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零五章 父子夜话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杨东听完薛仲元的一番话,当即点头:“可以!只要你愿意放人,我这边随时接纳!”

“你误会了,我说让静波跟你去东北,但是可从来都没说,要把他交给你!这么多年,静波为我做了不少事,始终在出力,但是拿到的好处却少得可怜,说句实在话,他在我这你不放心,但是跟在你身边,我也不踏实啊!不管怎么说,他都是我外孙的父亲,我女儿的丈夫!更是我的半个儿子!”薛仲元笑呵呵的开口。

“薛叔,那你的意思是?”杨东听见这话,也笑了。

“最近这段时间,基金会这边已经让静波操持的差不多了,该打通的关系,也全都铺好了,基金会经理的位置,即便不让他继续坐下去,也不会掀起什么波澜!不管怎么说,他毕竟是我的女婿,所以始终让他顶在一线的话,难免会有人对他别有用心!而最近这一年的时间,赵福来也始终在布局东北,所以,我想在东北那边,也支起来一摊,让静波过去挂帅!也算是对他做出一种补偿!”薛仲元说出了自己的诉求。

杨东听完薛仲元的话,微微眯了眯眼睛,没吱声。

“你在东北那边的底细,我已经了解过了,你这么年轻,但是在沈Y的影响力,还有手里掌握的政治关系,确实让我很惊讶!所以,我才会找你来聊这件事情!”薛仲元没绕弯子,简单明了的说出了自己的意图。

“你需要我做些什么?”杨东沉吟片刻,开口问道。

“长天集团的财力,我想你也有一些了解,我们手里不缺钱,只是缺少当地的关系,我需要你帮我把当地的政治关系打通,只要长天集团能够进驻沈Y,我可以让静波去挂帅!这样的话,你可以照顾他,而我也能够通过他作为媒介,选择相信你,你觉得我这个提议怎么样?”薛仲元笑着问道。

“薛叔,你准备投资什么行业?”杨东再问一句。

“长天集团,主要做的是集成电路和节能环保两大类,跟大福集团的竞争点也在这上面!”薛仲元如实回答。

杨东听见这话,眼中也是一亮,因为长天集团的主营项目,都是一些高精尖产业,而杨东最近跟周航合作的十里河项目,也将被改造成一个高科技产业园,如果杨东愿意牵桥搭线的话,那么长天集团跟产业园的结合,绝对是水到渠成的双赢项目。

“一旦长天集团在东北的投资落地,我准备让静波做该地区的负责人,这样的话,也能把他慢慢的从现在的环境当中淡化出去。”薛仲元说完自己的想法,笑呵呵的补充道。

“这件事,我可以帮忙,但结果不能保证!”杨东思忖片刻,最终把事情答应了下来。

“你放心,我不会平白动用你的人脉,在这次的合作上,我不会让你吃亏!”薛仲元莞尔一笑。

“薛叔客气了,我也是为了小波!”杨东听见这话,也露出了一个笑容,他心里很清楚,薛仲元提出让李静波去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支起一摊,确实算是做出了一种补偿,而这种补偿,首先要基于杨东有实力的情况之下。

在杨东没有见到薛仲元之前,李静波也曾替薛家处理过无数刀口舔血事,但始终都没翻起什么浪花,直到杨东有了能力之后,才能作为李静波的家里人,面对薛仲元为他讨一个说法。

而这个机会,究竟是因为薛仲元看中了杨东在沈Y的实力,想要把李静波当成双方接触的媒介,还是真的因为看见李静波挨了一枪而感到了心疼,没人清楚,也没人去深究。

……

大约半个小时后,杨东结束了跟薛仲元的交谈,等众人分别后,薛猛上楼去了薛仲元的卧室:“爸,你找我?”

“嗯,坐下聊!”换了一套睡衣的薛仲元点点头,放下了手中的茶杯。

“都这么晚了,还聊啥啊!你明天不是还要赶飞机吗?没事早点休息吧,我外面还有个酒局等着呢!”薛猛掐着车钥匙,不耐烦的开口。

“我找你过来,是有件事要问你!”薛仲元面容严肃的看着薛猛:“今天静波出事,究竟是什么原因啊?”

“我不是都跟你说了吗,这事是大福集团那边搞的鬼!我都处理好了!”薛猛皱眉回应道。

“大福集团?”薛仲元嗤笑一声,眯眼看着薛猛:“你这套说辞,可以糊弄对这边局势一无所知的杨东,但是能瞒过我吗?”

