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6章 可惜与“可惜”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见过了?!”艾格一个激灵,脸色骤变。

当小弟有当小弟的好处:有人站在前头身披国旗承担火力,永远不需要担心自己成为众矢之的或受到法理上的质疑。

而坏处就是:小弟终究是小弟。

丹妮莉丝才是阵营的老板兼决策人,自己充其量只能算是个首席顾问+执行官——就这个位置,还是在干掉贝里席和瓦里斯两个排在前头的老臣后才成功上位,到现在都尚未确认名分,只是个临时的代理。

而作为臣属,有些事能做,有些事不能做。

他可以高谈阔论、画出大饼引诱女王产生特定想法;可以态度明确地提供建议,或直言切谏表达反对;也可以鼓唇弄舌挑拨离间、干扰和影响丹妮莉丝对第三方的看法和印象……

但他绝不能对女王说“不允许你和小伊耿联盟”或是“我不在时你别单独去会见其它势力”这样,哪怕是有类似意思的话。

表达观点,无论到什么程度都不为过,给女王洗脑和左右她的想法,那也是个人本事……但代为决策,绝对不行!

后者往小了说是越俎代庖,往大了说就是心怀不臣和恶意架空,若非情不得已,半点都不能越线。

一言蔽之:女王想在何时、哪里、什么情况下见谁,自己根本无权干涉!

他的心脏砰砰加速搏动,好几秒后才接受了这一现实,无奈地点点头表示知晓,掩饰住紧张状若随意地问道:“会面结果如何?”

“挺可惜的。”妮娜叹了口气,“陛下似乎并不认可伊耿王子的血亲身份,结盟的事估计够悬。”

这哪里可惜了?分明是天大的好消息!

艾格差点被她的前半句话吓死,几乎是强忍着才没露出狂喜的表情:确实,在没见过火炮齐射、也不了解自己和女王野心、更不知道大王领计划的寻常人眼里,女王眼下的优势确实不是很大。失去一个可能争取的盟友,不仅代表着进攻君临的难度增加,还将要面对击败史坦尼斯后可能出现的新敌人,所以妮娜才会说可惜。

“具体过程如何,你当时在场吗?”

“女王在赠地的日子里,伊耿王子派来找她的使者几乎天天来这报道,若非我不答应甚至想在产业园里住下,所以陛下一回来他就立马收到了消息。女王骑龙绕君临巡视示威,曾在产业园停下喂龙和休息过短暂时间,小王子就是趁着这机会,渡黑水河来到军营,和陛下见了面。”

妮娜毫无保留,将自己所见所闻悉数道出。

“王子确如传言中那般‘一看就是个坦格利安’——银发紫眼、漂亮得简直不像男人,而且还态度谦卑彬彬有礼,反正给所见之人感觉普遍不错,可惜我没资格参与他与女王的室内会谈,只知道……他们在进屋大概一两个小时后,又出来到空地上,接近了刚刚结束进食的两条龙。对了,鳄龟大人当时陪同在陛下身边,这事应该由他来讲。”

“当时陪同王子的那位‘狮鹫大人’急着想要和女王谈论联盟和共同进攻君临的事,但陛下却要那位小王子证明自己是雷加的儿子。”鳄龟点头接过话来,反正不是机密,说出来也无妨,“但这种事情,哪有什么能拿出来看的证据呢,后来陛下没办法,便想出了一个主意——让龙来做判断。”

原来如此!

艾格脸上浮起微不可察的笑容,他是对丹妮莉丝的疯王血脉有心理阴影,所以才会在听说她已接见了伊耿一事后吓一跳,谁想这小女王并不总是猪队友,接下来的事情他已经能猜到了,只可惜那假王子多半没被龙干掉,不然妮娜估计就不会只是觉得可惜,而会觉得可怕了。

“然后呢?”

“陛下领着那位王子来到两条龙面前,告诉他:‘黑色那条是我的卓耿,若你能骑上青色那条雷哥成为龙骑士,我便承认你是我的血亲’。”

“当时半个产业园的人都来围观这场好戏,在众目睽睽之下,那个王子居然还真壮起胆子,朝稍小一点的绿龙走过去,那条龙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他靠近,重重地出了两口鼻息,却一直到对方走近至咫尺之遥都没有发起攻击……反而还低下了头来,不知是想好好看看这小人的模样,还是故意要给他触摸。”妮娜回想起当时的场景,仍能回味到紧张,“在他伸手碰到龙鼻头的一瞬间,所有人都以为他将要被龙认可了!但绿龙只是被他触碰到了一下,就好像被针扎到似地猛昂起头,就在大家都快被吓死,以为那个男孩下一秒就会葬身龙口,克林顿伯爵甚至都大喊起来想吸引龙的注意救下王子时,雷哥却并没有任何攻击动作,而是嘶鸣一声后猛然飞起,离开了地面!”

怎么会这样?

艾格困惑起来。

那个小伊耿敢去骑龙,原因并不难猜——因为他并不知道自己是假的,当然信心满满。

但他竟真能接近绿龙到这种程度,可就有点奇怪了。

是瓦里斯和伊利里欧总督推出来的冒牌货体内也有相当纯度的真龙血脉,还是……自己的判断和穿越前论坛上多少人的分析猜测都是错的,那孩子真是伊耿·坦格利安?

