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三十三章 也有你求我们的时候啊!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白小升的身份一经曝光,便在全场引爆了一股如同山崩海啸来临般的震撼!

便是在场的那些巨头们,都情不自禁倒吸了一口冷气,凝神,重新打量起白小升。

他竟然是振北集团大中华区的执行总裁!

真让人不敢相信!

那些门阀巨头们震撼之后,看向白小升的目光,又变得炽热起来。

在当下全球市场,哪里最让人垂涎欲滴——

东方!

可现如今,东方本土企业正大规模崛起,过硬的质量、超高的性价比,越来越多的品牌正被世界所认同。那些老早就进入,深耕东方市场多年的外国品牌,也不遗余力抢夺着市场,为东方量身定制的精品商品、服务层出不迭。

如果说,东方的商业市场看起来,是一块诱人无比的蛋糕。

那它的市场份额,其实早已经被中外品牌分割的明明白白。

作为第三方,“后知后觉”迟迟没有进入,却又惦记着那边市场的西方品牌和企业而言,想进去分一杯羹,不容易!

在场的,不说老霍克这样的家族,就连在场的大人物们,也都折戟过东方。

想在那边活下去,最稳妥最好的方式,就是合作。

跟那边拥有规模的大“商家”合作,让利,换取更好的生存环境。

振北集团大中华区,绝对算得合作的上上之选!

一下子,白小升在众人眼中,已经不是那个黑发黑眸的东方年轻人,而是浑身发着金灿灿光辉的——“赫耳墨斯”。

希腊神话中的商人之神,相当于,东方的财神爷。

老霍克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安德鲁则完全傻眼了。

他们差点赶出去的小子,居然就是他们梦寐以求,做梦都想“勾搭”上的东方巨头!

简直不可想象!

老霍克这才明白,乘车过来的时候,索恩斯为什么神神秘秘,信誓旦旦告诉他,这个人可以解决他们想打开东方市场的巨大难题。

他才明白,为什么索恩斯方才一而再再而三催促他,让他去给那年轻人道歉!

就冲对方的身份,他老霍克当众道歉都不丢人!

而他,居然拒绝了……

拒绝了……

现在过去,还来得及吗?

老霍克心里苦。

就算他道歉了,对方还会接受吗?

眼看白小升看都不看自己这边,而是面带微笑,随着索恩斯去跟那些真正的巨头打招呼,老霍克这心里顿时更加苦涩,苦涩无比。

同时,老霍克对索恩斯也有着深深埋怨。

为什么索恩斯不再多坚持一下,让自己道歉……

为什么索恩斯不再多透露一点信息……

那自己,也不至于沦落到这种不可挽回的地步。

人群外,米萝丝吃惊看着被大人物们包围的白小升,这一刻,她才明白过来,愚蠢的是她自己!

她居然想雇佣振北集团大中华区执行总裁,几近与索恩斯同级别的人物,来给自己读书听,对方拒绝,她还要让随从去教训人家,下飞机后,还不依不饶想找对方报仇?

简直,可笑!