“爸,你这话什么意思啊?”薛猛眯着眼睛开口。

“自从静波担任这个基金会经理的位置以后,你心里的不满始终都挂在脸上!而大福集团那边,即便对于长天基金会再不满,他们敢对我薛仲元的女婿动枪吗?!”薛仲元看着薛猛,脸色阴沉的喝问道。

“爸!你在这说什么呢?合着你是感觉,今天是我要弄死李静波!对吗?!”薛猛听明白薛仲元的话,挑起了眉头。

“这种想法在你心里,已经埋了不止一天了,不是吗?”薛仲元面对薛猛的情绪,脸色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波动:“我知道你脾气不好,杀心重!但你得知道,李静波既然娶了薛茜,那他就是你的妹妹,你外甥的亲爹!他们的孩子,是要管你叫舅舅的!”

“爸!你够了啊!你说什么呢!”薛猛听见这话,情绪顿时失控,怒气冲冲的驳斥道:“我的确看不上李静波!但是我在你眼里,不至于这么龌龊吧?今天把李静波车上那几把枪掉包的人,现在还在我手里,你如果不信,我马上把他拉过来跟你对质!”

薛仲元盯着薛猛看了许久,微微摆手:“算了!”

“呼呼!”

此刻薛猛也是情绪激动,站在原地大口喘着粗气。

“小猛,有件事你要记住,长天集团是一个商业帝国,只要它能够安安稳稳的经营下去,那么创造的利益,我们薛家子孙三代都吃不完!而你是我的亲儿子,将来总有一天,你和你大哥,都是要接手集团的!想要把生意做大,首先得学会有容人之量!”薛仲元看着薛猛,语重心长的开口。

“我看透了,今天不管我怎么解释,你都认为想杀李静波的人是我,对吗?”薛猛强忍着怒气问道。

“我并没有怀疑你,我只是想告诉你家人的重要性!我知道,你始终看不起李静波,但是这么多年以来,静波对于家里的贡献比你大!而且他还救过我的命,所以一家人和和睦睦……”薛仲元语气平缓,准备跟薛猛聊聊家常。

“你别跟我说这些!在你眼里,这个外人就是比我强!我知道!”薛猛懒得听薛仲元说教,混不吝般的犟了一句:“你现在就告诉我,我要怎么做,你才能相信我?”

“呼!”

薛仲元似乎也察觉到自己没办法跟薛猛平心静气的交流,叹着气开口道:“杨东那边的情况,你大哥已经调查清楚了,他在沈Y还是有一些影响力的,这次双方既然因为小波的事情接触上了,索性就通过他打开东北市场吧!我已经想过了,如果杨东那边可以把事情促成,让静波挂帅,你去给他当副手!”

“你说什么?!”薛猛听见这话,嗷的就是一嗓子,随后眼睛瞪得跟铜铃似的:“他李静波算是个什么东西啊!我凭什么给他跑腿打杂呢?”

“你既然说静波的事跟你没关系,为什么对他这么抵触啊?”薛仲元抬头问道。

“你这话说的,我什么时候对他不抵触了?!”薛猛摆了摆手,一屁股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你让我跟李静波在一起,我肯定跟他尿不到一个壶里!”

“东北,你必须去,这事没得商量。”薛仲元慢条斯理,但是却不容拒绝的开口。

“凭什么?”薛猛磨着牙问道。

“就凭现在静波出事了!虽然杨东不会怀疑你,但静波是个心里有数的孩子!现在他刚刚出事,你大哥又始终跟在我身边,如果我让你留下接手基金会,他心里是一定会有想法的!”薛仲元顿了一下:“我这么做,是在保护你!也是为了让你们互相磨合,互相接受!这事你可以拒绝,但即便不去东北,基金会这一摊,你也碰不到!”

“我……!”

薛猛听见这话,使劲握了握拳头,呼吸声愈发粗重。

“做生意,不比闯江湖简单,你的性格,确实欠磨炼!去了东北之后,李静波那边有杨东照应着!而杨东看在双方关系上,也不会为难你,对于静波和你来说,这次合作,都是一个可以让你们互相接触的契机!”薛仲元语罢,对薛猛挥了挥手:“你走吧,这事定下了!”

“爸!东北我可以去!但是我有句话必须讲清楚!我脾气不好,但绝对不傻!我既然说了李静波的事跟我没关系!那肯定就是没有!我不管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够分清,我和李静波,究竟谁才是你儿子!”薛猛扔下一句话,随后头也不回的摔门离开。

“唉……”

薛仲元等薛猛离去之后,微微一声喟叹,随后端起了尚有余温的水杯:“如果能够选择,我还真希望,李静波才是我的亲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