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 赴京出行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韩阖也是一早就接到了商.务.部.门的邀请,还是一位副.处.级人物亲自与他面谈。

那位的职务虽然看似不高,但所在的部门性质特殊,身价不是相同级别可比的。

等到再度接到正式函件,韩阖早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出行准备。

因为出行人数,是有规定的,每位企业家最多只能带两位随行人员,韩阖在最后还是把一个名额给了他儿子。毕竟,这是一个无比难得的机会,可以跟国内众多顶级企业家接触、学习,混个脸熟,开拓人脉,更能跟国外的商务人士交流,拓增视野。

韩阖虽然对自己的儿子无比苛刻严厉,但骨子里还是希望他成长,尽快掌握家族生意,并且做大做强,光耀门楣。

接到函件,要出发去华京聚集,在出行前,韩阖还对韩子智进行一番耳提面命,谆谆告诫。

“这一次,你跟我一道出行,要去的地方不同往昔,那些与咱们同行的,没一个身份实力在我之下,更有相.关.部.门诸多领导,所以你给我慎言慎行,没有把握的话能不说就不说,免得祸从口出,知不知道!”

韩阖从一开始就严厉告诫。

韩子智也是一个成人,一个成熟的商人,一个小有成就的企业家,被当小孩子一般教诲,却不敢有丝毫怨言,他在这一刻点头如捣蒜,表现的真是比小学生还听话。

“您放心,我就是一百个胆子,那也不敢在这次出行中得罪人,要说话办事,我也只会给您、给咱们家添光增彩。”韩子智恨不得拍胸口打包票。

韩阖对韩子智这个态度还是满意的,点点头,继续道,“这回,咱们会再度见到那个白小升。此前他给你几分难看,也让我很生气。不过,眼下咱们把人家的新生意给挤兑的不行,他难保有怨怒,我来跟他对话,你别插嘴。因为我说了什么,说过分一些都不打紧,我跟他身份对等。但是你,莫要表现的过分张狂,那样,我也不好给你收场。”

这些话,韩阖说的不如方才那般一本严肃,一本正经,倒似乎是随口告诫。

莫要“过分”张狂,那意思也就是说,还是可以在姓白的面前,嘲讽两句的……

反正,韩子智是这么理解的。

顿时,韩子智那颗心变得有些蠢蠢欲动。

对当面嘲讽白小升,他还真有点心痒难耐。

姓白的让他在外面朋友面前难堪,这一次他可算是能报仇了。

随后,韩阖又叮嘱了其他事情,韩子智都满口答应,多次承诺绝不会出问题。

当天,韩家父子便乘飞机飞往华京。

等这对父子到了华京的那个相.关.部.门,已经是下午五点。

当初跟韩阖见过的那位副处级人物,亲自接待了他们,还安排人带他们去住处。

安排的住地,是一座临山靠水的宾馆,位置在华京二环,环境无比清幽雅致,是专门接待宾客的,还有一半区域是高规格的疗养院。

这种地方,不在多么华美,但是那种深邃肃穆的氛围,都让人不由自主屏住呼吸,心生敬畏。

先乘车,再步行。

走在其中,韩子智都感觉每一处花草都透着肃穆跟与众不同。

沿途,他们碰到不少衣着朴素的老人,不管是带路的,还是韩家父子,那都客气笑着点头招呼。

说不定,哪一位就是让人高山仰视的大人物。

“小伙子,我问一下,就是,我们一道出访的那些商界人士,现在都谁来了?”走了一段路,韩阖见左右无人,顿时微笑着和声询问那个带路的年轻人。

领路的那个年轻人一笑,客客气气回答道,“已经来了有三十几位,有腾云集团的陆云先生、贾氏集团的贾成山先生、北风控股的董天璐小姐、万乎集团的卢天道先生、晧宇集团的王璇天先生等等,哦,对了,还有相港等地的商人代表,有林氏企业的林天义先生、洪氏企业的洪成天先生……”

听对方一连报了十几个人名,皆是名镇一方的大人物。

韩阖眼眸明亮,听得是微笑颔首。

韩子智更是很有几分激动,很有几分期待。这听到的人物,差不多就是华夏商界半壁江山的代表,要跟这些人建立良好关系,哪怕是混个脸熟,都对他以后大有裨益。

“没想到这么多商界朋友都到了,好些还都是老朋友,子智,一会儿你就随我去拜会一番。”韩阖忍不住笑道。

“是,父亲!”韩子智恭恭敬敬道。

从现在开始,韩子智觉得自己就要时刻注意言行,是展现自己优良素养跟出色家教的时候了。

韩阖满意点头,随后,他又和声问那小伙,“小伙子,我再向你打听一个人。”

