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5章 这小子,心眼儿忒多!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李老,天蝉上师,二位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杨帆回过头来看向李良才与天蝉子,礼貌向二人询问。

“如果没有的话,晚辈这就要把它炼制成为炼魂丹了!”

李良才与天蝉子对视一眼,有心想要问一下季文彬是否还有别的同党,不过一想到杨帆这种神乎其技的甄别能力,到口的话又给生生咽了下去。

二人同时摇头,愧疚不言。

“如此,那晚辈就不客气了,半皇级别的兽魂,用来炼丹的话,出丹率还很不错呢。”

杨帆微微一笑,然后精神意念微动,识海空间内直接探出两道精神锁链,刷的一下就把鳄东来的神魂本源给整个锁住拖拽进了识海空间之内。

“接下来,咱们再来审一下第二只附体妖灵。”

收了神魂,把季文彬的尸体也给暂时挪移遮掩了起来之后,杨帆一招手,又把被囚困在虚拟幻境之中的朱易阳给召唤了出来。

此时,朱易阳就跟霜打的笳子一样,倦缩在地,萎靡不振,身上的精气神被神级幻阵给抽了个七七八八。

乍然脱困,朱易阳挣扎着从地坐起身来,一脸无辜与委屈地抬头看向杨帆、李良才及天蝉上师等人。

“李老、天蝉上师,老夫到底犯了什么过错,为何要如此针对老夫?”

“我为联邦立过功,我为人族流过血,这些年死在我手中的妖族没有一万也有八千,被我救下的人族更是数不胜数,你们不能如此对我!”

“这是不教而诛,这是屈打成招!”

“我要是真的做错了什么,你们可以明白告诉我,像是这样一上来就下死手,我就算是死了也不会瞑目!”

朱易阳一个劲儿地叫屈。

直到现在他都还不知道,自己到底犯了什么错,杨帆凭什么什么也不说就关了他的禁闭,就要把他往死里整?

他们之前可从来都没有见过,更没有什么私仇,他不应该受到这样的待遇。

“都这个时候,还这样垂死挣扎,有意思吗?”

杨帆巴咂了两下嘴,感觉有些无趣,直声言道:

“刚才季文彬也说过类似的话,而现在,他已经变成了一具冰凉的尸体,寄居在他识海之中的那只铁齿鳄也变成了一颗颗的炼魂金丹。”

“凤仁,难道你也想像鳄东来一样,魂飞魄散,不坠轮回吗?”

“凤仁”二字一说出口,刚刚还咋呼不已的朱易阳身形突然一顿,整个人瞬间就变得安静了下来。

他一脸意外与不可置信地抬头看向杨帆,轻声问道:

“你是怎么知道这个名字的?就算是季文彬,他也应该从来都没有听说过本皇的名字!”

连真实的名姓都被人给叫了出来,凤仁就知道,它确实是已经完全暴露了。

而季文彬,刚出来的时候,它确实没有看到季文彬的身影,现在看来,多半也真如杨帆所言,已经出了意外。

万没想到,它们刻意隐藏了近百年,自以为已经很完美、再没有一丝破绽的身份,今天竟然同时全都暴露了!

是谁发现了它们身上的异常并确定了它们的真实身份?

就是眼前这个叫杨帆的年轻人吗?

“很简单啊!”杨帆轻声言道:“因为不止你们妖族会派卧底到人族来,人族也一样会派卧底到你们妖族的五大圣地去。”

“要知道,玩这种无间道的游戏,人族可是你们妖族的祖宗。”

凤仁的眉头一皱,果断摇头:“不可能!就算是你们人族有死间潜伏在妖域,他也不可能会知道本皇的身份!”

“本皇在人境的身份属于绝密,整个万妖山知道的不过寥寥数人,它们之中,绝对不会有人族的奸细存在!”

杨帆微微一笑,淡声道:“也罢,既然你不服气,那我今天就让你做个明白鬼。”

“明着告诉你,你们万妖山的凤惜娇,也就是火凤妖皇之娘,其实就是我们的人,是从第五次潮汐之后就被派往万妖山的死间,关于你的消息,就是从它那里传递过来的!”

“否则的话,你以为整个万妖山还有谁会这么清楚你的底细?”

“而我,还有李老与天蝉上师,又怎么可能会提前知晓你的身份,并顺利将你引入到这座神级幻阵之中呢?”

说着,杨帆轻瞄了一眼旁边的李良才与天蝉子,二人会意,李良才轻咳一声,有些责怪地看着杨帆轻声提醒道:

“杨帆小友慎言,什么凤惜娇,什么卧底死间,没有的事情,莫要无中声有啊!”

