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九十九章 哭泣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这个坐姿,让白一弦不由好奇,难道断裂的骨头,接上了?

杜云梦淡淡的提醒道:“还是平躺下的好,虽然可以延长三天,但也不能多动。”

言风便走过去,帮助吴杨超平躺了下来,吴杨超说道:“我现在感觉,比刚才好多了,甚至,感觉不到疼痛了。”

吴杨超自己也感觉非常的神奇,因为他现在,身体什么感觉都没有。

疼痛、冷热等等感觉,都完全消失。

方才之所以虚弱的起不来,身体剧烈的疼痛也是一部分原因,可如今,即便骨头断裂,,内脏破裂,他都感觉不到疼痛。

没有了疼痛的感觉,想站,自然也是能够站起来的。甚至于想做动作杀人,也是能够办到的。

只是由于身体有伤,所以做不到平时那般利索罢了。

杜云梦的法子,刺激潜力,透支身体,当真十分神奇。

白一弦叹道:“还要让你,多熬几天。”

吴杨超说道:“没什么,我现在没有疼痛感,其实这样死去,没有任何痛苦,也挺好的。总好过,遭受痛苦折磨的死去。”

白一弦说道:“你好好休息,我去命人备饭,你吃些东西,养精蓄锐。我交代给你的话,一定要记住了。有什么不明白的,可以来问我。到时候,必然是当着文武百官的面来审你,一定不能说漏了馅。”

吴杨超点点头,说道:“放心,为了能救小姐,我必定全力而为。”

白一弦呼出一口气,刚准备离开,吴杨超突然说道:“我还能,再见小姐一面吗?”

白一弦说道:“怕是,见不到了。而且最好是不见,否则让她眼睁睁的看着你死去,怕是会伤心难过……”

吴杨超闻言有些落寞,苦笑了一下,说道:“说的也是,还是不要让小姐伤心了。不见的好。

只是,我以后,就不能跟在小姐身边保护她了。麻烦王爷帮我转告小姐,让她以后,照顾好自己……不,不必转告了。

王爷,小人有一事相求。”

白一弦似乎知道他要说什么淡淡的点了点头,说道:“你说吧。”

吴杨超说道:“小姐性子淡薄,平素也不会惹事,但奈何,有时候麻烦会自己找上她,就如这次一般。

以后我不能再保护小姐,希望如果有一天,小姐有麻烦的话,王爷能够相助一番。小人感激不尽……

小人也自知这个要求极为无理,也没什么能报答王爷的,小人只能给王爷磕头了……”

吴杨超说着就要爬起来给白一弦磕头,虽然这要求很不合理,但他也没有办法。

白一弦急忙制止了他,说道:“吴杨超,你情深义重,本王十分敬佩。

其实你不必担心了,你家小姐,不用我庇护,以后,会有人庇护她了。”

吴杨超不解,问道:“会有人庇护小姐?”

白一弦点点头,说道:“是宝庆王,你家小姐,数次相助宝庆王,王爷十分感恩,这一次,也是王爷拜托我救她的。

王爷说过,有他在,日后自会庇护林姑娘,所以,你放心吧。而且,林姑娘之前冒险救我,她以后出事,我也不会不管的。”

吴杨超一愣,点点头,说道:“那就好,那就好,小人多谢郡王和宝庆王爷。”

白一弦问道:“你有没有什么话,要带给你家小姐?”

吴杨超微微摇头,说道:“什么都不必说了,留什么话,都会让小姐伤心。只要小姐以后能好好的就行,我怎么样都可以。”

白一弦点点头:“那你好好歇息,我一会儿命人送饭过来。但你不要出房间,以免被人发现。”说完之后,他便带着言风和杜云梦离开了。

言风问道:“要不要派人守在这里?”

白一弦说道:“不必了。如梦说他能坚持三天,那么这三天,他就不会出事。你和流炢留意一下,不要让人闯进来就行。”

言风问道:“他会不会自己离开?”

白一弦说道:“不会,他那么想救林浅,如今只有我能救她,所以,他不会自己走的。”

言风点了点头,便没有再说什么。

第二天的时候,是慕容夏下葬的日子。这一次,并未再出什么幺蛾子,慕容夏顺利的以王爷的规格下葬。

当然,虽然规格提升了,但这次,皇帝是没有去的。

白一弦正‘病重’,自然也去不了。

他按照计划,在早上边庄岩离开之后,立即易容,又去了一趟天牢。

这一次,他是告诉林浅,计划改变的。

他告诉了林浅,吴杨超如今的状况,以及他甘心给认罪,以救林浅一事。

对于这样的事,白一弦并不想隐瞒。白一弦并不想做那种,我是为了你好,所以才瞒着你这样的蠢事。

吴杨超忠心护主,他为林浅做了这么多,付出这么多,没道理还要瞒着林浅不让她知道。

林浅自然有些接受不了,她跟吴杨超之间的感情,就跟白一弦跟言风差不多。

白一弦可能让言风为了自己而认罪吗?

不可能。

所以林浅,也接受不了吴杨超去为了自己而认罪。可是她也没有办法,吴杨超性命垂危,本活不过今晚。

正是为了想救她,才愿意被杜云梦施展手段,苟延残喘多活几日。

若她不同意,无疑便浪费了吴杨超的一番心血。

而且,就算她不同意,吴杨超显然还是会那么做的。

林浅自事发之后,一直都保持淡然,从未失态过。

但这次,她却失声痛哭了起来。

她心中,第一次感觉到了后悔。

重生后,她一直步步为营,同时也不想跟慕容夏再有任何牵扯,后来却仍是为了他的惨死,冲动的做了一些事,导致自己身陷囹圄。

但即便如此,她也并不后悔,做了就是做了,有什么好后悔的?不过就是一死,前世也是这般死的,重活一世,白活这么久,也够本了。

反正即便活着,她以后的人生,也是枯燥无味的。那么生与死,又有什么区别呢?

可现在,她后悔了,真的后悔了。

如果不是她冲动,吴杨超不会死。更不会为了救她,死了还要背负这样一个滔天的罪名。

可事情已经发生了,就算后悔也来不及了。无论用什么办法,吴杨超都活不了了。

她什么都改变不了了。

林浅哭的不能自已,只是拼命的摇头,想要拒绝用这样的办法换自己自由。

重生以来,她头一次感觉自己竟是这样的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