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七十八章 沈培生,来了!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到振北集团总部“揭发”沈培生罪名的日子,终于到了!

当天,一大早,白小升、林薇薇、雷迎三人就早早地起床,梳洗整理。

吃饭的时候,孙杰瑞、小艾玛惊讶的发现,白小升他们好像跟自己认识的截然不同了!

气质不一样,举止不一样,似乎连眼神都不一样了!

“好漂亮!”

小艾玛眼看林薇薇换一套职业装,高高挽起头发,露出雪白的颈子,带了一副大框眼镜,高贵典雅,简直不可方物。

小家伙忍不住啧啧称叹,眼眸放光,俨然是将林薇薇当成了自己偶像。

说起来,这小家伙最初只说是来住一个礼拜,跟白小升他们,特别是林薇薇熟了之后,就越发舍不得离开了,刚巧她父母事务耽搁,所以她继续待在这里。

孙杰瑞也还是一如既往地嫌弃他这个小表妹,当面总是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吵吵吵。

但其实,小艾玛住下后,孙杰瑞并没有真采取什么“驱赶措施”,反倒时常给小家伙买一堆好吃的回来。

白小升他们看来,老孙孙杰瑞,也就是刀子嘴豆腐心罢了。

“帅啊!”

小艾玛眼看白小升、雷迎换了西装之后,简直就像童话中的王子,又是眼眸一亮,大叫一声。

孙杰瑞虽然不会跟小孩子一样一惊一乍,但那一双在肤色相称下,越发显大显白的双眼,也是滴流乱转,在三人身上徘徊。

目光之中,满满好奇。

坐下吃饭的时候,孙杰瑞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嘴,“今天,你们要去什么重大场合,穿的这么正式!”

白小升三人相视一眼,笑了笑。

他们在孙杰瑞家一住就是半个月之久,但是始终没有告知过孙杰瑞,他们三人此行的目的。

到现在,也不需要隐瞒得神神秘秘了。

“杰瑞,你还记得吗,你带我们去过华尔金街振北集团的总部大厦。”白小升笑道。

孙杰瑞点点头,“当然记得啊,怎么了,你们当时难道不是慕名去参观吗?”

来加南德的游客,哪有不去华尔金街的,去了华尔金街,那些地标建筑自然都要去转转。

白小升他们当时说过,跟振北集团有渊源。

不过孙杰瑞粗枝大叶,没往心里去,甚至当牛皮听的。

白小升说自己也身在振北集团里,孙杰瑞还哈哈大笑来着。

在他看来,白小升是在跟他吹牛罢了。

“我们真是振北集团的人,只不过是亚洲区的,而今天集团总部要召开大会,我们要去参加。”白小升手捧一杯红茶,笑道。

孙杰瑞顿时惊异瞪大眼,“这么说,你当时,不是在吹牛?”

“比真的还真。”

“振北集团!”孙杰瑞一字一字念出声,啧啧摇头,眼神艳羡。

在世界级大公司里供职,确实让人羡慕非常!

“等等,你说你们是来参加大会的,那你们岂不是职务级别很高。”孙杰瑞忽然察觉。

白小升三人相视一笑。

白小升道,“还算可以吧。不过,我们不是被邀请来参加的。我的级别终归还要差上一些。我们赶在这个热闹的日子去,是想着跟人打官司。”

孙杰瑞汉语差不多八级水平,自然听得懂“打官司”什么意思,却让他更吃惊,“跟谁?自己人吗!”

都跑到总部打官司了,那这事不寻常!

“算是我目前的上司。”白小升淡淡笑道。

俩人对话中,孙杰瑞还不忘喝汤,此刻被白小升这一句话给呛着了,汤都喷了,还不住地咳嗽。

他的眼神,却震撼看向白小升。

在世界级大公司任职,不好好任职,还要跑总部,跟自己上司打官司?!

牛啊!

孙杰瑞张口就要来一声“酷”,就听到门铃急促响起。

有客来?

孙杰瑞就是一愣。

白小升三人也是一怔。

甚至在大口咬着面包的小艾玛都停下来,一脸疑惑地看向门口那边。

奇了怪了。

孙杰瑞家半个月都没人造访,这大清早的,谁会过来?

“来了!”

孙杰瑞应了一声,跑去开门。

不多时,还餐厅里的众人,便听到一番对话。

“老爸,怎么是你。”孙杰瑞惊讶的声音,汉语脱口而出,随后赶紧换成了英语。

“我的钥匙忘带了,这次急着回来取东西,马上就走。咦,你们是在吃早餐吗,什么这么香?”

