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二章 谢谢你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她不会说什么我等你,她和许泽臣这辈子都再没有可能,纵然曾经深爱,那也是曾经,人啊,是永远没办法回到曾经的。

秦聿不予置评。

面对伤害,有的人选择报复,有的人选择宽恕,但不管如何选择,都不过是为了给自己一个交代,有时候宽恕不是放过对方,而是放过自己。

“以后重回演艺圈?”

“是的。”容溶点头,“我十三岁出道至今,除了做演员也不知道可以做的,我先前一直放不下偶像包袱,受限于人设很多角色碰不了,现在我已经走不了以前的路线,但是也打破了我的限制,倒是能去尝试以前想挑战不敢挑战的角色。”

说到未来,她眼里闪过期待的光彩,“我很期待……”

秦聿道:“希望未来能诞生一个大满贯影后。”

容溶笑了,灿烂如夏花,“谢谢,希望能让你见证到。”

秦聿微微颔首,抬手看了看腕表,“我先走了,你搬好东西锁上门即可。”

“去接姜法官?”容溶知道他下班早的话都会去接姜芮书。

秦聿没否认。

容溶羡慕:“姜法官真幸福。”

“她的幸福是自己给的。”

容溶微微一愣,明白过来,“所以每个人的幸福都是自己给的?”

“倒也不是。”秦聿道,“我的也是她给的。”

容溶又是一愣,旋即忍不住笑了,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吃狗粮吃到撑,心中越发羡慕,“姜法官真是那种叫人向往的人,谁遇到她都是幸运吧?”

秦聿笑笑,转身离去。

“秦律师。”容溶突然叫住他,“你认识Rachel吗?”

秦聿回头,“你问这做什么?”

容溶笃定了,“看来你认识她。”

秦聿没说话。

“Rachel是不是姜法官?”

秦聿没否认,只道:“她不喜欢被别人牵扯到现实中。”

容溶觉得自己很幸运,她点头表示理解,“我知道。”说着她笑了,“我还以为你不会承认”

“没必要。”

秦聿并不意外她会猜到,Rachel出现的时机很巧,在全网黑的时候帮她说话,并且熟知法律,如果她再对Rachel和姜芮书有点了解便会发觉两者的关联。

容溶长长地舒了口气,由衷道:“谢谢你们。”

如果不是秦聿坚定地站在她身侧披荆斩棘,她现在或许还在噩梦中挣扎,还有姜芮书,在她无处可去的时候给她一个容身之地,他们是她的救星。

“我会向她转达你的谢意。”

容溶秀美的脸上露出微笑,“谢谢。”

当天晚上,容溶停更了两个月的微博有了新动态。

她在微博里同时感谢了秦聿和卢检察官费心费力为她奔波,一次又一次坚定地告诉她,他们会帮助她走出困境,还感谢合议庭顶着压力公正判决,感谢他们对女性权利的重视,未来她将继续在演艺圈从事喜欢的表演事业,希望能给支持她的人带来持续不断的惊喜,最后她还感谢了一个特别的人,Rachel。

【我一度不敢面对任何人,甚至屡屡退缩,那段时间很多人在骂我,可我忍不住受虐般地想寻找一个支持我的人,可是没有,成千上万的人点着名骂我。那晚我几近奔溃,也忍不住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罪大恶极,这时,我看到了Rachel的微博。】

【救命的稻草,那一刻我的感受。】

【Rachel每一句吐槽都在批判同人文中的“我”,可是我却仿佛得到了救赎,有人能理解我。】

【我像被建议死刑的嫌犯,Rachel就是顶着压力当庭释放我的法官,并告诉我,你是无罪的……】

容溶这条微博,不但登顶热搜,还把Rachel也送上了热搜。

姜芮书登录账号发现自己后台卡了,粉丝关注也莫名其妙暴涨,等看到容溶的微博,“……”法官什么的,也太有暗示性了吧?

不过人家都专门@她了,还把自己送上热搜,她不好装作看不到,但又不想被人过分解读猜测自己跟容溶的关系,干脆很官方地回道:【这篇科普的初衷是法律人出于对此类小说会带歪小女孩三观的担心,借机告诉她们现实与小说的差别,凑巧能帮助到容女士也是意外之喜。】

回复后,容溶没动静,倒是她的粉丝很快来揭她的皮,说她不想理人家故意这么官方把天聊死。

一群人在下面哈哈哈,不知道的还以为都是黑粉。

“咦?”姜芮书看着自己的消息,突然发现大大大大李子私信了她。

这个大大大大李子是被她吐槽的那篇同人文额的作者,先前她吐槽的时候很多人想看她跟对方battle,还不嫌事大地帮她@对方,但是对方一直神隐不见动静。

她不知道的是,二次开庭那天李宇婷本来想找出Rachel本人,来个真人battle,结果被庭审刺激得不轻,三观颠覆了,直到今天宣判,李宇婷心不在焉了一整天,熬到下课,思来想去决定跟Rachel说几句话。

【许泽臣原来还帮容溶买了她最喜欢的小说版权,那是爱吗?】

这话问得没头没尾。

姜芮书感觉对方似乎有些迷茫,想了想回道:【我不知道,但应该不是容溶想要的爱,也或许真的爱,但是自以为是的爱。】

自以为是的爱……

李宇婷想想也是,给的东西再好,但不是对方想要的,还强迫对方要,这样的深情其实很折磨人,【你知不知道你让我失去了创作方向,我现在已经没法面对虐恋情深里的霸道总裁了,一想起来就是他们都犯了罪……】

“噗。”姜芮书忍不住笑出声,这话简直自带语音效果,语气特别幽怨,【那……抱歉?】

李宇婷翻白眼,这样太敷衍了,她算是明白为什么这人经常被自己的粉丝怼,实在太气人了。

【我决定把所有的同人文都删了,以后再也不写这样的文了。】

姜芮书微微一笑,【加油。】

两人没有再说下去。

李宇婷吐了口气,登录自己的作者后台,所有作品全部注销,又将电脑里的文档都删除,最后在微博上发了一条动态:【我决定永久性删除我所创作的所有关于容溶和许泽臣的同人文,以后也不再创作此类小说。@Rachel说得很对,爱你的人不会伤害你,虐待你伤害你的不是爱,是犯罪。】

姜芮书看到这条微博会心一笑,反手一个赞。

身后传来脚步声,她头也没回,只问道:“容溶知道Rachel是我了?”

秦聿站在沙发后看她抱着电脑,便明白她为什么这么问,“嗯。”

“她怎么知道的?”

“猜的。”秦聿道,“Rachel出现的时机太巧,如果不是路见不平的陌生人,就是有心帮助的熟人,当时她还能放心联系的人,除了我和公诉人也就只有你,Rachel又熟知法律,排除法不难。”

“观察力还挺不错。”姜芮书回头看他,对上他的俊脸,不由微微一笑,“还没恭喜秦律师再次大获全胜。”

秦聿低头温柔地吻住她,唇齿辗转间呓语,“谢谢姜法官。”

谢谢你的援手,谢谢你为我高兴,谢谢你出现在我的生命里。


本案结束。

想说点什么,但又不知道说什么,就……这样吧。

大家晚安(づ ̄ 3 ̄)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