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一十四章 家中不“宁静”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一辆崭新的动车,在急速飞驰。商务舱里,白小升坐在靠窗的位子上,目光望向窗外的风景。

今晨,他带着林薇薇、雷迎悄然离开临深总部,踏上开往中京的动车。

许久没有回来,离家越近,白小升这心里越是柔软。

眼下,也是快过年了,他一直在外面忙忙碌碌的,为未来打拼,也真的是有些忽略家人了。

其实不,管白小升多忙,隔三差五的,他总会跟家人视频通话。

但终究,见面不在近前。

视频里,奶奶李凤冠越发的显老了,父母的白头发也越来越多。白小升的牵挂也就越多。

可是家里人总说,他现在在外面有出息了,有自己的理想,有自己的事业,就要好好为之奋斗。

不要总惦记家里,家里,一切都好。

白小升也会把自己事业上的一些成绩,跟父母,跟奶奶说,让他们高兴,更会定期给老爸卡里打上几百万,告诉他,这只是自己赚下的极少的一小部分钱,让他们千万别舍不得花,特别要照顾好奶奶的吃穿饮食,让他们自己也绝不能省。

甚至,白小升还让雪莲万和投资了那边的一家大超市,一家家政公司,定期提供物品和服务供应,跟家里说是自己持股的,让他们别客气。

在白小升看来,这些都是他必须要做的。

毕竟,有钱了,不能惠及至亲,让他们过的更舒服,活的更好,那还有什么意义。

林薇薇就坐在白小升身边,眼看他眼神无比温柔,脸上缀着一抹笑容无比温暖。

这样的白小升,真是让林薇薇看痴了。

白小升无意间扭头,眼见林薇薇在看他,顿时露出一个笑容。

林薇薇这脸腾的红了,如同熟透的苹果般诱人,那一抹娇羞格外动人。

林薇薇也赶紧调整呼吸,笑着开口缓解尴尬,“小升哥,咱们中京这边的发展好快啊。”

“是啊。”白小升赞同的点点头,又看向窗外。

窗外的景色,在他眼眸之中飞驰而过。

这一路看过来,白小升除了思念家人,也始终在留意着窗外的变化。

不得不说,中京这两年改革成效是极大的,变化尤其之大,甚至影响到周边。

安江省也下大决心,要把中京塑造成典型。

越是靠近中京,越能感觉到那种变化惊人——四处都在施工,铁路、公路、桥梁这些基础设施建设,根本就是对标一流大城市的。

高楼大厦也如雨后春笋般迭起。

“这次回来,先回家看看,抽时间也去看看季市。”白小升心中暗道。

也好久没见季明阳市长了。

白小升的雪莲万和,可以说,就是从中京崛起的,虽然季市并没有看在俩人私下情分上,多有偏向,但是一位市长的关切,就已经足够护佑年轻的新公司了。

虽然之后,雪莲万和为了更好的发展,去了临深,也在极短时间如龙入海,真正腾飞,但也还是在这里留下了一定产业。

白小升沿途一路看过来,看到哪里想到哪里,红莲就会检索的中京发展相应信息。

从那些信息中,白小升察觉,这边孕育着更强劲的机遇。

或许,让雪莲万和又或是尊白致胜,再回来与中京开展一番合作,会是个不错的主意。

眼看白小升在思索,林薇薇安静闭上嘴,并不打搅他。

终于,动车入站。

中京新建的高铁站,恰好在市中心与白小升家所在的县城之间,高铁站附近自然也兴建大片小区。

白小升他们一出站,就有许多蹲守的出租车司机迎上来。

最终,白小升他们打了辆车,乘车赶往家中。

路上,那位出租车司机格外健谈,频频称道中京发展,言语里,满满的是作为一个中京人深深的自豪。

“咱们季明阳市长,那真是能人,我看我们中京十年,不,五年里就能成为准一线城市,一点没问题!”司机得意道,“还有啊,中京出能人,我听说季市长的政策都是一个很牛的年轻商人给他启迪的,那个人叫什么白什么,我是忘了,听人说那是财神转世,天星下凡,不然你看帮咱这地方崛起,人家就神龙见首不见尾啦。”

白小升一怔。

林薇薇、雷迎止不住看他,俩人都抿嘴一乐。

这似乎是说白小升啊。

市井传闻都这么玄乎,这么夸张吗。

怎么还出来一个天神下凡的版本……

“你们还别不信,这举头三尺有神明不是。就算不讲迷信的,那个人也一定存在,季市长几次考察都不提名的夸过呢。”出租车司机眼看三人里俩人都笑了,还有白小升一副古怪的神情,顿时急声道。

