启看着白小升,没有继续往下说,却笑了。

“您这个办法,需要我做什么?”白小升直截了当地说道。

“不是需要你做什么,而是,关键在你!”夏侯启认真道。

白小升讶然,指着自己鼻子,“在我?!”

“不错!”夏侯启非常肯定。

“我需要有人将所有证据呈报到集团总部,并且还要主动说明,尤其是陈述这方面,至关重要!去的这个人,职务,不能低于大事务官级别!区域负责人因职能限制,不适合做这个工作,那就只有你跟李昊风三人可行,不过你们四个里,若论冷静克制、思虑谨慎、应变机敏,唯有你!唯有你是我最看好的人选!”夏侯启肯定道。

“小升,你愿意去跑这一趟吗?!”夏侯启严肃问道。

这句话里,是殷殷托付,是诚挚恳请。

白小升笑了,本来沈培生就是他的菜,这一趟就算别人能去,他还不肯呢。

“这件事,就交给我吧。”白小升认真道。

他答应了!

虽然不知道前路何等坚信,这个年轻人却在谈笑间接受了。

如此魄力,令人叹服。

“那,就拜托你了!”就连夏侯启,都肃然拱手,郑重相托。

白小升不想夏老如此大礼,一时无措,最终却一样拱手回敬。

在场众人,目光烁烁,看着这一老一少。

放下手,夏侯启展颜一笑,对白小升道,“这件事要做,但却不急于这一时。你刚回来,杀气腾腾。想必老沈一定会对你千百倍的提防,甚至派人盯你的梢,这都可能。所以,你可以表现出对总部的愤怒、失望,暂且歇假。你也是操劳这些天了,也该歇歇了。你看这人,瞧着都不那么朝气蓬勃,显得疲态了,都不帅了。”

众人哄笑。

白小升也咧嘴一笑。

“好好歇歇,歇个把月,让老沈对你放松警惕,再找机会出游!”夏侯启笑道,“这种事,你个小滑头最擅长,不用我教了。”

“而我,继续装我的病,其实没人看望的时候,还是很清闲的。”

夏侯启笑道,“而且我不担心老沈乱来,他这个人在事务方面还是很保守、谨慎的,那也是他的前程,所以他只会做好,不会做坏!”

夏侯启感慨,“一晃,跟他共事也几十年了,我从来都知道,他想要我那个位子,想要权力!那就让他过过瘾好了。”

“反正,他也没多久的瘾可过了!”

“小升,你会是他美梦的终结者!”

夏侯启好一番感叹,随后忍不住咳嗽起来。

今日他说了许多,也累了。

虽然装病是真的,但是病也是真的。

就算有国外来的特效药,也还是不可能达到根治的地步。

更何况今日,夏老已经说了很多。

“夏老,您该休息了!”林珂严肃提醒。

“是啊,您该歇歇了!”王牧北等人也道。

夏侯启自嘲一笑,“人老了,不服老真的不行啊。不过想到老沈还在奋斗的路上,我都开始佩服他了。原来就知道他爱健个身,原来有一副好身体,才是人生赢家。等退了之后,我也要加强锻炼了。”

众人安慰一笑。

“小升,你随我来,我有点无关工作的话,是要单独跟你说。”

夏侯启推动轮椅要回里间,白小升紧走两步,帮着推。

“不可以聊太久啊,您得休息,还没吃药呢。”林珂又叮嘱一声。

“知道了,知道了,我的大管家。”夏侯启笑着摆摆手。

白小升推着他进了里间,关上门。

“其实,是有点私事跟你聊。”夏侯启笑道,“你是不是跟那个赫赫有名的魏家,那个魏雪莲,一见钟情。”

听夏侯启如此一说,白小升一怔,随后笑着点头。

他跟宋楷大师聊过,宋楷大师跟陆云说要找人支持他,想必夏老也是经他们之口得知的。

岂料,白小升猜错了。

“其实,很早以前,魏家丫头来找过我,她应该始终关注着你的动向,她希望我对你多有照拂。”

夏侯启道,“当然了,我跟她也说了,你白小升的字我喜欢,你白小升的人品我尤为欣赏,更何况你白小升还救过我,我会照看你的成长!”

“而你,白小升,你一路走来,根本不需要任何人照拂!”

“你几乎把所有的事都做的无比出色!”

夏侯启满脸欣然。

原来,是魏雪莲找的过夏老!

白小升心里一暖。

他不是大男子主义,也没有过旺的自尊。

他并不觉得魏雪莲关心是种压力,反倒觉得心里甜甜的。

夏侯启说这番的时候,始终留意白小升的表情,见他的反应,很欣慰。

“你曾经问过宋楷,魏家的总部在何处,你跟那老东西提过,会几个月后登魏家的门。”夏侯启笑道,“那我现在可以告诉你,魏家世代居住地,跟振北集团总部,是在同一座城市!”

白小升惊讶看着夏侯启。

“这一次,你去总部,也可以一并造访魏家!”夏侯启严肃道,“宋楷那老东西,联系了一票人,还有陆云,要给你壮声威,那自然也少不了我!”

“小升,这一次要去的话,就做的漂漂亮亮!”

“事业、美人,让它双丰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