米萝丝这脸上都有些火辣辣的感觉,外人看来,她脸颊却平添一抹红润色。

米萝丝虽然羞恼,却还是远远凝视白小升,看他在连自己父亲都搭不上话的大人物们面前,谈笑风生。

“为什么你不直接告诉我你的身份……”米萝丝眼神里,还有几分幽怨。

……

此时此刻,索恩斯正为白小升和各位大家族的巨头们做介绍。

索恩斯早就跟白小升说了,这场酒会,不光有振北集团欧洲区的高层,也有他的“朋友”。

但其实,严格意义上讲,索恩斯不算是所有人的朋友,他是在撮合那些商业大家族跟白小升的合作而已。

索恩斯做这些的时候,无比积极,也是因为跟各大家族在私底下达成了约定,只要他牵桥搭线成功,那些大家族也会在欧洲区这边,跟他执掌的企业、机构展开另一层面的合作。

这算双赢。

索恩斯自然乐得搭桥铺路。

同时,索恩斯也是想以此来赢得白小升的“友谊”。

毕竟,若能帮着白小升那边达成一个又一个的大合作,白小升自然会对他感谢。

而他,最起码也能名正言顺跟白小升谈合作,谈优惠。

别看白小升与他索恩斯同属振北集团大旗之下,但是不同大区域都是各负盈亏的。

双方合作,也不会为彼此让利太多。

毕竟,集团总部考核,可不管你为“友军”贡献多少。

从一开始,为公为私,索恩斯这小算盘就打的“噼啪”作响。

唯一无语的,就是老霍克这个老友,彻底辜负了他的美意。

索恩斯也对老霍克这愚蠢,气的不行,决定不再管他们霍克家族的事。

……

白小升笑着与每一位大家族、大财阀的巨头打招呼,谈笑风生,毫无拘束,谈吐有彬彬有礼。

也赢得无数好感。

白小升有红莲在,聊天之际,一瞬间就能调出网上所有能查到的关于对方的信息,做到心中大致有数。

哪个家族在哪个行业有着巨大实力,白小升都一清二楚。

正所谓脑中有料,心中不慌。

白小升与这些商业巨头交流得心应手,甚至会聊两句对相应行业看法。

那些巨头们顿时无比惊讶,对白小升的博学与见解独特,更是大加赞赏,甚至暗叹——

“怪不得,这个年轻人年纪轻轻就能当上振北集团大中华区执行总裁,果然不同凡响!”

其实,白小升能如此博闻广记,连索恩斯都暗暗惊讶。

索恩斯早知道白小升的不凡,但这一刻,却还是被惊艳到了。

从旁之际,索恩斯更是深深瞥了白小升一眼,心中暗道,“果然,他被看中,不是没有道理的!”

……

就这样,白小升跟索恩斯成了全场主角,与众多贵宾的交流更是被所有人瞩目。

与白小升年纪相仿,甚至在刚才迫不及待站在老霍克、安德鲁那边的年轻人们,目光烁烁看着他,已经完全视之为偶像,更有人暗暗赧然,这样的大人物,自己居然没有看出来。

更有人意.淫设想,如果当时,如果他们是站在白小升那一边的话,是不是现在就能给家族带来莫大的机运!

这种想法也导致了许多人心中追悔莫及。

回过神的老霍克很想走过去,跟白小升当众道歉,恳请他的原谅,请他看在索恩斯的面子上,不予计较,并且可以跟霍克家谈谈合作。

但,白小升身边围着的大人物太多,他不好硬往前挤,那样不但无理至极,更可能招人厌烦,得不偿失。

所以,老霍克百爪挠心地等待机会。

当他看到白小升跟巨头们端着酒杯笑谈,时不时碰杯,白小升身后跟着的一男一女,还会时不时在随身的平板电脑上记录什么,似乎促成了合作之时,老霍克干简直懊恼又羡慕,他恨不得自己也过去谈,恨不得马上促成合作。

老霍克身边,安德鲁皱着眉头,干看了十分钟,终于不耐烦地压低声音嘟囔,“索恩斯先生,怎么还不把他带过来……”

“你给我闭嘴吧!”老霍克怒冲冲,跟安德鲁瞪眼,“还不都是你们姐弟俩惹火,害得我不能跟人家对话!”

安德鲁满眼不服气。

“看看人家,再看看你!你就不能有点让我感到骄傲的作为。”老霍克牢骚。

一个白人家主愣是被逼成了东方家长,足见他有多郁闷。

“怎么没有,我不久前不是收拾了一家大公司吗,你还夸我来着。”安德鲁闷声顶嘴。

老霍克气的要死,“这点小成绩,你还得意。不过是家叫什么科里森的传媒公司,你是用钱砸的,不是我默许,你这混蛋能成?我完全是为了让你树立信心,为了让你练手!”

老霍克简直要被安德鲁气炸,安德鲁依旧不服不忿。

父子互怼的最终结果,是老霍克胜出。

安德鲁郁闷不语,他指望着父亲通过索恩斯先生,帮他在各位巨头面前扬名的打算,算是告吹了。

看着远处风光无限的白小升,安德鲁眼神里,透着几分隐隐的幽怨和恨意。

酒会持续一个小时里,白小升跟数位大家族的巨头洽谈了合作意向。

白小升展现了兴趣,他们展现了诚意。

彼此相谈甚欢,至于合作,还要等白小升的商务团赶来,跟这边慢慢磋商。

但终归,彼此是有了个良好的开端。

索恩斯也是满脸微笑洋溢,由老霍克带来的不快消弭一空。

他促成白小升与各位大家族的合作,那些大家族的巨头也自然会守约,跟他下面的企业展开另一个层面的合作,并且会主动让利。

这番双赢,简直让他再满意不过。

等谈完最后一位家族巨头,白小升与索恩斯身边也暂时清净了一会儿。

俩人趁此期间,屏退闲杂人等,笑着端着鸡尾酒交谈,权作是满场交谈后的一刻歇息。

“这次,真的感谢索恩斯先生搭台,让我得以能见到这么多位欧洲的实力商人。”白小升举杯致谢。

索恩斯一笑,举杯回敬,“跟你不说虚的,其实促成你们之间的合作,对我这边也是有益的。”

这次白小升的表现,更加提升了索恩斯对他的印象。

索恩斯觉得对他坦诚一些,更有助于彼此交流。

白小升笑了笑,似乎早有预料。

随后,白小升又聊了聊关于大中华区与欧洲区的合作,也列出一些可以合作的方向。

索恩斯已经眼眸明亮,越发的与白小升相聊甚欢。

“白小升先生!”

