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四章:唱大戏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都他妈的什么玩意儿。

要不是他爸给他打电话,他都不回来。

本来就跟钱家没什么接触,而且两家在有些生意上还是竞争对手。

之所以答应来,一是给他爸面子,二来是想见一见钱静。

上次在他家见过后,他给她发消息她一直没回。

霍华东觉得自己不是个扭捏的人。

他心里想跟钱静接触,所以就来了。

听到这些人议论的话后,霍华东没作声,搁下筷子不吃了。

倒胃口。

女桌这边,田娥越看霍华东就越觉得合适。

她也看过其他的所谓的青年才俊,但看着都有一股子浮躁之气。

唯独这个霍华东,看着十分沉稳,家世也不错。

再说了,要不是他们钱家没老爷子,也没霍家的今天。

她很满意。

“这个宋语当年也就是个小保姆,谁能想这么些年,就变得这么厉害。”田娥喝了几杯红酒,就有些口无遮拦了。

大儿媳一听这话,拽了婆婆一下,也不看看什么场合,怎么能说这话?况且人家儿子就坐在隔壁桌呢。

“那边听不见的。”田娥不以为意,又继续道:“还有霍天,以前就是个医生,要不是他爷爷找的咱们家老爷子,也轮不到他给二弟当秘书,也不可能踏入官场,自然也就没现在的成就了。”

话里话外的意思,钱家就是霍家的引路人,霍家能有如今的辉煌,一大部分都是靠着钱家的关系的,霍家得感恩。

说这话也不怕脸疼。

钱辰媳妇马芳夹了一筷菜放到婆婆碗里:“妈,这酒后劲儿大的很,您少喝点,多吃菜。”

言下之意就很明确了。

田娥撇了老二媳妇一眼。

两个儿子,田娥更喜欢小儿子钱辰,所以小儿媳妇的话,也是比老大媳妇的要管用一些。

当下闭嘴吃菜,不言语了。

钱辰爱人马芳芳有些头疼。

她这个婆婆,也是命好在,在钱家落魄的时候嫁给了公公,后来钱家又崛起了,不然就她这短浅的目光跟脑子,享受不到这泼天富贵的。

太不会做人了,有时候不知道什么场合说什么话,拎不清。

偏偏因为她公公还有大伯以及她老公都算有点出息,巴结婆婆的人比比皆是。

这些人惯于阿谀奉承,把婆婆捧的有点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在家发表什么得罪人的意见也就罢了,都是一家人,没人往外说,但也不看看今天是什么场合。

今天这么多人,这话要是传出去,对他们钱家有什么好处呢?

哎 ,操不完的心。

钱静默默吃菜。

一顿饭吃好后,众人移步到客厅。

田娥喝了一些红酒,红光满面的。

正好看到了霍华东在跟儿子说话,她上前,喊了一声儿子的小名。

钱辰转身,“妈,怎么了?”

田娥看着霍华东。

霍华东礼貌性的喊了一声奶奶。

田娥笑眯眯的打量着他,然后问:“你爸爸妈妈什么时候有空啊。”

口气中有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霍华东一听,笑道:“这您可就把我给问住了。我爸妈都是大忙人,比我这个做儿子还忙,什么时候有空,您可能要问他们的秘书了,也就只有他们清楚了。”

田娥一听,心里就不痛快了。

“那可真是大忙人啊。”

霍华东但笑不语。

见状,田娥喊:“臻臻,臻臻……”

钱臻一听,立刻跑了过来。

田娥慈爱的看着自己的小孙女,转头对霍华东道:“这是我小孙女,学的也是管理,明年就毕业了,到时候让她跟着你学习学习。”

这发号施令的口气,把霍华东给听乐了,也不说话,就看着这老太太,看她要唱什么戏。

“老听我儿子说你多厉害,我就想着啊,把我这送女送到厉害的人跟前学习学习,以后她也就变厉害了。”

“傻站着干什么啊,快喊人啊。”

“华东哥。”钱臻甜甜的喊了一声。

她在财经杂志上看过霍华东的专访,这是第一次看到真人。

照片上的人显得特别的冷,尤其那眼神。

真人比照片上要帅气多了,尤其是此刻他嘴角带着一丝淡淡笑意看过来的时候。

钱臻看的都挪不开眼睛了。

“奶奶那您可就找错人了。”霍华东道:“要说厉害,钱总比我可厉害多了,他吃的盐比我吃的米都多。而且钱总教自己的亲女儿,那必须是倾囊相授啊。”

田娥还要说什么,但钱辰已经听出霍华东话里的意思了。

他再不说话那就不太好了。

“别听我妈的,妈,臻臻您就别操心了,等她毕业再说吧。”

田娥瞪了一眼儿子:“什么毕业再说,等毕业黄花菜都凉了。”

霍华东不想看着一家人在这里唱戏,那边看到钱静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他正要走过去的时候,之前的几个人又喊他打麻将。

其中有个人是钱家大伯的同事,正好跟他现在要开发的一个项目挂钩。

霍华东想了想,过去了。

几个人继续打牌。

霍华东不着痕迹的喂对方牌,输几把赢一把的,倒也不明显。

那边,钱静一看快十点了,得回去了。

虽然她明天不上班,但她也不想继续待下去。

起身,跟马芳等人告辞后,穿上衣服拿着包去跟钱辰道别。

钱辰问:“今晚不在这边歇息了啊。”

本来是想在这边住一晚上的,但这会儿钱静就有些不太想留下来,哪怕那边的屋子是属于她的,她也不想。

“刚才同事给我发了个信息,说家里孩子生病了,让我给顶替一天班呢,所以我得赶回去了。”她撒了个谎。

钱辰一听,点头,“那行……”

钱静正要转身走呢,霍华东忽然喊了她一声:“静静。”

这一声静静过于亲昵了,所有人都看着他。

“过来办我替下,我去回个电话,这一圈还剩下两把,打完我也走了,我今晚喝酒了,你送我一趟。正好我妈给你买了新年礼物在我那,让我转交给你呢。”

霍华东这一番话泄露了太多的消息了。

钱辰看着外甥女。

钱静有些懊恼的看了霍华东一眼。

她不想跟他牵扯太多。

“我要早点休息,不然明天早上起不来。”

“很快的,不然明早我送你上班,快。”说着已经起身让开了。

钱静站在那没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