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5章 指证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其实刚刚检查出面前这个最可疑的人是个男人的时候,桑竺心里也是拔凉拔凉的,觉得好不容易看见一个可疑的人,结果却依旧不是那个人贩子。同时她脑子里又想着,刚刚浪费了这么多时间在这个人的身上,会不会真正的人贩子已经趁着她不注意的时候,随着人群已经混出了火车站。

想到这里,桑竺不禁就有些心如死灰了,就在她考虑自己是不是真的搞错了对象,准备放弃的时候,突然发现趴在地上的男人身边还有一个特别的大的蛇皮袋。

那个蛇皮袋看起来破破烂烂的,所以一开始桑竺并没有注意到那上面,但是刚刚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一眼瞄到那上面,瞬间桑竺脑子里就闪过一丝灵光,似乎连老天都在提醒她那个袋子有问题一样。

于是就在大家都十分疑惑的看着桑竺的时候,桑竺自己倒是没有任何的尴尬,反而就在大家那么疑惑的眼神当中,再一次走向了被制服趴在地上的男人。

而且桑竺愣是围着人家愣是转了好几圈,而且那眼睛微微眯起,眼神里面流转的光就好像那种X光,能够把人给照射透彻一样。

不管怎么看,桑竺始终都还是觉得眼前这个人就是刚刚抱走自己女儿的人,看着桑竺那么认真的样子,周围的人也忍不住皱起了眉头,有担心,也有好奇,毕竟都知道桑竺现在到底是在干什么。

最后只看见列车员伸出一只手擦了一下额头的汗,这个小小的举动也没有逃过桑竺的眼睛,这才意识到被她这么一耽误列车员已经维持着那个制服男人的动作好长时间了,现在估计是累了。

桑竺还挺不好意思的,立即上去,想着要换把手,结果列车员却坚持说不用,但是列车员看了看桑竺,倒是有些不好意思的说着,“虽然我还能坚持,但是桑竺小姐到底能不能确定眼前这个人是不是人贩子?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你说是吧?”说着列车员估计是怕桑竺不明白,所以一边说,还一边看了一眼被自己用膝盖压制住的男人。

这下桑竺也有些为难,不过还是那句话:宁可错认一千,可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疑的,所以桑竺向列车员点了点头,“我基本可以确定眼前这人就是那个要拐卖我女儿的,但是刚刚他也的确是个女人身,所以我怀疑他是故意乔装打扮的,所以麻烦列车员检查一下他身边的那个蛇皮袋,我怀疑里面肯定就有他乔装的东西。”

本来列车员还有些怀疑桑竺说的话,但是男人身边的那个比较大的蛇皮袋也的确让人觉得很可疑……因为一开始大家的注意力都在男人本身上面,忽略了他身边的破袋子,但是现在仔细看你就会发现,其实男人还是挺在乎身边那个袋子的,不管怎么样,从事情发展到现在,男人似乎一直都紧紧抓着那个袋子,似乎里面有很重要的东西。

由于这个列车员还需要压制住男人,所以只好桑竺亲自上去打开了男人的蛇皮袋,打开的那一瞬间很清楚就看见桑竺扬起了一抹愉快的弧度,然后就看见她从袋子里面拿出一团厚重的毛发之类的东西,还有就是一条女性的粉红色长裙就一件白色外套,“大家看看,这是假发,还有女人穿的衣服,刚刚抱走我女儿的女人就是穿着这样的衣服,所以我怀疑这男人就是男扮女装,为的就是想更简单的抱走孩子。”

看着大家一个个大眼瞪小眼,觉得困惑的样子,桑竺也是可以理解,不过现在事情已经确定了,这让她的心情非常的好,所以桑竺再次微笑了下,“大家听我说,我知道这个事情听起来的确是让人觉得匪夷所思,但是这就是事实,我相信刚刚说看到我孩子被抱走的人,也应该对这件衣服有印象,而且大家看这男人的身材,是不是跟刚刚的女人很像?所以我可以确定这个男人就是想要拐卖儿童的人贩子。”

桑竺这一番话,顿时引起了在场这些人激烈的讨论,最后大家也都觉得桑竺有道理,而且在他们的记忆力那女人的确就是穿着那条裙子,因为是特别难以驾驭的粉红色,所以大家印象也算是比较深刻。

谁知道趴在地上的男人却不干了,使劲儿的开始挣扎起来,“你们凭什么污蔑我?你们口口声声说抱走孩子的是个女人,我分明就是个男的,凭什么说是我,你们这样是犯法的!”

哪知道桑竺却笑起来了,对方这样的人贩子完全不需要任何的同情,因为这些人没有一点点良心跟人性,居然将魔爪伸向幼小的孩子,这是不可能原谅的。

所以面对男人此刻的狡辩,只听见桑竺立即严厉的呵斥了一声,“你说你不是,那你倒是告诉我们,你抓着不放的袋子里为什么要装着一件女人的衣服,还有假的长头发?可别说你是捡的,因为你这样就属于变态了,还是要送去警察局的。”

“你这臭婆娘,小心我撕烂你的嘴,简直就是胡说八道……”男人虽然是趴在地上,但是声音特别大,可惜啊,旁边的人对这些都不置可否,耽误了这么久,列车员也不想再继续听这男人无谓的辩解了,直接把男人双手束缚在身后,送去附近的派出所了,当然桑竺跟辛明玥也一起过去了。

毕竟相比起耽误去京城的时间,显然先把坏人抓住才是最重要的,所以两个人也跟着一起过去了,毕竟要想立案肯定还是需要有证据,有证人的。

到了警察局之后,男人还是死活都不愿意承认自己的所作所为,而桑竺把事情的前前后后全都跟警察交代了,差不多也算是有证据了,但是派出所的这些警察还是要讲究一个公事公办,加上辛明玥已经读书了,也有人权了,所以决定还是等她醒来。

不过还好,辛明月在火车已经喝了桑竺给的药,差不多也快醒了……醒了之后,孩子本来还好的,看见男人之后突然就嚷嚷了一句,“这个阿姨刚刚给我闻了个东西,后来我就睡着了,我咋在这里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