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九十四章 小鬼难缠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白一弦心中对此略有愧疚,因此明天贾守义被流放上路,他不能不去送一送。

一夜无话,第二天,白一弦先打探清楚,贾守义等人出发的时间,是在午时之前。

于是他便先帮苏止溪收拾好了东西,又点了一部分人,跟随和保护她。

正好杜云梦一大早从皇宫回来:慕容楚已经彻底没事儿了,她一大早起来,去给了慕容楚丹药之后,便离宫回来了。

听闻苏止溪要去江曜,又听闻之前江曜那边的人还糊弄过白一弦,于是她也要跟去,白一弦无奈,只好让她跟着了,只叮嘱她可千万要收敛了性子,别乱放毒。

最后白一弦又带着她们去找了苏奎,让苏奎陪着她们一起去江曜接收田产土地和户籍人员。

苏奎得知女婿如今是王爷了,女儿变成了王妃,他高兴的那圆滚滚的大肚子都一颤一颤的。

对于去江曜帮女婿接收赏赐的事儿,他是百分之百的积极,就算今天原本还有事要做,他也统统都推掉了。

依照他的话来说,那就是天大的事儿,都比不上女婿的事儿来的重要。

送走了苏止溪和苏奎等人,白一弦又命人准备了一些东西,然后便去了城外十里处等待,贾府的人被流放,是必须要出城的,这里乃是他们行走路线的必经之路。

这里有一个岔路口,等送完了贾守义,他便要赶回鞭炮坊那边去了。

刚刚午时初的时候,白一弦便远远的看到浩浩荡荡的来了一大批人。

粗略看去,怕不是得有几百人,贾府亲三族的人数,着实不少,不过这里面,还有许多下人也在其中。

每个人如今都是穿着囚犯服装,带着枷锁和脚镣,这是律法所定,是必须要如此的。

也是因为,囚犯比押送人员要多的多,一是怕他们跑了,二是怕他们暴动。

这枷锁和脚镣十分沉重,带上这个,跑也跑不掉,暴动也暴动不起来。

因为这里面不少人都是娇生惯养的,包括很多丫鬟,以前都是府里的大丫鬟,也是不做粗活重活的,所以带着这东西,路上根本走不快。

不但不快,根本就是慢,非常慢,带着这玩意儿才从城里的刑部大牢,走出城,到这里,是城外十里左右的地方,他们就已经走不动了。

速度非常的缓慢,这让一众押送的捕快和衙役们十分的恼火。

这要到什么时候才能走到地方?他们什么时候才能交差并返回京城见到家人?

虽然说押送犯人流放,没有规定明确的时间,但一般来说,也不能太过分,拖延的时间也不能太久咯。

流放三千里,正常来说,衙役们将人送到地方,再返回京城的时候便是轻装上阵,也就是说,正常情况下,用不了四个月,他们就能返回来了。

就路上有事儿耽搁了,或者是路况确实不好,或者山路比较多啊,自然不能以走平地的速度来算。

所以,加上这种种状况,最多也就四个多月,至多至多五个月的时间来回吧。你要半年才能回来,那就有点过分了。

但如今,就看这些人,一个个才走这么点儿路就已经走不动了,总不能一直在路上歇息吧?他们是去受罪的,再迁就,也不能这么惯着呀。

就这个速度,特喵的别说来回了,四个月能走到地方都够呛的。

“快点儿,快点儿,速度都给我快点儿,少给我磨磨唧唧的,真当自己还是大爷呢?都快点儿,不然我这鞭子可不长眼。”

一众衙役一边不耐烦的呵斥,那小鞭子还一边在地上打的啪啪作响,但好在,他们目前应该是还记得主官的吩咐,这些人是太子和王爷交代过要好好关照的,不能太过苛待。

所以那小缏子只是啪啪的抽在了地上,但并未抽在人的身上。

这就已经很不错了,要是换了以前的那些人犯,他们此刻早就一鞭子抽到人身上去了。

这些被流放的人犯,根本就没有什么人权。

贾存信说道:“各位,各位官爷,不如就歇歇吧,老母亲年纪大了,实在是走不动了啊。”

对一个衙役如此低声下气,他自出生就不曾有过,如今形式比人强,他也是没有办法。

那领头的捕快呵斥道:“歇息什么歇息?你们是要流放三千里外服苦役的,还以为是去享福的呢?

才走这么一点儿路就受不了,以后苦日子还长着呢,现在锻炼锻炼,将来才能吃得了苦,快走,再不走,抽你丫的。”

贾守义忍不住说道:“你说话客气点。”

“客气?你一个人犯,还要我们对你们客气?真是笑话。快走。”

贾守义怒道:“我大哥可是江曜王。”

一众衙役都笑了起来:“哈哈,笑死了,王爷能跟你是兄弟?你也不看看你是什么身份。

就算你们以前关系好,但你现在,你配吗?”

贾守义愤愤的说道:“我大哥说了,过几年就会把我们放回来了。再说,太子和王爷,不是都交代过你们,要好好对我们吗?

他若是不认我这个兄弟,怎么可能会这么交代你们?”

捕快嗤笑一声:“王爷八成是看在以前的情分上,才交代了我们一句。

不过,也得亏是王爷交代过,所以这鞭子如今才没抽到你身上。不然的话,咱们这鞭子,抽的可就不是土地了。”

“就是,过几年把你们放回去,哼,笑话,你们还是先看看,能不能活过这几年吧。真当那边的苦役是那么轻松的吗?”

“快走快走,甭跟他们废话,这种人我见的多了,当大爷当习惯了,一时之间,这身份还没转变过来呢。

等到了地方,吃足了苦头,便知道他们如今的性命,比我们这些人都要低贱了。”

“快走。”衙役们一边催促,那鞭子又是在地上抽的啪啪的响。

贾府众人心都是一沉,王爷是说过,坚持几年就把他们弄回来,可如今,他们也不得不承认这些捕快说得对,他们也要能坚持到那时候,回得来才行啊。

众人心情沉重的又走了一段路,贾守义眼尖,一下就看到了路边上站着一群人,为首的一人正是白一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