一个浑厚、磁性的声音传来。

来的,是孙杰瑞的父亲?

白小升三人忍不住相视一眼。

听孙杰瑞说,他爸也在华尔金街工作,具体供职哪一家大企业就不清楚了。

孙杰瑞这家伙对他们家的情况,简直就是一概不知。

甚至连他们家有没有钱,有多少钱都不清楚。

不过,他父亲,一个能在华尔金街工作的人,想来也是非同寻常的。

“是莱恩舅舅吗?”餐桌旁的小艾玛惊奇地眨着大眼睛嘟囔,“他出差回来啦?”

孙杰瑞的父亲,莱恩?

孙杰瑞是杰克的中文名,杰克似乎也只是相当于个小名而已,外国人的名字国人难以搞懂,就如同国人的名字,对于外国人也一样难懂……

白小升也就不再纠结这个问题。

一阵脚步声传来,随后众人眼前出现一个中年黑人,他面带微笑,神情温和,穿着黑色的西裤、雪白的衬衫,打着领带,臂弯里是他的西装上衣。

这是个衣着体面的男人,而且看他服装质地,一眼便知,价值不菲!

不待白小升他们开口,对方便笑着,先跟他们打起了招呼,“嗨,你们是杰克的朋友吗。这些天我跟他网上聊起过,感谢你们大家对他照顾。”

这个莱恩,俨然是以朋友姿态,跟这群小辈们说话。

白小升三人对他的好感也顿时大增,赶紧起身,笑着跟这位长辈打招呼。

“舅舅!”小艾玛更是跑过去飞扑进对方怀里。

莱恩怜爱地摸了摸小家伙的头。

“是我们该感谢杰克的款待。”白小升笑道。

“你们都是朋友,不要说谢。以后,你们来加南德,尽可以来我家住。”莱恩眨了眨眼,笑道。

这位大叔,还挺好客的。

随后,莱恩大步走向楼上,“诸位贵客,你们继续用餐,我取些东西就走,今天还有很多事务。”

孙杰瑞目送父亲上楼,对白小升三人耸了耸肩笑道,“我其实,没跟他说太多。”

小艾玛顿时冷笑,“我这么大了,都没跟我爸聊过我朋友。你汇报很及时嘛!”

小艾玛冷嘲热讽,让孙杰瑞脸一红,吹胡子瞪眼就要抓这个小坏蛋,小艾玛大叫跑开。

莱恩下了楼,眼见表兄妹在闹,也只是一笑。

他手里多了一份文件。

“我该走啦。”莱恩还笑着跟白小升他们打个招呼。

不过他从餐厅经过,片刻后,又退了回来,笑着一指餐桌上的包子,“你们,还有剩余的吗?我能来点吗,真是太香了!”

……

孙杰瑞的父亲莱恩露了个面,带走了两只包子,始终对白小升三人亲切客气。

也许是因为孙杰瑞提及过白小升跟魏家都有往来,所以让他重视。

但是白小升更愿意相信,这个眼神真挚男人,更多的是看在他们是儿子好友的面上。

……

吃过了早饭,白小升他们再度整顿一番,便告别孙杰瑞、小艾玛,出发了。

今天对他们而言,是大日子。

但对于振北集团总部而言,这样的审议会议,最少需要召开三天。

今天也只不过是个开始罢了。

总部六大事业部,会各自关门审议各自阶段工作,包含出现的问题。

这种会议,也曾有先例,对执行总裁进行弹劾。

但这并不是说,白小升三人过去之后,找到亚洲事业部,对事业总裁呈上证据就可以对“代理执行总裁”进行弹劾。

那也太过儿戏!

事实上,昨日下午,夏侯启就已经发来消息,告诉白小升三人,他已经以个人名义直接跟事业总裁通过了话,按流程提请了弹.劾.案。

今晨,吃早饭之前,白小升再度收到了夏侯启的信息。

事业总裁已经受理了这个申请,并且将弹.劾.流程排在了沈培生做完汇报之后,紧跟着就是对他的听证!

不过,按着规定,白小升他们还是要提早过去。

乘车之时,白小升神色肃穆,一言不发。

林薇薇、雷迎在其影响下,在沉默中等待。

这事情到了眼下,终于等到了了结的一日,实属不容易!

