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一十三章 与苏筝筝结拜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听到容祁唤声,凤天歌瞬即震动斩天,空气中骤然响起阵阵剑鸣。

数息间,一袭白衣的容祁狂奔而至,飞身落到凤天歌身侧时眉目凛寒,“歌儿!”

“澹台烨。”凤天歌冷目看向正前方,低声开口。

容祁猛然抬头,视线在苏筝筝身上停留片刻,落向对面黑衣男子。

是敌是友,单凭内力涌动的方向便能判断。

“容祁?”

澹台烨神色平静,眼角微弯,“四海商盟盟主,大楚凉王……久仰大名。”

“既然在这里遇到,事情就在这里办了!”容祁紧握碧渊,正要上前却被凤天歌拉回来。

某世子诧异回头时凤天歌十分无奈做了个摇头的动作。

打不过。

澹台烨冷笑,“恕朕直言,你们在场所有人一起上也未必是朕的对手,不过朕仁慈,许你们临死之前得偿所愿。”

“澹台烨,你这风大也不怕闪了舌头,你知我等有何愿,就敢说许我们得偿所愿!”苏筝筝不怕澹台烨,严格说他都不怕死。

拼命这种事儿他不是没干过!

澹台烨视线掠过苏筝筝,落在凤天歌身上,一字一句,“楚玥郡主就在扶桑皇城,孟臻亦在,你想见他们,便来皇城找我!”

音落一刻,澹台烨倏然纵身,朝正北方向消失在夜幕。

有风起,林间树叶沙沙作响。

苏筝筝转身走向凤天歌,容祁当即挡在凤天歌身前警告,“别再往前走了。”

面对容祁如此护妻,苏筝筝向左歪歪脑袋。

也不是个头儿不够,容祁做出同样动作,挡住苏筝筝。

苏筝筝往右歪亦是如此。

凤天歌瞧向媚娘,“这位是?”

“圣域圣主,苏狐的父亲。”媚娘恭敬道。

一语闭,容祁震住。

凤天歌也很意外,“苏狐从未与我们提起他有父亲……”

确切说,凤天歌只问过一次,苏狐说死了。

“可这并不妨碍我是苏狐父亲的事实。”苏筝筝在媚娘那里知道凤天歌是苏狐的朋友,是以他刚刚没有说谎,倘若澹台烨敢再动凤天歌,他会拼命。

四人并没有在密林里久留,双双回到客栈。

屈平不见了,容祁也没寻思去找。

房间里,苏筝筝直接自怀里取出罗生盘,正是当日凤天歌交给媚娘的两个半块。

此时此刻,罗生盘仍在运转。

巴掌大的圆盘黑如曜石,表面雕有天干地支五行对照表。

“天干位屠维,地支位己土,五行正北,罗生盘所指示的方位……”苏筝筝抬头看向坐在正对面的凤天歌,意味深长,“正是凤侯所在的方位。”

“为什么一定是歌儿,我们在一起。”容祁不以为然。

容祁冷声质疑时,苏筝筝指了指罗生盘上的指针。

四人所见,那三枚银色短针皆对准凤天歌。

“不可能。”容祁皱眉,拿起罗生盘将指针对向自己,然在松手一刻,指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指回凤天歌,且罗生盘不时发出咔嚓声。

苏筝筝看向凤天歌,“这是什么意思?”

“歌儿怎么知道!”容祁冷声开口,随即起身想要拉起凤天歌。

自密林里看到澹台烨那一刻,还有澹台烨说的那些话,容祁便觉不安,此刻看到罗生盘上的指针,那种不安的情绪越来越浓烈。

凤天歌终是拉回容祁,抬头看向苏筝筝,“子柔与圣主是何关系?”

一语闭,房间里空气骤然降至冰点。

媚娘震惊看向凤天歌,“凤侯如何知道这个名字?”

有些事,既然知道就该面对,绝无后退可言。

凤天歌将澹台烨与她说的那些天马行空的话,如实重复一遍。

依着澹台烨的意思,幽冥地城四樽棺柩里,分别装着楚玥郡主,圣域子柔,巫族云梦、还有扶桑永宁殿的紫月城。

“他来找我,因为我是人祭最后的祭品。”凤天歌没有具体指出人祭最后的祭品是她的女儿。

在她看来,这一样。

谁若敢动她的女儿,总要先过她这一关。

苏筝筝听罢之后猛然起身,朝着窗户大步走过去,脚下石板片片碎裂。

媚娘倏然闪身挡在窗前,“圣主万不能轻举妄动!澹台烨敢在人前露面,敢把这一切说出来必是做好万全准备……”

“滚开!”低戈的声音透着绝顶悲愤,苏筝筝寒目冷射,额头青筋迸起,拳头被他攥的咯咯响。

媚娘死死守在窗前,面对苏筝筝突如其来的冷斥纵然心酸委屈,却毫不退让,“圣主想去找澹台烨,那就先从我尸体上踏过去。”

凤天歌能感受到苏筝筝身体里散出的磅礴怒意,“圣主少安毋躁,没有天歌,澹台烨不会见任何人,他等的人是我。”

苏筝筝噎喉,缓慢转身,目光中透着让人寒栗威压,“你会去扶桑?”

桌边,自凤天歌开口便一直没有说话的容祁也在这个时候抬起头,他亦在等这个答案。

“会。”

凤天歌无畏无惧,“天歌此行为寻母,既然知道母亲就在扶桑幽冥地城,我自一往无前。”

苏筝筝在这一刻才真正感觉到自己儿子交的这位朋友,不错!

“圣主若不弃,便与我等一起入扶桑,各有所为,生死同行。”凤天歌目光坚定,眼中没有半分迷茫。

她身怀六甲,可银面又是谁的女儿!

哪怕有一线生机能救楚玥郡主,她决不回头。

“凤的极是,圣主现在过去只会打草惊蛇,不如我们一起出发,胜算更大。”媚娘急声附和,心切开口。

苏筝筝终是没了即刻去找澹台烨的冲动。

他转身,走向凤天歌时单膝重重跪在地上!

“圣主!”

媚娘惊讶开口,却见苏筝筝摆手,“我苏筝筝这辈子没求过人,今日我在这里给凤侯跪下,谢凤侯能同我一起入扶桑幽冥地城,若有幸能救子柔,我便与你结拜异性兄妹,今后岁月,但凡你开口,哪怕赔上整个圣域苏筝筝在所不惜!”

太过沉重的承诺,凤天歌哪怕第一次见苏筝筝,却也相信这话里的每一个字,皆真心。

虎父无犬子,她了解苏狐……

待苏筝筝起身,凤天歌拱手,“天歌虽不是男子,却也从未失信于人,明日卯时,一同上路。”

苏筝筝重重颌首,这方随媚娘离开房间。

直到屋子里剩下两个人的时候,容祁开口了。

“我不想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