不能让顾客觉得他满嘴跑火车不是。

“我们信,那么厉害的人,一定是去更厉害的地方展现抱负了。等他回来,或许还会造福咱们中京呢。”林薇薇看了眼白小升,笑吟吟道。

雷迎揉了揉鼻子,看车顶。

白小升甚是无奈地看窗外。

“姑娘,你这话说的不错!”司机一见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也赞同自己的看法,顿时很是高兴。

这辆载着白小升他们的出租车,一路驶入县城。

眼看自家这小地方,居然也处处修路,片片建楼房,白小升也甚是感慨,说不定再过两年,自己回来都不认路了。

白小升当年也参与过初期市政规划的,了解中京发展方向,在来的时候,脑子里又检索过中京发展的诸多信息。

白小升见微知著,透过诸多信息,还有当年的规划知道,他们县所在的方位,恰好顺风顺水,处在未来中京发展的方向上,未来潜力真的不可估量。

只是眼下,并未宣传,应该是怕地产炒作。

“小兄弟,你们都是这儿的人吧,我也是。”

出租司机从后视镜瞥了眼白小升的神情反应,顿时乐了,“我看你们大包小包拿着东西,是从外面回来吧。咱们家这边,变化大吧。哪儿哪儿都在施工,楼房全起来的。不过,有许多卖的不好,楼太多了。而且眼下,其他地方都有明确规划,这边没听说呢。对了,你们要去的那个别墅群,可是了不得!你们是去走亲戚吧?”

这位司机还好奇上了。

眼看这位老乡聊上瘾了,白小升也笑着跟他敷衍附和着。

眼瞅着,就快到家了,结果不成想在一个路口,他们居然遭遇了堵车。

前路黑压压全是人跟车,似乎还吵吵嚷嚷的声音。

“那是怎么了?”白小升目光一奇,忍不住坐直身子,向前看过去。

在家门口发生点什么事,他自然格外上心。

这里距离他家住地,可不算远。

林薇薇、雷迎也好奇地看过去。

“嗨,前面那是个小区,这两年一直在施工,就是不见完工,有人说开发商缺钱了,盖不起来。”出租司机倒似乎清楚,随口解释。

“所以,是业主们在闹?”白小升问道。

“不光有业主,还有周围居民。”出租车司机回答道。

有周围居民什么事?

白小升一怔,林薇薇、雷迎也是目光一奇。

“那个开发商啊,其实就是咱们安江的,但不是本地的。最初,不是搞地产,是搞物流的,这不是资金不充足嘛,在工地里搞起了库房,囤积建材,往中京市区,还有其他地方倒腾着卖。你说牛不牛。人家只要工程在开动,那进出建材县.级.政.府也无话可说。可是,问题来了——”

司机讲解一番,随即冷笑,“那项目大车进进出出,这边路上也就最堵最乱,这不前一阵子,还撞死人了呢。”

“有时候,大半夜的,这边又是施工,又是拆卸货物,那动静扰的人睡不着觉。”

“你们可能问了,没人问,没人管?有人啊,可是人家当天给面子,隔三差五就动起来。”

“这么大企业,在咱们这儿带来多少效益呢,得罪不起哦。”

“这不,再加上烂尾楼,业主也来闹,所以就是你们现在看到的样子啦。”

居然还有这种情况?

林薇薇忍不住看向白小升,白小升也是微微皱眉。

“你们那亲戚所在的小区,地段啊风景啊,好是好,可惜了,摊上这么一摊子烂事。别墅区成了火车道边上的听响房,有的受咯。”出租车司机好生感慨,“但谁有办法呢,对不对,那么大地产开发商啊,人家厉害着呢。”

听着出租车司机一番诉说,白小升顿时拧眉。

还没到家里,不清楚有没有被影响,他也没说什么。

车里正聊着,前路的车动了。

出租车司机赶紧挂挡要走,白小升就听见一阵异样的发动机声在低吼。

紧跟着,白小升从车窗看到,从后方硬生生寄过来一辆轮廓硬朗的车,居然是悍马车。

他们乘坐的出租车差点与之发生剐蹭,出租车司机明显吓一跳。

悍马车的驾驶位是个年轻的男人,二十来岁,颇有几分颜值,但是满脸张狂,超车之际还直接朝着白小升他们出租车扔了一记空饮料罐,甚至大骂一声,“给我让!傻.逼!”

空饮料罐,直接砸在了出租车副驾驶玻璃上,刚巧雷迎看过去,空罐子砸中他眼前的玻璃。

雷迎眼皮都不眨,冷漠目送对方。

明明是对方强行插队,居然还骂人。

出租车司机在愣过之后,都压低声音啐了一口,“王八犊子!”

