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54.第两千六百五十章 团灭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有了澹家豪以及澹家其他人招供的事,清舒直接派兵将夏家、丁家以及孙家都给围了。

整个菏泽除了两户真正的积善之家外,其他都被牵扯其中。拔萝卜带框,被抓的人招供出其他人,所以菏泽城内到处都在抓人。抓的人太多了,监牢之中都已经放不下只能将他们空置到空的宅子或者废弃的寺庙之中。

这么一番动作下来,老百姓都被吓得不敢出门,街市上一时之间也是空荡荡的。

谭经业都被清舒的大手笔也吓住了,不过这事也不是他能置啄的,他能做的就是将手头的事处理好。

这日下午刘氏派人请他过去,说有事商议。

谭经业对他还是挺尊重的,傍晚的时候过去了:“大嫂,不知道你找我有何要事?”

刘氏这次找他,确实是有很要紧的事:“经业,我就想问问官府查抄的产业事私下处理,还是会进行拍卖?”

一般官府查抄的产业,不拍卖的话就由官府处理的。

谭经魁在帮着核实田产数目,已经连续五日没回家了家。当然,对于这事丈夫刘氏是很高兴的,这次立了功等除孝后肯定能寻到一份好差事。只是他不在城内,这些事她一个妇道人家又没办法去办。

谭经业一下就明白了,说道:“大嫂是想购置一些产业?”

刘氏点头道:“我这手里还有一些积蓄,想买上一些田产跟铺子。多一些进项,我以后压力也不会那么大。”

一般发卖查抄的产业都会比市价低上一两成,若是有熟人的话价格就更实惠了。而这也是刘氏找谭经业的原因,毕竟钦差可是他大姨姐,谁还不给他三分薄面。

这个忙谭经业也愿意帮的,他说道:“大嫂若是已经有相中的铺子跟田产告诉我,我到时候跟相关的人打个招呼让他们给我留着。”

像苏杭那样经济繁华之地才会进行拍卖,像菏泽这种小地方想拍卖外地人也不会来买的。

刘氏听了大喜,满脸笑容地说道:“经业啊,大嫂谢谢你。”

家里虽有些薄产但三个孩子要读书以后还要娶妻,这些都要钱的。特别是老二还说想去京城念书,因为没钱埋怨他们偏心这更让刘氏有了压力。

心情一好话也就多了,刘氏说道:“经业,要不你也在这儿置办一些产业,也算是祖产了。”

还有的话没说。当官也是一项很危险的事,很多官员犯事后就会查抄家,但只要不是大罪祖产是不会充公的。谭经业与青鸾有靠山是不怕,但后辈子孙却不一定了。在老家购置一些产业,也是给儿孙留下一条退路。

谭经业点点头说道:“多谢大嫂,这事我会考虑的。”

若是有买好地段的铺子或者田产购置一些也无妨,若没有也不浪费这个钱了。毕竟这儿有了产业就得派人打理,成本太高。

谈完了置产的事,刘氏又问道:“经业,我瞧着你们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回京吧?”

谭经业摇头说道:“至少还得要一个月才能将事情处理好。大嫂,你让人先送了荣哥儿去京城吧!”

刘氏犹豫了下还是摇头:“算了,就多等一个月吧!”

反正又不是今年要下场,晚一两个月回学堂也不碍什么事。

谭经业说道:“大嫂,静姐儿今年也七岁了,该送她去念书了。咱家的姑娘,总不能做睁眼瞎吧!”

刘氏忙点头道:“我正准备过两月送她去私塾呢!”

至于是否让孩子去考女学,这个还得斟酌一二。

清舒这些天事忙得恨不能有三头六臂,晚上得红姑跟阿千等人催促才会去睡觉。

这日下午,阿秀过来与她说道:“夫人,你吩咐的事已经都办好了,你看什么时候见那些女子?”

清舒沉默了下说道:“就明日吧!”

第二日,清舒终于见到传闻已经的孙曼了。这个孙曼长相中等,但她看起来很柔弱,而且身上还有一股书卷气。哪怕现在处境不好,但身上这股柔弱的气质却没消散。

孙曼进屋后就跪在地上:“民妇拜见钦差大人。”

说话声音很好听,轻声细语的让人觉得特备的温柔。

清舒没让她起身,而是问道:“知道本官为何召见你吗?”

孙曼垂着头说道:“臣妇不知。”

清舒嗤笑一声说道:“不是不知道,是不敢承认吧!”

“我实话与你说,我来菏泽并不是为了查处澹家,而是听闻女学教导学生们三从四德。只是还没等我找你就有人上门喊冤了,谁想这一查竟牵扯出这么大的事。”

孙曼没有争辩,说话的语气仍是那么的温柔:“大人要如何处置民妇,民妇没有二话。只求大人能饶过我的孩子,她还小什么都不知道。”

之所以说这话是她大女儿因为恶作剧害死了一个同窗,虽然不是故意的但一条命也因她而没了。当时孙曼上下打点将这事揭过去,可现在清舒却将人抓了起来。

当然,清舒也不是针对孙曼跟她女儿,而是将所有直接或者间接害死过人的老师跟学生都被关了起来。

清舒看着她,面露讥诮地说道:“现在来求我饶过你女儿呢?当初余姑娘娘被你女儿害死你是怎么做的?你不仅没有带你女儿一起去余家忏悔道歉,还逼迫余姑娘的父母不许追究此事。”

“你一边与学生讲女子要遵三从四德,一边与人通/奸。就你这样的人,怎么还有脸活在这世上呢?”

孙曼仰着头看向清舒,面露惊惧之色。传闻林清舒是个极善良的人,她还想着求求情能让其饶过孩子。至于她自己,她知道自己难逃罪责。

清舒面露不屑,说道:“惊讶什么?惊讶我会让你去死。像你这种人,死千八百回都不够偿还你造下的孽。”

孙曼听到这话,泪如雨下:“我不想这么做,我也是被逼的。”

清舒鄙视道:“你这套对男人有用,对我却没用。孙曼,你开始或许是被逼的,但后来却是心甘情愿的。孙曼,你骨子里就是个不知廉耻贪生怕死的东西。”

这一句一句,让孙曼觉得呼吸都变得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