欲盖弥彰,没想到李老演起戏来也蛮有一套。

“不,不可能!”

凤仁直接激动得从地面上跳了起来,高声咆哮叫嚷道:

“不可能是老夫人,老夫人身份尊贵,实力强大,又时刻都在火凤妖皇大人的庇佑之下,没有人能冒充得了它!”

“你们这是离间计,对,一定是这样!本皇绝对不会上你们的当!”

“是吗?”

杨帆的眉头一挑,轻笑道:

“既然如此,那你来告诉我,如果不是凤惜娇把你的详细信息泄露了出来,我是如何确定你奸细的身份,并准确叫出你的名字来的?”

“正常情况下,一个人就算是眼力再好,神魂感知再敏锐,他最多也只能感应到你的身份有问题,但是他能感就到你的名字吗?”

“再有,你的气息隐藏得如此完美,当年甚至连三位皇者大人都能蒙骗得过去,如果不是提前知晓了你的身份,你觉得以我才不过巅峰帝尊境界的实力,可以看出你身上的破绽吗?”

杨帆每问出一个问题,凤仁的面色就变得难看一分,到了最后,更是直接一脸绝望地又瘫坐回了地上。

正如它自己方才所言,它的身份在万妖山绝对是最高等级的机密,除了火凤妖皇本尊之外,也就只有凤惜娇与凤鸣神子有可能会知道。

而现在,从杨帆能够一口叫出它的真实名字的情况来判断,它的身份信息肯定是被谁给提前泄露了。

可问题是,它实在是很难接受,出卖它的妖竟然会是火凤妖皇之娘!

难道人族真的已经可以牛逼到连火凤妖皇的亲娘都能冒充顶替而不被火凤妖皇发现任何破绽了吗?

可能吗?

想想它们自己,之前不是也一样在人族三皇的眼前底下晃悠了近百年都没有被他们给发现任何破绽吗?

凤惜娇,也未必没有可能啊!

这一刻,凤仁自己的本心也开始变得有些动摇了。

“杨帆小友慎言!”

李良才的声音突然拔高了几分,带着一丝怒意向杨帆训斥道:

“老夫刚才说了,莫要再胡言乱语,没有什么凤惜娇,也没有人卧底奸细,这件事情以后不要再提了!”

心里再次为李良才点了个赞,杨帆一挺脖子,佯装不服气道:

“李老,你也太小心了,现在这家伙已经是瓮中之鳖,就算是向它透露了一些隐密它也得传得出去啊对不对?”

“你要是实在不放心的话,咱们也别再接着审了,我现在就弄死它,一了百了!”

说着,不等李良才答话,杨帆便没有丝毫犹豫,直接施展神魂拘役,眨眼的功夫就强行将凤仁的半皇兽魂从朱易阳的识海之中给拘役了出来。

扑通!

朱易阳的身体倒地,声息全无。

死了。

李良才一脸懵逼。

这丫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啊。

你刚刚表演了那么久,做了那么多的前戏,甚至把凤惜娇都给拖下了水,为的不就是反向离间万妖山的诸妖让它们内乱吗?

怎么现在,还没等这奸细把消息传递出去,就直接把人给弄死了呢?

只下一缕神魂本源的话,它可未必会再有能力将消息传递出去了呀!

“李老放心,这个世界上从来都没有不透风的墙。”

看出李良才心中的疑惑,杨帆轻声传音道:

“今天发生的这一幕,相信过不了多久就会传到妖域,传到万妖山诸妖的耳中。”

“实在不行的话,咱们也可以自己监守自盗、助妖为乐嘛,左右不过就是传个信息的事情,不难。”

“所以,现在什么也不问,直接弄死这只附体妖灵,会更有说服力,这盆污水泼到凤惜娇的身上,它想要再洗掉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李良才恍然,看向杨帆的目光都变得有些异样。

这小子,一点儿也不像是一个才十八九岁的年轻人,狡猾狡猾的,心眼儿忒多。

这么多的弯弯绕绕,差点儿把他这老头子都给绕进去有木有?

刚才看朱易阳临死前那一脸惊异、不甘、不忿与恼怒至极的表情,别说是那些妖崽子,就连他李良才都开始怀疑,火凤妖皇它老娘到底是不是人族安排进万妖山的卧底了。

毕竟,杨帆确实一口就叫出了凤仁的真实名姓,如果没有这个卧底存在的话,杨帆的消息是从哪来的,这从逻辑上根本就解释不清嘛对不对?

悄悄地冲杨帆伸了伸大拇指,同时心里决定以后要对这个小阴笔更客气一些,与他接触的时候也要更小心一些,免得哪一天被他给阴了都不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