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小小影楼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罂粟沙华跺跺脚,委屈越来越浓了。看着别人家都是男的喂女的,好不甜蜜。这家伙倒好,连要吃都是自己先提出来的,真真是木头疙瘩一点不解风情。

见罂粟沙华不吃惊云果然把糖葫芦放在嘴里咬,还一脸享受。罂粟沙华终于难过得,泪珠子吧唧吧唧往地上掉。

惊云看得,心中一疼,把糖葫芦递到罂粟沙华嘴边,用连他自己都惊讶的温柔声音道:“傻瓜!吃吧,你不愿意动手,我来喂你。”

也不知怎的,罂粟沙华本是伤心难受的心,听见惊云说的“我来喂你”,居然一瞬间又涌起巨大的幸福感,心情更是过山车一样连罂粟沙华心中都骂自己没出息透了。但看见惊云温柔的眼睛,脸上一红,乖乖的张嘴,在惊云咬过的糖葫芦上,再咬一口。

这世间能让罂粟沙华的心情这样时而高兴时而难受的,怕也只有惊云了。

糖葫芦外面的糖很甜,但里面的果子却是酸酸涩涩的,罂粟沙华仍是吃得极有味道,只觉这是天底下第一等美味。惊云喂她,她很快吃完了。然后与惊云宝宝在人流中穿梭,领略bj老城市的繁华。

虽说帝伊的财政收入中极大一部分有旅游收入,但却没有bj这种气势恢宏的景点。罂粟沙华来到这里,体会老bj的古韵,体会新型国际大都市的繁华,一路留下她的欢声笑语……

突然,一家装修古典奢华的场所吸引了罂粟沙华的注意,并让罂粟沙华再也挪不开脚步。

这是一座婚纱摄影楼,里面是一抹的共和国红,奢华典雅。婚纱楼的外面摆放了许多古色古香的八仙桌,桌子上有许多年轻的男男女女正坐在那里咨询,桌子上,则摆满了大幅靓丽的照片,那是新人拍摄的婚纱照。不过,这些婚纱照并不是白裙礼服,而是共和国传统的新婚服饰,一抹代表共和国的红色穿插其中,让照片中的男女充满幸福。

看见这种幸福,罂粟沙华的眼睛都挪不开了,一动不动呆呆的看着。

惊云发现罂粟沙华的异样,看了看婚纱摄影楼,问:“怎么啦?”

罂粟沙华恋恋不舍的转过头来,明知故问:“这里……是干什么的啊?”

“婚纱摄影啊!”惊云解答,有些奇怪罂粟沙华怎么突然问起这个,而且好像里面有什么宝贝一样。不就是拍几张照片吗?

“哦!”罂粟沙华底底的回应一声,脚步不动。这个婚纱摄影楼还真是……漂亮呢!不过她发现惊云并没有进去的意思,便嫣然一笑,突然道:“要不,我们进去看看吧?我对共和国的文化很有兴趣,这种婚纱礼服我还没怎么见过呢!”

惊云正想说这里有什么好逛的?时间不多我们还是加紧逛逛别的地方的时候,但不远处在招揽生意的影楼工作人员,早已经注意到惊云与罂粟沙华了。见罂粟沙华的动作,工作人员已了然于胸。于是工作人员迅速跑过去,极其热情的招待:“来来来!先生美女,你们可以进去看看,我们现在这里拍摄婚纱照,还有全家福等都是五折优惠!五折大优惠啊!快点进来看看,快点进来看看。”

生怕罂粟沙华跑掉,赶紧去拉惊云的手,却拉不动,又赶紧拉罂粟沙华的手,事实上不用拉,罂粟沙华自己就跟着进去了。而且还信誓旦旦的对惊云说:“我只是去研究一下,好不好?”

不管好不好,人都进去了,惊云还能反驳吗?惊云无奈的耸耸肩膀,然后驾着宝宝往里面走去。

走进里面,工作人员滔滔不绝的给罂粟沙华讲解全家福的优惠活动,但罂粟沙华对他所谓的优惠活动没半点兴趣。罂粟沙华来到一套极其高档看起来很美好很有感觉的新婚礼服前,迟迟不肯挪动脚步,眼睛里透着一种淡淡的渴望。

并仔细抚摸婚纱,就像抚摸一件极神圣的事物。

惊云根本不明白罂粟沙华的心思,也没去注意她,惊云正坐在椅子上逗着宝宝玩。

罂粟沙华觉得自己该给惊云点暗示,于是把一个凤冠戴在自己头上,然后来到惊云面前问:“好不好看?”

惊云转过头,看见戴凤冠的罂粟沙华呆了一下,道:“好看。”

此刻的罂粟沙华确实好看,端庄妩媚,光彩照人。

罂粟沙华脸蛋儿一红,扭捏的说:“那……我……试试一套好不好?”

惊云点点头,罂粟沙华去把一套婚纱服穿在身上,喜庆妩媚,动人至极。惊云看了怦然心动,旁边的工作人员见惊云还不懂罂粟沙华的意思,都替他着急:“先生,你看你的妻子穿上衣服这么好看,难道你就没什么想法吗?”

