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二十章 咱们是朋友!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白小升这边成功解救了陈飞鱼、董天秀,帮他们解开绑着拇指的捆扎带。

雷迎那边,也完事了。

那四个跟雷迎动手的大汉都被硬生生揍成了猪头,就算没晕死过去的,躺地上也死活不起来了。

他们被揍得头晕眼花,眼前景象都重影,起来就眩晕恶心,还不如躺着好受点。

况且,他们也是真被揍怕了。

雷迎看着倒地上那几个货,也有点乏然无味,似乎嫌弃连个能打的都没有,一脸意兴阑珊走向白小升他们那边。

远处观战的林薇薇,也走了过去。

众人再度聚齐。

“这帮人,要怎么办?”

林薇薇关切过董天秀、陈飞鱼之后,看着满地躺着的人,忍不住问道。

“报.警?”董天秀看向白小升,询问意见。

“你不是报.警了吗!”陈飞鱼顿时皱眉看向他。

董天秀立马苦笑,“我说,飞鱼大姐,我这哪来得及亲自打电话报.警啊,我也就喊随便喊个人,让他帮忙报.警,然后我就赶过来帮你,我估计那人现在还一脸懵,不知道怎么回事呢!刚才,我那么说,那是诈他们呢,兵不厌诈,我聪明吧!”

陈飞鱼听得满脸郁闷,更有两分不屑。

“你帮我?”陈飞鱼眼看着都有忍着一巴掌呼死董天秀的冲动,“要不是你被人抓住,我会分神让那女人给算计了?他们这些料能打得过我?我说董少爷,你是不是猪脑子。真想帮我威慑他们的话,你老露个面,就往外跑也好啊!你光站在那儿,给他们送人头送人质,算是怎么回事?”

陈飞鱼如此一说,董天秀一下瞪大了眼,一副被“醍醐灌顶”的反应。

他震惊道,“对啊,我当时完全可以露个面,转身就跑啊!他们最少分俩人追我,或许会害怕我带来警.察,就更不敢纠缠你了!我当时,怎么就没想到!”

陈飞鱼听得直接翻个白眼,揉捏自己太阳穴。

似乎是让董天秀给气着了。

白小升顿时大笑,拍了拍董天秀的肩膀,安慰道,“其实,你已经很不错了!能有勇气站出来,临危不退,这就已经很男人了。那会儿,谁能冷静想对策啊。”

雷迎也是笑着点点头。

拿他来讲,他从来不惧任何危险、打斗,也纯粹是战场上摸爬滚打,无数次死里逃生才锻炼出来的。

董天秀生活在国内和平大环境之下,说不定连架都没打过两次,能有胆子站出来不临阵逃脱,就很不坏了,还能指望他冷静、睿智,那就有点强人所难了。

林薇薇也是这个意思。

见众人如此态度,董天秀这才好受一点。

“那现在呢,要报.警吗?”董天秀再道。

白小升环视一遭。

那些人让他们揍得真叫一个惨,伤筋动骨。

报.警怎么说,说那些人试图行暴?

那些人都被揍成这样了,瞧着倒更像是受害者……

再说,等警.方赶到,他们自然要配合调查,怕又得留在云北几日。

而他,想尽快回去,去抓工作。

当然,不报.警,就放过那些人,也不行!

谁知道他们会不会去害别人!

“这样,我们先离开这里,出去的路上报.警,说无意间看到有人持械斗殴。这些人不是善类,怕是都有案.底,警.方带走他们,也必然会查出来。而我们,也免于一些不必要的麻烦。”白小升跟众人道。

众人相视点头,都认可他的说法。

一行人离开这里,出巷子前就报了警。

往外走的时候,白小升三人很是好奇,董天秀、陈飞鱼初来乍到,怎么会跟那帮人产生瓜葛。

“这不是,我陪着我们这位董少爷出来出来转转嘛。”陈飞鱼开口讲述事情经过,“结果就碰上那个女人跑来求助,说是自己被传.销控制,求我们带她去报.警。我们也发现了两个形迹可疑的男人跟着她。当时,我是看她可怜,而我们这位董少爷更是护花使者附体,就都答应了。她说从这里能穿过去,直接就能到警.局,但她自己不敢走这条路,我们就陪着她过来了。路上,她说要迷惑那些人,就把外套给扔在了一条岔路上。等到了这儿,她又谎称,说外套里有她的身份证,不能丢。我们这位董少爷就自告奋勇回去拿。然后,我们就被一群男人给围了。不过,我还真不怕,还揍了两个,要不是那女人拽着,他们那几个人我还真不放在眼里。”

白小升听得点头。

董天秀帮忙补充,“我去捡外套,看到旁边冒出来俩人来堵我,我这个人打架不行,但是我也常常健身的,我特别擅长跑步,我就是腿脚好,撒腿就跑,他们没追上。看我出了巷子,那俩人也就作罢,不追了。我当时候就知道坏事了,先跑出去找个路人,让他报.警,然后就第一时间赶回来帮忙。结果,我就看到追我的那俩人,已经跟另外四个,把飞鱼他们围了。不过,我是真没想到,那女人居然也是他们一伙儿的!”