俩人正说着,忽然旁边传来一声呼唤,俩人扭过头,发现老霍克父子一前一后,满面笑容走过来。

白小升脸上的笑意,便沉落几分。

他知道这对父子跟索恩斯的关系非常,自然卖索恩斯一个面子,不当众追究他们得罪之过。

这是给酒会主人面子,其实也是展现他的内涵,毕竟一个睚眦必报,还当场抖威风的大中华区执行总裁,并不是一个各大家族喜欢的合作者。

基于这两点,白小升便忍了,没想到他们父子还敢凑过来。

索恩斯也微微皱眉,感觉这真不是老霍克过来的时候。

“白先生,刚才我细细问过了,这才知道,您跟我的女儿那全是误会,误会!”老霍克赔笑道,“我这个儿子性子急,一时不察,跟您起了冲突,我也狠狠责备了他。”

说话间,老霍克向安德鲁一瞪眼,“还不跟白先生道歉!”

在老霍克凶恶注视下,安德鲁对白小升木木道,“白先生,是我鲁莽了。”

说这句道歉之际,安德鲁虽然低眉顺眼,但是依旧面无表情,看着不算服气。

老霍克瞪了眼他,又对白小升跟索恩斯笑道,“既然是误会,现在澄清了,您就不要计较了吧。”

老霍克居然替白小升原谅了自己儿子。

索恩斯听着,都感觉有点无语。

白小升面带微笑看着老霍克,倒真没有拉下脸,“霍克先生,您和您公子此番的诚意,我是看到了。”

“那就好,那就好。”老霍克哈哈笑道。

索恩斯更无语。

白小升虽然是用英语说的,但是换成中文,根本不是谅解的意思。

汉语博大精深,有双关一说,索恩斯是知道的。

而老霍克,显然并不清楚。

随后,老霍克跟白小升又热情攀谈一番。

白小升有一茬没一茬的回应着。

索恩斯都觉得有几分尴尬。

终于,老霍克扯到了合作上,白小升却笑了,“今天这场酒会,适合品酒,谈感情。我们,不谈合作。”

方才还跟各大家族巨头聊意向的白小升,直接拒谈了。

老霍克一愣,还想要聊点自己的新构想。

索恩斯终于站出来,笑着打断他,“霍克,今天,我们不谈合作!”

说话间,索恩斯更是给老霍克一个无比明显的眼神,让他闭嘴。

这回,老霍克总算是领会了,讪讪闭嘴。

不谈合作,又聊了点干干巴巴没有营养的东西,老霍克也谈不下去,再加上索恩斯表示要带白小升去那边见见别人,老霍克只能告辞。

一旁,始终不言不语的安德鲁倒是顿时松口气,有几分舒爽。

他这个人桀骜霸道惯了,像个小绵羊一般在别人面前待着,真把他给憋屈坏了。

那父子俩转身离去,白小升也乐得耳根子清静,聊了半天的废话,简直是耽误时间。

时间可是生命。

想到这句话的白小升,心中忽然一动,刚才一阵忙,他居然忘了,有件事还要拜托索恩斯。

科里森被人狙击,对方身份神秘,要找出来,唯有依靠这边的龙头才行。

索恩斯人脉广博,一定有办法。

老霍克父子尚未走远,白小升便跟索恩斯开口,“索恩斯先生,我倒是有件事要托你打听一下,最好今晚,尽快,等着救命呢。”

索恩斯目光一奇,笑着示意白小升继续。

“我有个朋友开了家公司,叫做科里森,近日遭人狙击,现在危在旦夕,我想请您帮我调查一下。”白小升道。

索恩斯尚未反应。还没有走远的老霍克父子神情却同时一震,不由自主相视一眼。

“科里森?”

“科里森!”

那父子一个惊问,一个确定。

索恩斯还没来得及点头答应,便听到了一句高呼。

“科里森那家公司,我知道啊!”

白小升、索恩斯再度诧异看过去。

老霍克父子再度折返回来,不同刚才,这一回,爷俩眼冒红光,简直神采奕奕!

安德鲁更是一脸的兴奋。

听刚才的话,那白小升是想求索恩斯帮忙?

帮那家科里森公司?

那公司,还是白小升朋友的?!

安德鲁越想越兴奋。

这件事,换言之,这不等于那白小升想要救那家科里森公司,得求他们霍克家,求他嘛!

也有你求我们的时候啊!

安德鲁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