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一十六章 突发状况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白小升他们所乘坐的飞机起飞后,那个姓董的就坐在雷迎的隔壁,在雷迎无形的“威慑”下,他表现的,还算安分规矩。其实,只要他不作妖,不去招惹林薇薇,雷迎还真的懒得搭理他。

有雷迎看着,白小升自然不必回头,去盯着那个人是否对林薇薇有所骚扰。

短发美女陈飞鱼就在白小升隔壁,此刻在打量白小升。

等白小升收回目光,正好与她对视。

见白小升看过来,陈飞鱼歉然一笑,非常礼貌客气,低声道,“真不好意思,给你们带来麻烦了,我这位雇主,其实人不坏,就是有点不要脸,好色,言行随便,轻浮……”

这总结真是到位又全面……

白小升听得都笑了。

“正式认识一下,我叫陈飞鱼。”陈飞鱼伸过手。

“白小升。”白小升一笑,跟陈飞鱼握了握手。

陈飞鱼的手白皙、修长,看起来很漂亮,而且触感细腻微冰,不过握手之际,她的手劲不小。

白小升平静看她一眼,陈飞鱼顿时有些歉意笑了笑,抽回了手。

打过招呼的俩人又各自坐好。

陈飞鱼心中暗道,“莫非是我感觉错了,他的力气很一般嘛。”

“这个女人是在试探我……我又不跟雷迎似的,龙行虎步,那么张扬,她怎么会以为我会功夫的?”白小升也暗道。

当然,俩人都只是心中想了想便作罢,萍水相逢的,以后或许就再难见面了。

姓董的闷闷的坐在座椅上,眼看前面陈飞鱼跟白小升有说有笑,而自己却缩在座上不敢太孟浪,顿时很不甘。

不过安静了几分钟后,姓董的忽然福至心灵,开了窍。

“不对呀,我是在飞机上,我只要不看大个子那位美女朋友,我看其他美女,他也管不着啊,敢随便动我,我可以喊空警来啊。”姓董的颇为惊喜地低声喃喃。

说来巧了,那对辣妈母子,小男孩的座位跟他并排,辣妈在后方,也算是“熟人”。

辣妈会时不时起身照看一下小男孩。

小男孩看动画片的同时,还要吃喝,好在这头等舱是备有饮料跟小吃的。

姓董的看过去时,小男孩正好要吃的一包零食,但包装袋子坚固,那辣妈也撕不开,正目光四顾寻求帮助,也恰好看到了他。

“帅哥,帮帮忙,把这个打开一下好吗?”辣妈对姓董的甜甜笑道。

“没问题,交给我。”姓董的顿时来了精神,拿过来,很麻利地帮着撕开,又送过去,自己还倚靠在对方座舱外壁,跟辣妈微笑聊了起来。

当得知辣妈是位单亲妈妈时,姓董的家伙唏嘘不已,连连竖起拇指,很是夸赞一番。

他们说话一多,难免打搅到了其他人,空姐便过来,客气地请姓董的回到自己的位子上。

面对漂亮空姐,这家伙同样没什么拒绝,嬉笑抱歉一番,返回座位。

不过,他还是时不时的去跟辣妈聊上两句。

对此,雷迎懒得去管闲事。

中午时分,飞机入境华夏。

空姐也开始推着餐车来送午餐,头等舱的餐食还是相当不错的,不但可以选,种类还很多。

白小升自上飞机后,这些日子以来积累的疲乏便显露出来,听着音乐就睡着了,一觉睡到现在。

空姐叫了几声,他都没有听到,还是旁边的陈飞鱼叫醒的他。

白小升对陈飞鱼感谢一笑,舒展腰身,感觉也真的饿了,点了许多。

他无意间也看到,陈飞鱼要的吃食不比自己少。

寻常女人为了身材苗条,一餐只吃些蔬菜沙拉也不足为奇,但这个陈飞鱼却似乎完全没有那方面顾忌似的。

应该是个练家子,体能消耗大,所以并不在饮食上过于节制。

白小升暗道。

空姐推车餐车继续往后走,那个小男孩胃口不坏,也要了很多东西。

姓董的反倒点的很少,非但不如陈飞鱼,甚至连个孩子都比不上,看得出,他是家境太好,以至于嘴有点刁。

那位辣妈似乎很注重身材,只要了一份沙拉,又不忙吃,先起身照顾小男孩,等给他弄好了,方才坐回座位去吃。

午餐时间,头等舱很是安静,甚至只能听到众人吃饭的咀嚼声。

忽然,“砰”的一声沉闷而清晰的声音传来,似乎是重物坠地。

周遭乘客能感觉到地面轻微震动,都忍不住抬头看去。

姓董的惊声道,“他怎么了!”