事情经过,大致如此。

白小升三人听得微微点头。

这世上不乏坏人,也有更多的古道热肠的好人。坏人很奸诈,好人也一定一定要在做好事的时候,多留个心眼,不要让坏人利用了自己的善良,反倒被害。

董天秀补充完,还嘟囔,“你说那些人,怎么别人不找,就找上我们了呢?”

白小升一笑。这件事,其实很好理解。

“大概是因为,你们两个面生,是外乡人。而且,你看你这一身行头,虽然寻常人看了不觉得有什么,有钱人也认为你低调,但识货的就知道,这衣服鞋子,还有你手腕上带着的手表都价钱不菲,更何况你是不是一路称呼陈飞鱼为保镖来着。”白小升笑道。

董天秀他们,一定是被人当成了肥羊。

试想,一个衣着装饰低调奢华,还能配保镖的男人,一个身材脸蛋绝佳的女人,真的坏人怎么可能放过这么好的目标。

“那帮人还挺有心计,应该是那个女人出谋划策。而且那女人很能演!为了求稳妥,他们是想各个击破。”雷迎分析着,更指着董天秀二人,“你们俩人在人家眼里那都是肥羊,董天秀身上可以拿到赎金,顶不济还能把人关了,搜去电话,诈.骗他家里人。至于陈飞鱼嘛……我看那伙人未必做不出强.拐.妇女,卖进大山作人妇的事儿,甚至在这个过程中,还会对她进行侮.辱……”

雷迎的话,让董天秀、陈飞鱼脸色一变。

很难想象,如果白小升他们不出现,那俩人会遭受什么。

董天秀还好说,暂时没有生命危险,损失的也就是钱财而已,但是陈飞鱼可能就……

一想到那群狼一样的男人,还有他们说的那些污秽之话,陈飞鱼脸色越发苍白几分,暗咬下唇。

她忽然很想再回去,把那群混蛋的脑袋给拧掉。

董天秀罕见沉默不语。

“这次,我真是多谢你们的救命之恩!”随后,董天秀抬起头,郑重对白小升道,“不是你们,单飞鱼那儿,我就得愧疚一辈子!”

陈飞鱼也凝视白小升三人,眼神充盈感激。

“感谢的话,不是都已经说过了嘛,不用再说啦。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你们以后多小心些才是。”白小升笑道。

他跟雷迎,都不是喜欢携恩索报的人。

“别的事儿可以含糊,这种事真不行!

”董天秀在这一刻,全然没有此前的玩世不恭。

“不错!”陈飞鱼也坚决道。

他们偏偏都是知恩图报,重情重义之人。

白小升看看雷迎、林薇薇,又微笑跟二人说,“你们俩要是当我们是朋友,就不要再提了,朋友帮忙,难道不是应该的吗!”

白小升如此一说,董天秀、陈飞鱼也就不再继续啰嗦,将那份恩情深埋心底。

“雷迎大哥的功夫好霸道,我自愧不如,不过我见着你拳脚透着杀伐之气,你是行伍出身吗?”陈飞鱼按捺不住,问雷迎。

雷迎笑了笑。

“他可不简单,是战场上征战杀伐过来的杀神。”白小升笑着,把雷迎的一些履历简单的说了点。

陈飞鱼听得倒吸冷气。

没想到,雷迎还有那种精彩绝伦的经历。

董天秀听得眼眸都放光了。

是男人都爱舞刀弄枪,那是属于男人的浪漫。

“不过,在我看来,雷迎大哥身上,却还有一种商业气质。”陈飞鱼忍不住打量雷迎,笑道。

这才是让她很好奇的地方!

有那种身手,更可能是作为保镖之类的角色存在,怎么可能萌生那种气质。

“转行了,现在我在职场。”雷迎微微一笑。

他现在,可说是白小升的左膀右臂。

他那粗壮的外表之下,生了一颗七窍玲珑之心,学什么都很快。

“那也太违和了,好好的,去什么职场啊,太违和了!”董天秀满满遗憾。

他听雷迎的经历,一阵热血沸腾,真心觉得雷迎就应该一身伪装服,脸上抹着油彩,拿着大狙,驰骋沙场,那才够威风。

陈飞鱼白了自己这位雇主一眼,对雷迎笑道,“我觉得挺好。而且看得出雷迎大哥转型的很成功!还有就是,你的身手,真一点没落下!”