“想法?”

惊云呆呆的回答,被罂粟沙华的美丽所吸引,完全没理会工作人员的意思。

“你是不是也该穿一套,然后与你老婆拍摄一套婚纱照?!我们现在可是打五折,而且还有,你看你老婆这么殷勤的拍婚纱照,你却不积极,这不是伤你老婆的心吗?”

罂粟沙华也用炯炯的目光看着惊云,她并没有反驳工作人员的话,听工作人员说完,绯红的脸蛋也变得越来越羞涩。很明显,罂粟沙华也是这么个意思。不过被服务人员这么直白说出来,有些不好意思。

惊云结结巴巴的问:“可是……你不是说……只是研究……研究一下吗?”

罂粟沙华不好意思把自己的小心思说出来,小手玩弄着已经穿上去的衣服,却是不肯走。那意思,连傻子都看得清清楚楚。连宝宝都看出了罂粟沙华的意思,摇晃着惊云的身子,道:“爸爸……妈妈想穿婚纱照。”

惊云点点头,道:“那你拍几张照片吧!”

却完全没有自己穿上礼服的意思。

暴君向来霸道且女人众多,但对儿女情长这样的事情并不十分在行,更不懂得女人穿婚纱意味着什么。就连工作人员也被暴君无动于衷的态度着急了,但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干着急。

罂粟沙华的脸蛋儿也红了红,眼里闪过一道幽怨。大略,也没想到惊云木头疙瘩到这种程度。终于,罂粟沙华鼓起勇气柔声道:“你……也试试怎么样?”

“我?”惊云一愣,看看罂粟沙华欲语还休的样子,终于反应过来,罂粟沙华这是要着急穿上然后与自己合拍婚纱照吗?惊云点点头:“可以。”

一瞬,罂粟沙华脸上冒出妩媚的笑容,用力的点点头。罂粟沙华没有告诉惊云,她有多羡慕别的女孩穿着婚纱与自己的丈夫走进婚姻殿堂的。

虽说,世界人民都认为她与付惊云已事实上成为夫妻,甚至共同孕育的小天使都已经有两三岁了。但谁能知道,她直到现在也没和付惊云举行过正式婚礼。而且,在帝伊的官方称呼中,暴君是皇帝陛下,而罂粟沙华一直都是女皇陛下,从未有过改变。

但是,如果真正二人进入婚姻殿堂,罂粟沙华的称呼应该改成“皇后”才对。可惜,这个称呼对罂粟沙华而言,可能是个奢望。

她了解惊云,惊云肯定是不会想到结婚的,而且有一件事情即使罂粟沙华不愿意承认甚至极力否认,但罂粟沙华确信她在惊云的心中肯定不是第一位的女生,至于第几位罂粟沙华不得而知。或许,暴君将来会想到举办一个婚礼。但婚礼的主角是谁?罂粟沙华不知道,更回避这个问题。

不过罂粟沙华对称呼名分没有要求,她唯一的希望,就是想与惊云一同穿婚纱礼服,然后走进婚姻殿堂。哪怕……哪怕……这一切只是假的。

是假的,罂粟沙华也宁愿假一次。

当惊云穿着新郎装走出来的时候,与罂粟沙华站在一起当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连影楼的工作人员都呆了一下。罂粟沙华更是满脸笑容的牵着惊云的手,柔眸中洋溢着幸福与甜蜜的笑容。二人拍了许多照片,罂粟沙华意犹未尽,甚至叫工作人员帮自己布置一个像真正婚姻殿堂的地方,让她与惊云拜天拜地,至于价格倒是无所谓。

惊云开始还在奇怪罂粟沙华不是只看看吗为什么却要搞得这么隆重?但见罂粟沙华乐在其中甚至沉醉,惊云也就没泼冷水,最后渐渐融入到这个角色中去,并最终不能自拔……

似乎,二人真的在举行婚礼。

等到拍完整套婚礼照片的时候,已经是华灯初上时分。临走时,罂粟沙华千叮嘱万嘱咐,说一定要他们把拍摄好的婚纱照弄好,然后再邮寄给她。

工作人员点点头应允。

但到要交费的时候,却让惊云傻眼了。因为全套照片下来打个五折也要几大千,惊云身上根本没那么多现钱,毕竟,见过哪个领导人出门带钱的?甚至暴君几乎遗忘钱的概念。他身上倒是有卡,却不是共和国的卡,而是帝伊的。

“啥?没钱?!”

工作人员脸色也变得有些难看,但惊云与罂粟沙华消费这么多,也绝不会翻脸,脸色就没之前那么殷勤了。罂粟沙华眼睛眨一眨,突然笑起来:“要不这样吧?到时候照片弄好了,你帮我寄到指定地点,然后我们付费,好吗?”

工作人员看罂粟沙华和惊云不像赖账的人,虽是狐疑,还是点点头:“寄哪里?”

这又犯难了。罂粟沙华是帝伊人,在这里都是短暂逗留,根本不知道寄到哪去。想了半天,支支吾吾问惊云:“要不……寄到中海去吧?你不是与翁老很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