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二十六章 甲方爸爸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合着老头你之前说的滴血认主是在诳我呢?”秦三宝现在分明有一种上了套的感觉。

他当初要是早知道不是真的滴血认主,或许他会把这破瓶子给扔在那儿不管。

毕竟他也真的不缺法宝,如果可以,秦三宝还宁愿自己离这个所谓的中间地带远远的。

骗了秦三宝的血,算是给法宝开了锋,老头看起来倒是不着急的模样:“小子,就你那点眼界,还不够看呢,老身我好歹上古神器,看得上你也是你上一世修来的福分。”

秦三宝才不信什么前世今生的,他翻了个白眼:“上一世做了什么我不知道,我也不需要知道,只不过,老头,你到底能做些什么?好歹让我知道一下你的能耐?让我哭我失去的那些精血的时候好歹也有理由。”

“小子,有些东西你没见过,不代表它不存在,你不属于这个地方,不代表别人不属于,你要打破这里的规则,就要服从这里的天地。”

拗口的话秦三宝听了个一知半解,他直接起身抓起那个瓶子就要往空间里塞:“既然你没什么用,那就压箱底吧。”

“哎,小子,你那个世界好歹也教过你尊重老人,你不能这么对待老身。”老头吓得跳起来,他可是不想自己一个人接着以前那样无聊。

秦三宝睨了一眼老头,手上动作没有继续:“那你是不是该说些什么?我秦三宝向来只懂得尊重有用的人。”

老头算是知道了秦三宝的性子,只得竹筒倒豆子一般把知道的都说了,他的宿器是上古神器,但是作用起来也是杂乱的很,说不清楚具体是什么,但是非常耗费精血就是了。

“所以,你的作用只有许愿?”

“哎,小子,你这满是嫌弃的眼神是什么意思?”老头不满秦三宝的眼神,虽然知道这小子生性张狂习惯了,可是这要真的就这么算起来,还真的是他老头对待这小子有歉疚,是他一开始没有把这些东西说清楚,可是若是真的说清楚,眼前这小子又哪有那么容易上当?

说到底,不过是这老头摸透了秦三宝的心性而已,长耳灵族的族长冲着秦三宝摇摇头:“大人,不可对上古神器不敬的,虽然说先辈可能会更能人性化的理解大人,但是大人不应该这样的。”

属于他们的世界,自然是有属于他们的规则,纵然再愤愤不平老头的诓骗,秦三宝也多少能理解老头在想什么,毕竟叫他自己站在老头的角度……说不定换做他,他会更过分。

老头完完全全可以又更过分的法子。

“不过,既然不是滴血认主,那那个契约,到底是怎么回事?”秦三宝清晰的记得当时是有阵法的出现的。

闻言,老头又是那副高深莫测的脸:“平等契约,你小子的那个世界应该经常出现的。”

的确经常出现,而且平等到不能再平等。

秦三宝此时分明的把老头代入了甲方爸爸的角色,而他自己,则是那可怜的乙方。

“所以,老头,我到底还要在这个鬼地方待多久?”

“多久是你自己的机缘,老头我也不知道。”

饶是上古神器,也难以算计当今的人类社会。

秦三宝觉得问了跟白问一样,索性带着金蟾鼠出去走走,打算散散心,说不准……

“哎,你慢点。”

也不知道金蟾鼠是吃了什么药一样,蹿的飞快,秦三宝好几次险些才跟上它。

秦三宝跟着它到了一个黑漆漆的山洞,他明显的能感觉到金蟾鼠的激动,显然是比之前发现那个什么坑爹宝瓶要更加明显的多。

秦三宝有所指望可能是个什么大的法宝,没有想到,身后的一双眼睛,让他浑身冰冷。

“要死,刚刚怎么都没注意,这破老鼠是带我喂蛇来了?”金蟾鼠成了精?终于对他秦三宝有意见了?

虽然金蟾鼠不会说话。

秦三宝转头去找金蟾鼠的时候,地上只剩下一个小小的动。

他硬着头皮观察整个山洞,心里默念长生诀,倒也总算是适应了在山洞里的光线。

整个山洞的布景渐渐清晰,秦三宝分明有种捅了蛇窝的感觉。

该死,他今天要是能跑出去,真要把那破老鼠狠 狠收拾一顿。

秦三宝眼疾手快捏住了缠着自己的大蛇的七寸,默念长生诀。

蛇尾断,蛇胆出。

他才悄然的松了口气,弯下腰去扒拉金蟾鼠消失的那个小洞。

没成想,秦三宝越挖越激动,他分明的感觉到了一种属于高阶位法宝的气息。

他深深吸了口气:“那破老鼠,要是老子今天没有拿到值得这么一探的价值的东西,老子回去非炖了它不可。”

秦三宝天不怕地不怕,只怕没有脚的冷血动物。

金蟾鼠露头的时候,秦三宝知道挖的差不多了,动作开始小心翼翼起来。

“……要死,这是玉如意?”秦三宝分明的想起小时候在电视机里看见过的那七个孪生兄弟。

蛇洞,玉如意?莫非他是穿越进了葫芦娃的动画片?

秦三宝捏着玉如意,往里头的的方向走,既然来了,他也得好好的看看这个地方才值得。

他手里捏着手电头,嘴里碎碎念着长生诀,若是有第二个人在此,肯定要骂秦三宝神棍的。

突然,秦三宝看见了一束光,一束不属于正常光源的光,他的脚步开始放缓,动作甚至有些僵硬,他最近都是什么鬼运气?遇见的法宝威压一个比一个重?

秦三宝倒吸了口凉气,飞快的把那法宝藏进空间。

整个山洞失去灵气的时候,仿佛是什么极好的东西猛然碎裂失去价值的时候一模一样。也不知道这样的场景能不能算是所谓的人走茶凉?

“你小子,机缘不错啊。”老头又从秦三宝的空间爬了出来,事实上自从秦三宝进蛇洞起,老头就一直观望着,防止秦三宝唤他的时候他老胳膊老腿的赶不上。

却没成想,看见了这小子天大的机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