“您说。”那小伙子笑着回应。

“就是振北集团大中华区的执行总裁白小升,在不在此次出行之列,他来了没有?”韩阖问道。

韩子智也顿时看向那年轻人。

一听白小升的名字,他也很是关切。

“这我就不知道了。”那小伙摇头道,“不过目前没有听到那位先生到的消息。”

韩阖也只得点点头,跟对方笑了笑。

“难道说,那个白小升没有接到邀请?”韩子智嘟囔了一句,跟他父亲忍不住露出一个略带嘲弄的笑容。

要这样,那就有趣了,姓白的连参加这次出访的资格都没有啊!

韩阖顿时看了他儿子一眼,眼神之中略带严厉。

韩子智赶紧闭嘴。

“我相信,他一定会接到邀请!”韩阖小声肯定道。

白小升这个人,韩阖此前没接触过,所有信息都只是来自于传闻、新闻,听说白小升跟商界许多大商人都有过合作,还搞了一个什么商业联合,真真假假的不清楚。不过,今时今日,以振北集团大中华区实力,早就够资格参加,而让他们发展壮大的契机,源自于一场改革,那场改革的直接推动者就是白小升。

如此人物,焉能不被邀请!

怎么可能被漏掉!

自己这儿子当着外人的面还如此口快,自己临行前那番耳提面命,看来他是给忘了!

韩阖打定主意,到了住处,一定要再揪着耳朵告诫韩子智一番。

“明天,还会有一批商界人士前来,说不定那位白小升先生就到了。”带路的小伙子这回是主动跟韩阖父子道,“还有,明晚咱们有一场宴会,是侯局负责,到时候还会有许多领导前来跟大家见面。”

韩阖听到这些,神情一动,忍不住急切道,“就是那位侯允成局.长,此番出行的代表团领队?!”

“是啊。”对方点头。

“真是久仰大名,我早想跟他见一见呢。”韩阖笑容浮现,眼神之中,居然甚是期待。

一旁,韩子智不无好奇。

这听说来的领导可不少,应该多大的人物都有,怎么自己父亲唯独对那位侯允成如此上心呢。

当着外人,韩子智不好多问,只能将这个疑惑埋入心底。

说话的功夫,他们已经到了住地。

那是一栋五层小楼,还配备附属的建筑,有礼堂,有健身中心。

韩阖他们在年轻人带领下一路往里走的功夫,就瞧见了许多眼熟之人。

韩阖一扫往常高冷之姿,主动跟对方打招呼,毕竟遇到的,没一个身份地位在他之下。

就更别提,韩阖不光是打招呼,更主要的是把自己儿子介绍给对方。

单单是经过一楼大厅,韩阖他们就停了几次脚步。

领路的年轻人见状,看了看时间,趁着韩阖他们暂时没跟人说话的功夫,插话道,“韩先生,地方已经到了,你的房间就在四楼,这是钥匙,我看你们并不急着回房间,可以多跟您的朋友交流交流,我那边还有工作,我就不打搅了。”

韩阖见状,顿时对对方一番抱歉,毕竟让人一路跟着等了好几回,然后又是一番感谢。

韩子智同样口舌伶俐,感谢对方。

那年轻人笑着交了钥匙,转身离去。

没了旁人在,韩阖父子更是自由,索性就在这一楼大厅转了转,与人打起招呼。

这一来,还真让他们父子见到了一些重量级人物。

先是两个身穿休闲装,头戴棒球帽,似乎从健身馆活动回来的中年男人,赫然是腾云集团的陆云,贾氏集团的贾成山,这俩人身后各跟着一个人,有说有笑进来的时候,还真是格外醒目。

韩阖都难免一愣。

早听说,这俩人是不和的,怎么还相伴去运动?

韩阖心中疑惑转瞬即逝,他并不关心外面的传闻,只信眼前的利益,当即面带笑容带着韩子智走过去。

韩子智一见那两位,更是两眼放光。

不管是陆云还是贾成山,都是商界里一方天地,一个领域,成就最高级的存在。

能与他们脑子里留下印象,那自己可真是发迹了。

“陆先生,贾先生,二位早到了啊。”韩阖笑呵呵上去打招呼。

陆云、贾成山也瞧见了韩阖,微微一怔,都笑道,“韩先生,你也到了。”

“什么时候到的?”