白小升敏锐察觉到异样,照常理,出租车司机被如此挑衅,就算不一脚油门轰下去,追上跟对方对骂,也会在车里破口大骂,关键,还占着理呢。

可这位师傅,在自己车里,在人家看不到听不到的地方,居然还压着声音骂人,透着那么的憋屈。

是因为对方开悍马,有钱人,惹不起?

随即,白小升否定了自己的这个想法。

直觉上,似乎并非如此。

“司机大哥,你认识刚才那个人吗?”林薇薇忍不住道。

出租车司机啐了一口,向前努努嘴,“那不,那个地产项目开发商的公子,雷鸣曜!整天的在这边开个破悍马,横冲直闯的!”

“狗东西,惹不起的!”出租车司机压抑有无奈地骂道。

又是那个地产公司!

白小升眼皮微挑。

说话间,前面的车又动了,出租司机赶紧跟进。

至于那辆嚣张的悍马,早已经硬生生插队,走的无影无踪。

怕是被雷家公子骂过的司机,不在少数。

寻常百姓是不敢招惹那号人物的,连反骂都得悄悄的,憋憋屈屈,不敢太张扬。万一让人瞧见,得罪不起。

白小升他们所坐的出租车,在这么一小段路上,足足蹭了半个小时,方才到地方。

下车的时候,众人都忍不住长出一口气。

白小升给家人买的是京屿庭院项目的中式四合院,入口安保很严,要专门跟业主通过话方能放人。

放行后,白小升带着林薇薇、雷迎他们一路往里走。

这别墅群的风景宜人,绿化较之一年前,简直更上层楼,有那么点豪宅的味道了。

当然,见识过顶级门阀的庄园,白小升知道,自己的家只能算是普通民居。

白小升他们到家的时候,老爸老妈还专程迎了出来。许久没见儿子,他们也很是想念。

随着而来的还有三位叔伯婶子,他们也都满脸笑容,热情不已。

毕竟,白小升买了这处豪宅,也允许他们来住。

白小升为的,自然是让奶奶儿孙常伴身边。

白小升在自家人簇拥下,进了家门,看着自家布置的雅致舒适,也很是满意。

他先去给奶奶李凤冠请了安,老太太眼见最得意的大孙子回来,自然是高兴的不行。

娘俩坐在一起聊了好久,旁人都只是作陪。

白小升让林薇薇、雷迎把从魏家,从M国带来的礼物给奶奶,也有众位叔伯婶子的。

众人自然高兴。

家的气氛温馨融洽。

“这回回来,多住两天!”聊到最后,李凤冠也累了,要休息了,白小升离开时,老太太还不忘叮嘱。

白小升自然笑着答应。

在叔伯相送下,白小升带着林薇薇、雷迎跟着老爸老妈回自家住的院子。

一路上,白小升就感觉老妈李秋云对林薇薇很是喜欢,联想到老妈经常暗示自己该结婚了,白小升就知道,可能老妈眼里看哪个顺眼的美女,都想着接纳为儿媳。

其实,白小升说了,自己有女朋友,只是现在还不便带回来,以后会带来的。

但是估摸着老妈是不信的,以为自己光顾着工作,在敷衍她。

眼下,看到林薇薇如此有气质,如此礼貌乖巧,李秋云似乎恨不得这就是儿媳了。

老爸白明行也跟雷迎边走边聊,这俩人能聊到一起,白小升还是有点诧异的。

到了自家院子,房间已经被收拾出来了。

眼下,白家地方这么大,自然要有人打理,但是李秋云最初是不肯的,说自己也能打理的来,不习惯让人伺候。

还是白小升,让自己投资的家政公司,强行派人来。天长日久的,李秋云也就接受了。

他们这个小院,有一个每天来的保洁,还有一个保姆,就俩个请来的人,真不算多。

就算那俩人,也让李秋云处成了姐妹,好似一家人。

回到自己家,白小升才真算是感觉到温馨舒适,连饭都吃的香甜。

晚上,白小升早早洗漱上床,准备饱饱睡上一觉,来弥补自己前些日子亏欠的觉。

前半夜白小升睡的还算是香甜,但是后半夜,白小升忽然被一阵阵噪音给吵醒。

那轰隆隆的机器声音,就如同魔音鬼咒刺激着人的耳膜,让人难以入睡。

白小升尝试了多次,怎么睡都不行。

最终,他霍然坐起身,眼神中透着怒意。

他想起来了,旁边可还有一个烂尾楼,外加违规库房!

当时听出租车司机说那项目扰民,自己并没有多大体会。

现在看来,他们家简直没法睡觉。

回想自己白天看到家人,似乎察觉父母,各位叔伯,甚至奶奶都有些黑眼圈,白小升眼神就更阴沉了。

“好啊,什么狗屁公司,居然敢打搅我家人宁静!”

白小升生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