只见那小男孩倒在地上,双手掐着自己的脖子,一脸痛苦地急促呼吸起来。

“小宝!”辣妈抬眼看到是自己孩子,顿时惊叫一声,扑过去,

“是哮喘犯了!小宝,你的哮喘喷剂在哪儿!”那辣妈又失色道。

“在、在……”小男孩急促呼吸,脸色憋得难看至极,偏偏有话说不出来。

那辣妈慌张翻找孩子的口袋,嘴里懊恼道,“一定是吃的东西诱发哮喘,怨我,我该仔细检查的。你的哮喘喷剂呢,我应该自己装着,不该让你拿着才是!”

这动静一起,负责头等舱的两名空姐都不再发放食物,匆匆赶来。

白小升、陈飞鱼、雷迎、林薇薇为首,那一片乘客纷纷起身,看过去。

辣妈翻找一通,无果。

那小男孩也在他妈怀里,终于说出来后半句话,“在、在我的大玩具里!”

这句话,一下让那辣妈惊慌了。

“你怎么能放在那里呢!”辣妈大惊失色,“安检,为什么没有提醒我!”

登机前,小男孩抱着的那个既能储物又是充电宝的大玩具,被扣下了,哮喘喷剂可能在里面。

“我记得,当时安检员有喊过他们,问什么东西还要不要。不过,听说没收,那位母亲直接摆手说不要了。应该,就是那个吧!”白小升皱眉道。

他倒是有点印象,只不过当时并未在意,现在想想那可是治疗哮喘的药!

陈飞鱼不禁看看白小升,又皱眉看向那孩子。

哮喘不犯则已,一犯病,又没有药物,那简直麻烦大了!

四周乘客忍不住都离席围了上去。

“那现在怎么办啊!”辣妈眼看那孩子在翻白眼,都快急哭了。

旁边,两名空姐都有点手足无措。

飞机上备有药物,但是哮喘喷剂是没有的!

姓董的反应迅速,先查看孩子状况,然后抬头,急声跟空姐道,“快去跟机长沟通一下,看能不能就近机场降落!还有,去喇叭广播,找一名医生过来!”

在这当口,有人拿主意,那两名空姐急忙点头去办。

白小升不免意外看了眼姓董的。

越是紧急时刻,越能显示一个人的能力。这家伙,也不是一无是处嘛!

“你不要慌,冷静!你让他坐着靠在你的手臂上,保持呼吸!”姓董的喝令那辣妈。

那位年轻的妈妈点头如小鸡啄米,听话照做。

不多时,一名空姐跑了回来,身后跟着副机长。

副机长眼见状况,忙安抚那位辣妈,“我们已经联系了最近的机场,至多四十分钟就降落!”

人命关天,机组的果决令人称赞。

与此同时,机舱里的广播响起,说明了目前情况,并请是医生的乘客帮忙。

广播之后,没两分钟,经济舱的空姐便领着一个戴着眼镜、微胖的男人匆匆走了进来。

“我是医生,病人在哪儿!”眼镜男急声问道。

众人赶紧让开通道,让他们过去。

眼镜男在辣妈求救一般的注视下,给小男孩检查了一番,随后让她保持自己儿子坐姿,身体前倾,尽可能保持通畅一些的呼吸。

随后,眼镜男起身,额头布着汗珠,脸色有些难看,跟副机长嘀咕,“没有器械药物,我也没办法!只能尽快降落,送往医院,不过……”

眼镜男没有继续说下去。

小男孩的情况非常不好,已经开始抽搐。

“大夫,你救救我儿子啊!”辣妈顿时痛哭流涕,凄声哀求。

眼镜男沉默之下,也有几分痛惜。

医者,最怕见到自己无能为力的病人。

四周乘客,亦是看得揪心。

白小升在人群里,眉头皱起,似在沉思。

陈飞鱼一个练武的女孩子,此刻内心柔弱一面似乎被触动,也不忍去看。

雷迎也站另一边,焦躁地干握拳,这真是属于空有力气也帮不上忙的事。

林薇薇也掩口,满眼担忧看着。

人群里,那姓董的走到眼镜男身前,也忍不住低声发问,“真的没有什么办法了吗!”

“没有器械跟药物,真的没办法……”眼镜男束手无策,神情沮丧。

姓董的回头看看小男孩,眉心拧成疙瘩。

照这个情况下去,小男孩能不能撑到飞机安全降落,都还两说!

四周乘客许多人都别过脸,不忍看那一条鲜活稚嫩的生命一点点逝去。

这短短几分钟,满场沉默,犹如死寂。

年轻母亲凄厉的哭嚎,更透着一份绝望、悲凉。

“让我来试试!”忽然一个声音响起。

这一瞬间,在众人看来,简直好似乌云遮蔽的天空破开一个空洞,阳光透过,照亮了这方空间揪动的人心。

所有人齐刷刷看过去。

陈飞鱼也惊讶地看向身边。

说话的,正是白小升。

此刻他走上前,所有人都自发地给他让路。

“你们有没有针,大头针也行,还有医用酒精,把针泡在酒精里,给我拿来。”白小升对空姐道。

那年轻的空姐早已满脸泪光,听白小升说有办法,顿时点头,跑着去拿东西。

白小升来到小男孩那边,姓董的忙走过来,目光有所期待道,“你能治他?!”