一阵招呼过后,三人便是寒暄。

韩阖不失时宜的把儿子介绍给俩位商界大佬,陆云、贾成山自然是对韩子智礼貌性称赞一番。

就这,足够韩子智心中激动,面色都显得有几分红润。

双方交谈了五分钟,陆云、贾成山就要回房间。

不过临走前,陆云笑着对韩阖说了一句,“听说,韩先生在西边新拓展的生意,搞得风生水起啊。”

“我也听说了,那弄得是相当的迅猛啊。”贾成山也笑吟吟道。

“俩位感兴趣吗,可以一起啊。”韩阖不失时机道。

这可不是客套话,要是能跟腾云集团、贾氏集团借此机会萌生深入的合作关系,那区区二十几家企业的盈利又算得了什么。

“算了,我们又没心向那边发展,自然是不会跟韩先生抢蛋糕。只是,韩先生啊,这做生意,还是大家发财的好,找合作伙伴是对的。”陆云笑呵呵道。

贾成山也笑着说,“关起门来吃独食,不是好习惯。”

韩阖听到俩人如此一说,还一怔,想问两句,那俩人却已经告辞离去,他也只能作罢。

韩子智也丈二和尚,搞不清楚俩位大人物多那么一句是什么意思。

这父子俩正要交流之际,却忽的又发现了新目标。

相港,林洪两家为首的一行人走了进来。

韩阖父子当即暂时搁置心中疑惑,笑着走过去。

一番交流之后,林氏家族的林天义、洪氏家族的洪成天,居然也关切了两句韩家新晋的生意,还对他们迅速抢占市场一番称道。

只不过,韩阖父子总觉得,对方的称赞之中,似乎还夹杂了些别的意味,总有种让他们说不出道不明的古怪感觉。

等这些人走过之后,韩子智还忍不住跟他父亲道,“怎么咱们家在西部那点事,华夏尽知啊?咱们最近这段宣传确实挺猛,可是都已经火爆到了相港吗。”

韩阖也眉头微皱,微微摇头。

这个场合真的不是交流这些的时候,因为说话间,他们又看到了新的目标。

一位楚楚动人的美女跟一个中年人一路交谈,一路走来。

赫然是北风控股的董天璐与子语集团的张青霖。

韩阖父子同时发现了这俩人,顿时又重整笑容,走了过去。

又是一阵寒暄后,父子俩人发现,董天璐、张青霖似乎不太高兴,也点了他们生意上的事。

韩阖想起来了,这俩人当初都给他打过电话,想从中斡旋他们跟白小升那边的冲突,被他给搪塞掉了。

想来,是觉得面子受损,有些芥蒂。

韩阖在这种场合也没法去谈那些,去冰释前嫌,只得记在心里,准备以后再想着弥补双方间的罅隙。

就这样,韩阖父子在一楼逗留了半个多小时,眼见接触了差不多的人,方才返回自己房间。

那是一套两室一厅的套间,陈设虽然不奢华,甚至有点显旧,但是很舒适。

这一路舟车劳顿,又在下边跟众商业人士交流,父子俩都累了。

韩子智倒还好些,毕竟还是壮年。

相对而言,韩阖就是真有几分吃不消,还要吃一点静气补益的药物。

“爸,来的时候,我怎么觉得你对那位侯允成局.长很是在意。”等没人的时候,韩子智终于向他父亲提及方才心中疑惑。

“自然因为那位侯局不简单!”韩阖道,“我专门了解过他,他的能力非常出众,在这么个特殊的部门升迁速度极快,据我推测,他未来会负责国内国际经济领域重要工作,这种人物会总和咱们打交道,跟他多接触多交流,甚至比跟那些商界人士打交道,还大有裨益。”

说到这儿,韩阖顿了顿,眉头微微皱起。

韩子智没有太留意到父亲神情变化,忍不住点头。

“子智。”韩阖忽然开口,脸上带着不确定之色。

“嗯?”韩子智不知道父亲要说什么,下意识看过去。

“就是,你觉不觉得,方才咱们在下面遇到的人,有点怪?”韩阖喃喃道。

韩子智顿时一愣,问道,“您说的是谁?”

韩阖略带迟疑,缓缓开口——

“所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