这一次,出租车一路直达华尔金街。

白小升他们下车的时候,是上午九点钟,时间算是刚好。

站在马路边,仰望一百多层的摩天大楼,看着楼体左右的巨大石壁雕刻,龙虎气势如虹,白小升三人也忍不住心火澎湃,感觉战意升腾。

三人一路入内。

因为此前来过,他们也算熟悉大厦布局,很快抵达摩天大楼办公区域的前台,在三十二楼。

再往上走的话,特定区域,特定楼层,是需要办理准入证明的,也就是在这里办理。

可以说,这一整层,除了硕大无比的主大厅,余下的各个子区域,被划分成一个个小厅,受理不同区域所属楼层准入资格审查。

白小升他们按着指引,一路走进亚洲事业部办公区准入资格受理厅。

据说每一个事业部都会都三到五层的办公空间,事业总裁下设五个事务执行官,每一个都管辖一个人数庞大的小组,所以办公区域都极大,并且有数层之多。

那些事务小组,据说分别会对各自大区域做出局势分析、市场分析,建立数据库、受理重大事务、制定大方向策略……等等一系列问题作出解决,每一个小组的每一个成员,那都是顶级职业精英。

而这些内容,只是白小升所知晓的皮毛。

能支撑起一个世界级财团的总部,如渊如海。

你永远不知道里面有什么。

白小升三人步入这个小一号的“中厅”,眼瞅着,这边都快赶上寻常五星级酒店大厅了,很是宽敞。

在里面办理事务的人,也不少!

光是每天跑来寻求区域合作的各行业商人,都如过江之鲫。

更别提,还有其他来访目的的人,

白小升三人一进去,便有人发现了他们。

从角落里走出一个人,迎着他们走过来,脸上挂着笑容。

“好久不见了,白小升大事务官!”对方笑呵呵打招呼。

白小升自然也发现了对方,眼眸顿时一亮。

来的不是旁人,正是方北珺!

曾经的大事务官,现在要称呼对方为事务执行官了!

原本,白小升对方北珺的印象很淡,感觉他是一个因势利导的人。

这无可厚非,人在职场,哪一个没有私心,只是程度多少罢了。

夏侯启一出事,获悉是方北珺与沈培生唱了一出双簧,闹了一场“逼宫”。

白小升对这个人顿时怀有极大的敌意。

随着夏侯启“苏醒”,当面告诉白小升这是一个局中局,甚至方北珺还是“自己人”时,白小升是震惊的,也深为反思。他太容易被片面“真相”迷惑,容易被情绪所左右。

职场的水究竟有多深,怕是没人能说得清楚,实不能轻易下结论。

而且,职场中人“敌”和“友”这两种角色转换起来,是很快的。

不过,双方一旦在某一件事上,结成了“盟友”,那就不太可能背弃。

否则的话,丧失了信义,就是自掘坟墓。

所以方北珺这个盟友,应该还是很可靠的。

“北珺执行官!”白小升对方北珺热情一笑。

“幸亏我早早过来等,不然很可能接不到你们。”方北珺哈哈一笑,“走,这里不方便说话,找间屋子,坐下慢慢谈!”

这片属于亚洲事业部的办公区,还有诸多小会客室,隔音私.密.性.都很不错。

有方北珺领着,自然没人敢阻拦。

一路走过去,许多往来的工作人员非但侧身让路,还会微微躬身,算是对事务执行官致意。

眼看着肤色各异的职场菁英们,如此恭顺态度,确实让人心情愉悦,怪不得有人说成了事务执行官,才真能体会到荣耀与尊崇。

最终,白小升三人随着方北珺进了一间乍看装潢简约,但是绝对称得上低调豪华的会客室,各自落座。

工作人员第一时间奉上顶级咖啡和茶。

方北珺跟白小升三人寒暄一番,聊了聊大中华区那边的情况。

虽然白小升人不在那边,但是消息可从未断过,从林珂、冯璃、陈宇成,到郑鸿鹄、李昊风,再到夏侯启都给他发过信息,白小升知道的细节、内幕要多的多,自然向方北珺透露一番。

方北珺也听得频频点头,最后一笑道,“我先来告诉你们一下,接下来的日程安排吧。”

白小升顿时点头。

“十点钟,咱们亚洲区事业部正式启动会议程序,十点半代理执行总裁沈培生会做报告,这整个时间会持续四个小时,中间在会场内用简餐。也就是说下午两点,他的报告会做完,两点半,将在小会议室召开沈培生的弹劾流程……”

方北珺细细诉说细节,白小升三人凝神听着,用心记着。

大战将至,他们自然无比用心。

此刻,亚洲事业部办理楼层准入的大厅里,涌入了一伙亚洲面孔。

白小升若在,对这些人定然不会陌生。

沈培生他们,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