“我能延缓他的病情,让他能在飞机降落的时候,还有希望去医院!”白小升道。

他也是刚刚,让红莲检索针灸治疗哮喘的方法。

姓董的不由得点头,“这样就够了,兄弟!”

“我求求你,救救他!”那辣妈哭的妆容都花了,哀嚎。

白小升在那对母子面前蹲下来,查看小男孩情况,“我尽力帮他!”

随后,白小升让辣妈把小男孩的外衣除去。

“你也是医生?”眼镜男也过来,半蹲在对面,忍不住看着白小升问道,“你是中医?”

只有中医,才会用酒精跟针,应该是用针灸之法。

不过,白小升要是医生,人就在头等舱里,为什么不第一时间站出来。

眼镜男有些疑惑地看着他。

“我不是医生,我只是懂些针灸的人。”白小升回答。

眼镜男眼神顿时变得复杂,有些不悦道,“你知道现在是什么状况吗!你连医生都不是,就敢插手治疗?万一出了事,你怎么交代!”

白小升平静看着他,还未回答,就听到一声高呼传来。

“来了,东西拿来了!”

取东西的空姐跑了回来,到白小升身边,手里拿着一小瓶酒精,一些缝针被浸泡在里面。

白小升伸手拿过东西,对辣妈吩咐道,“让孩子平躺,头后仰。”

辣妈频频点头,就要照做。

“不可以!这样的话,患者呼吸会更艰难,会有生命危险!”眼镜男当即喝道,伸手阻止道。

一听说有生命危险,那辣妈顿时慌了,不敢动了。

“你连医生都不是,不要瞎捣乱!这是人命关天!”眼镜男怒冲冲对白小升道,指着他手里的东西,“你还真把中医针灸当神器啊!中医,许多东西都不科学,你胡来,是要出问题的!”

“那你有更好的办法吗!”白小升问。

“我……”眼镜男顿时被噎住了,依旧瞪着白小升,“总之,我不会让你乱来的!他现在还要希望撑到飞机降落!不能因为你这个外行,胡乱冒险!”

俩人僵持上了。

那位辣妈六神无主,哭泣起来。

四周乘客也低语纷纷,拿不定主意。

“我相信,我的朋友是可以做到的!”雷迎发声,挺白小升。

“我小升哥,会让他病情平稳下来的!”林薇薇也发声。

“与其束手无策,不如搏一搏!”连陈飞鱼都发声挺白小升。

眼镜男依旧不让,阴沉着脸喝道,“你们更应该相信医生,而不是中医爱好者!”

一旁,始终不乏一言的董姓,忽然开了口,沉声道,“成与不成,得试试!医生,得罪了!”

说着,他直接把眼镜男给推个踉跄,更拦在对方身前,跟身后的白小升道,“朋友,看你了!”

这家伙一改轻浮一面,如此坚决帮忙,还真是出乎白小升意外。

也正因为有姓董的这个潜意识里的“熟人”发声,辣妈也不由自主同意了,让儿子平躺自己怀里,头往后仰。

只不过,如此一来,小男孩近乎处于晕厥边缘。

“看你干的好事!”眼镜男隔着姓董的,愤怒道。

白小升平心静气,单膝跪地,一手拿着酒精瓶,一手飞快从中取出一根针。

没有中医用的毫针,也只能用缝衣针代替,好在消毒之后并无大碍。

白小升落针清喘穴,在红莲辅助下,入穴奇准,以震颤手法数秒,随后快提轻插。

做母亲的眼看儿子被针扎,顿时心痛。

那个眼镜男还在大叫,要上前阻止,被姓董的死死拦住。

“孩子的状况,似乎好转了!”陈飞鱼忽然喝道。

围观的乘客顿时看过去,果然那孩子的呼吸不是那么痛苦,脸色舒缓许多。

那辣妈一见更是大喜。

雷迎、林薇薇神情振奋。

眼镜男不再奋力上前,而是呆呆看着。

姓董的回眸一见,也是大喜,对白小升竖个大拇指,“兄弟,有两下子!”

“妈,我难受。”小男孩微弱哭道。

居然,能开口说话!

辣妈喜不自禁,就要把孩子抱进怀中。

“让他躺好,还没有结束!”白小升低喝一声。

辣妈赶紧照做,四周所有人屏息凝神看着白小升运针。

陈飞鱼更是眼都不眨。

手稳而不抖,认穴奇准,手下运针如飞,若行云流水。

看他施针,简直就是一种莫大享受!

“这是中医爱好者吗?”陈飞鱼喃喃道,“这是中医国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