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五十九章 咱们,都不言谢!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董天秀的电话,让林薇薇、雷迎心里萌生出几分遐想,就算董天璐对白小升没什么多余心思,他那位姐姐,可真的不是省油的灯!

白小升接通董天秀的电话,笑着道,“我猜,你是要请我吃饭,对吗?”

刨除其他,白小升跟董天秀是朋友,朋友到了自家门口,哪有不请一顿的道理。

电话对面,传来一阵女人的酥魅笑声,随后,一个无比动听的声音响起,“那白小升先生,你接不接受呢?”

白小升一怔,随即明白了。是董天秀的电话,董天璐打给自己。

果不其然,电话那头传来一个背景声,“白小升,你答应啦,那咱们晚上不见不散啊。”

这回,是董天秀的声音。

“我想,还是我这个做姐姐的,亲自打这个电话,才算有诚意。白小升先生,晚些时候,我会派车去接你。”董天璐笑道。

关于白小升他们落脚酒店的信息,王赫雷的王家能查到,董家作为天沪地面一方巨擘,自然也能查到。

白小升也笑了,并不推辞,“那真有劳了。”

电话里,白小升、董天璐简单聊了几分钟。

挂断电话后,白小升笑着看了眼林薇薇、雷迎俩人,“看来,咱们的晚饭有着落了。”

“董天秀的姐姐,这么积极请你过去,是不是别有用心……”林薇薇一双大眼睛看着白小升,嘟囔道。

要说别有用心,那是一定的!

从跟王赫雷的聊天,白小升就知道,北风跟晧宇一样,并不是跃马死忠同伴,盘算更多的是利益。

恐怕董天璐与王赫雷的意图一样,想搞清楚他的真实想法,同时,也看是不是能跟振北集团大中华区有所合作。

而白小升的想法也很直接,只要真想合作,来者不拒。

给跃马拆台的同时,积极为腾云“重建”做铺垫。

白小升光想着这些,忍不住嘴角浮现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

林薇薇忍不住斜眼看白小升,一脸“男人都是大猪蹄子”的神情。

雷迎微笑不语。

他就知道,俩人在“别有用心”方面,理解是有偏差的。

不过,他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想插话……

随后,白小升起身要回房间,要给陆云打一个电话,把这边最新“进展”告诉给他,好让他提前去谋划一些事情,做好一些准备。

林薇薇、雷迎跟在白小升身后,一道离开。

当然,那俩人是各自回了各自房间。

等回到自己房间之后,白小升关起门来,给陆云打去了电话,把解决升省国际的麻烦,还有见王赫雷,跟董天璐接触的事,一一告知,并且说了自己的判断跟想法。

其实关于升省国际的事,白小升相信郑东省一定第一时间告诉了陆云,所以简短带过,主要说后面那些。

等白小升说完,电话那头陆云都陷入了沉默。

“陆叔,你的意思呢?”白小升试探问道。

白小升想着拆台跃马盟友,这毫无问题。

可他想自己那边企业跟晧宇、北风合作,进而搭桥,让腾云以隐晦方式介入,进而重建商业版图,这会不会有点想的过于理想了。

毕竟,腾云那边这回被冲击的无比凄惨,甚至差点要垮,马上就要跟晧宇乃至北风控股产生合作方面的联系,陆云就算心智再成熟再理性,终归不是圣人,会不会接受不了,甚至抗拒。

万一,陆云不愿呢?

事实证明,白小升的忧虑显然有点多余,电话那头很快传来陆云的声音。

“好!”陆云声音饱含感叹,语气里还有满满欣慰,“小升,我是真没想到,你为腾云思考了这么多!你不光帮我们对付敌人,还想着帮我们重建!我真是……”

理性如陆云,都有点说不下去了。

“陆叔,你这样说就是见外了!”白小升笑道,“想当初在天南,我不过是个籍籍无名的小子,你就对我青睐有加,一直以来你对我的照顾,这些我都记得!如果说我想为腾云做点什么,那只能算是我对腾云对你的回报罢了!”

“还有就是。”白小升笑道,“我也是一个商人,跟腾云合作,跟晧宇、北风合作,都是为了图利,所以您真不用太过挂心。”

白小升这是在宽慰陆云。

陆云爽朗一笑,“好,好啊,那咱们都不说那个‘谢’字。你说的,我全都认同,接下来,我按着你的思路来调整计划!”

“这一回,他马宗庭要知道同盟倒戈,肯会气疯!我想想都觉得出气!”陆云哈哈大笑。

随后,白小升跟陆云通话一番,谋划一番。

挂电话之际,俩人都很舒畅。

白小升心情愉快,手机一丢,要去洗个热水澡,放松一下。

而陆云那边,他第一时间把陆青枫、陆雯倩召集回来,把白小升的谋划,还有振北集团大中华区那边马上要有的动向告诉他们。

陆家兄妹,也是吃惊不小。

不过,他们都对跟白小升的盘算,没什么反对情绪。

要说,还是得陆家言传身教厉害,这种能容敌人成伙伴的心态,真不是朝夕可成的。

陆青枫由衷对陆云感叹,“您常说,白小升比我强,比东省强,其实我这心里还是有些不服气的,但是现在,我真是感觉,白小升这小子,真如妖孽,跟他不能光交友,更应该向他学习!”

眼见陆青枫如此,陆云笑容浮现,真是倍感欣慰。

抛去陆家怎么安排不说,白小升洗了个热水澡,换了身舒爽衣服,独自下楼,要在这附近转转。

白小升落脚酒店所处这地带,也是商业繁华区,处处是高端写字楼、卖场。

白小升漫步到一栋商务楼前,忽然从里面呼啦啦走出一群人。

一个身穿灰色风衣的人走在最前面,旁边亦步亦趋跟着一个西装男,余下的人匆匆跟在后面。

那西装男不住跟灰色风衣请求,“墨先生,我们家老爷的病,还得请您出手才成。你朋友在这里开的私人诊所,已经享誉四方,连他都说唯有您才能治得好我们家老爷,那我们就只能拜托您了!”

“不是我不帮,而是我医术真的不如你们认为的那么高明,要是想瞧病,你们得……”说话间,那穿着灰色风衣的男人抬眼瞧见白小升,白小升也无意间看到了他。

俩人都一愣。

那身穿灰色风衣的人,白小升认识。

就是在飞机上,跟他跟董天秀一道救小男孩的男人。

白小升还特意安慰过他,也记得他的名字,很特别,叫墨子岳。

墨子岳看到白小升时,眼眸瞬间点亮,更一指白小升,对身边人道,“想治病,你得请动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