这才是最让她赞叹的地方。

雷迎笑了笑,没有多说。

说话间,他们进了酒店。

眼下,也差不多快到晚饭时间,所以众人默契走向餐厅。

酒店一楼有简单的自助,只需要刷一下房卡,就能一并结算。

这也是航空公司说管食宿的一种方式。

这个时辰虽然快到饭点,但是在里面用餐的人其实并不多,方便众人往里走寻位子。

“那么,你呢,白小升!”边走,陈飞鱼边看向白小升,眼眸明亮,接上话题,“为什么,你也这么厉害!”

雷迎的身体素质、过往经历,决定了他的强大,那白小升的身手又从何而来。

相比雷迎,陈飞鱼对白小升更感兴趣!

她甚至感觉,白小升给人的隐隐威慑压迫之力,更甚雷迎。

“是啊,我那会儿也看到了,你简直厉害的变态啊!那速度快的,我都看不清!”董天秀也叫嚷起来。

面对这俩人的殷切期待。

林薇薇、雷迎笑着看向白小升。

或许这个问题,也只有白小升自己能够解答。

“我可能,是天分吧。”

白小升在众人期待下,不紧不慢,来了一句。

先天高手?

陈飞鱼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白小升跟自己说过,少看武侠小说、玄幻小说,结果他自己,这说的玄之又玄,比小说还小说呢!

“哇塞。”董天秀摇头鼓掌,“你这话说的,我都不知道你是谦虚,还是嚣张!”

众人本无言评论,结果被董天秀这话给秀到了。

雷迎默默从旁边台子上果盘里拿了一个苹果,跟董天秀扬了扬,“秀儿,吃苹果吗?我给你削一个?”

难得,雷迎也会开玩笑。

众人哈哈大笑。

其实,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

白小升不愿主动说,那么陈飞鱼他们也不会去紧着追问。

人与人之间,哪怕是朋友之间,也是要保持适当距离跟隐私的。

一行人换了话题,各取食物,又凑到一张桌上吃喝,有说有笑的,倒是很欢乐。

吃过晚饭,白小升他们又凑在一起,喝啤酒,玩起了扑克。

为了热闹,他们开着电视。

随后,众人就在电视上看到一则新闻播报——

在云北市某位热心群众举报下,警.方抓获一个恶劣犯罪团伙,其成员涉嫌多项犯.罪,正接受审讯。

画面里,那帮鼻青脸肿的家伙,就算被打上马赛克,也让众人给认出了。

“这真是恶有恶报!”董天秀甩出两张牌,喜滋滋大叫,“哈哈,我又赢啦!”

这家伙从刚才起,就吹嘘自己去过傲门赌.场,大杀四方,厉害的不行,玩起牌来确实有两把刷子。

不过,也就是白小升不愿作弊罢了,真要是动用红莲辅助,能结合他的手牌,还有打出去的牌,推演出对方可能的手牌,再配合微表情察言观色,想赢牌还不简单。

当然,跟朋友一道玩,作弊,太下作。

电视里播放完这则新闻之后,转播经济新闻,多领域的经济动态,什么都有,一些什么教授专家,在新闻里发表观点与争执。

董天秀大呼小叫的玩牌,居然也顺便把那些听进去了,时不时点头或者摇头,顺口说两句。

“嗯,这老头说的有点意思,行业风口一起,猪都能飞,风口一停,摔死的都是猪……”

“这专家这话就说的有点扯淡了,完全是忽悠别人去接盘,听着他自己都没底气,依我看啊……”

董天秀那些话看似随口而来,却无比契合白小升的判断。

不是对多领域市场有着深入了解跟掌握的人,绝难做出那般快速直接的判断!

而且每一个点,居然都是对的!

这家伙,确实不是一般人!

白小升忍不住深深看了董天秀一眼。

经济新闻播到最后,终于来了一个重磅的内容——“腾云跃马之战”!

白小升忍不住看过去。

陈飞鱼这个对其他经济新闻毫无兴趣的人,也一下子关切地望了过去。

新闻说,腾云联合诸多企业,组织阵线,但是依旧不敌跃马与它的两家盟友。

“这个腾云呢,就是要建立庞大的阵线联合,而跃马集团,秉承一贯理念,唯强为伍,从目前的局势来看,跃马是占优势的,甚至腾云旗下多家重点企业,都面临了极大麻烦……”

电视里,某位专家喋喋不休分析道。

“持盾的跟持刀的对刚呢,但是你说这世间有打不破的防御吗,只要刀够硬、够快、够猛、够狠!”董天秀说着说着,忽然暴起,大笑大叫——“王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