不不,考虑这个没什么意义,只要承认伊耿的坦格利安身份对自己不利,那他哪怕是真的,对自己而言也是假的。

更值得分析一番的是:绿龙既然拒绝了小伊耿的驯服尝试,那为什么竟没有攻击冒犯自己的大胆之人……就像对多恩那个倒霉的昆廷王子一样?

是它本身感应到了伊耿体内的真龙血脉,还是丹妮莉丝有控制龙的办法,为避免沾上“弑亲者”的污名而故意放了那男孩一马?

“确实是可惜了。”

艾格点头叹息道,表面上是在赞同妮娜的观点,为黄金团没能成为盟友而惋惜,实际上却是遗憾:如果那条龙能一口把小伊耿吞掉或烧死,哪怕是烧得重伤,自己将来要面对的麻烦也会少许多。

“这有什么可惜的,银发紫眼容貌姣丽的瓦雷利亚人,狭海对面到处都是。至于能接近龙,不说瓦雷利亚当初有多少龙王家族,就像瓦列利安这样的非龙王附属家族,也是曾出过龙骑士的。外貌和能亲近龙,根本不能证明他是女王的血亲。”梅丽珊卓嗤之以鼻,以她那点可怜的政治敏感性,显然也是听不出艾格的真实意思的,“我猜想女王的真实想法大概是,如果能增添一位龙骑士,那纵然他是假的,也大可以当他是真的。”

除了是个优秀的巫师和好火包友外,艾格真的有点烦梅丽珊卓这种除了装神弄鬼外啥也不懂的神棍。但在上次被鸦眼攸伦用催眠法术控制着阿莎吓了一跳后,他就不敢再放松大意,而是让红袍女日夜陪同在身旁了。

“好了,这事已经过去,我们就别妄自揣测陛下的想法了。”他赶紧叫停了老少咸宜大家都喜闻乐见的口头键政,把话题引回自己重视的方向:“女王已经以伊耿王子不被龙认可这一点拒绝了承认他的身份,那河湾还有多恩呢?他们有和王子一起来觐见女王吗?”

“噢,这事我正想向您汇报呢,三家并未一同行动。女王在结束与伊耿王子的会面后便立刻骑龙返回了罗斯比城,没有等待接见河湾与多恩两地的使者,临走时还留下命令,说等艾格大人您从河间地回来后,让他们与您进行谈判,您可以全权代表于她。”

嘿!

这下艾格彻底放下心来,女王首先是拒绝承认小伊耿身份,又下令让自己为代表去和河湾多恩谈判,这是摆明了自己的洗脑彻底成功,她决定要采取并实施大王领计划了!

作为一个封建领主时代的君主,从常理上来讲,丹妮莉丝确实是没什么好的理由拒绝别人送上门来甚至很可能都“无条件”的效忠和支持的,但她偏偏又是已经下定决心要对河湾地下狠手的。拉不下这个脸,女王便干脆玩了一手眼不见为净,让计划的提出者——自己去当这招人恨的黑脸了。

艾格知道,现在自己扮演的其实就是建议削藩的晁错,若肢解河湾建立大王领的战争一帆风顺,那自然皆大欢喜,可一旦失利吃了败仗,丹妮莉丝为安抚七国,恐怕转眼间就会将自己赶回长城去……甚至更糟。

背黑锅不是什么美差事,但考虑到丹妮莉丝时不时就会干些不靠谱事来的性格,她这回没在自己缺席时捅什么篓子或耳根软答应下什么不该答应的条件,艾格已经很满意了。

“还有一个很奇怪的地方,黄金团、河湾和多恩虽然明面上都是驻扎在黑水河南岸进逼君临,实际上却并未生活在同一个军营内,而是各自建立自己的营地,彼此相隔了好几里。”妮娜只管回答艾格的问题,但无垢者指挥官鳄龟作为眼下产业园营地的副指挥官,却自觉有义务向艾格汇报相关军事情报,“黄金团就驻扎在君临靠黑水河的烂泥门对岸,而河湾地大军则在上游几里的地方——我们西南方向的河对面建营,多恩就更远了,在前面两家中间再南一点。三座军营彼此间呈三角分布,虽然都打着拥戴支持坦格利安回归的旗号,但看这架势,倒好像彼此之间还互相防着的模样。”

何止是彼此间还互相防着?哪怕就在这三座军营的任意一座内部,只怕都还存在着不知多少勾心斗角吧。

“详细的军情汇报,等晚餐过后我抽出时间来听,现在我先要去检查硝石仓库。”艾格笑了笑,扭过头去,对一直抱着个木板文件夹乖巧又安静地跟在后头的弥赛菈说道,“在我的日程里记上,再排出时间,与鳄龟大人沟通确认没问题过后,让他派人去约河湾和多恩的使者,来黑墙堡详谈。”

“嗯嗯,记下了。”

妮娜有些好奇地望了弥赛菈一眼,大概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个有些娇俏可爱,正干着自己老本行——安排艾格日程的女孩,还大有来头。收回目光,她又想起了另一件事:“对了,玛格丽小姐前些天来到了黑墙堡,说要在这里等您。她是守夜人产业的老朋友,与我们有许多商业上的往来,我不好赶她走,便给她安排了食宿,您要见她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