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9章 寄予爱妻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音音,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可能已经不在人世了。有没有想我?我很想你。

今天是我人生中最难过的一天,当你抱着慈儿上车,离开我的那一刻,我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我以为我已经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可当真的面对你,见你那么伤心的样子,听你亲口说出‘离婚’二字,我还是险些承受不住,因为我知道,我是真的伤到你了,才会让你离开我离开的那么决绝。

你是个刚强的女人,一直都是,比起你,我脆弱得不堪一击。

遇见你之前,我从不相信爱情,更不信我段寒霆有一天还能坠入爱河;可遇见你之后,一切就这样自然而然地发生了,没有一点点防备。

我们的相遇,是一场逃亡,一场狼狈的邂逅。还记得当时我被颖军的人追杀,逃到了你的船厢,那时的你还是个扎着麻花辫,穿着粗布衣服,小丫鬟打扮的女孩,可你看着我的那一双眼睛,水灵灵的,我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漂亮的一双眼眸。或许就是那一眼,你就掉进了我的心缝里,不知不觉,就忘不掉了。

缘分的是,很快我们就迎来了第二次见面,只是这一次,我比初见你时更狼狈,因为我是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奄奄一息的病人,而你是拿着手术刀掌握生杀大权的大夫。此时的你,光芒万丈,眉眼间的从容和镇定与初见之时极为不同,几乎判若两人,那时候我就在想:呵,小丫头还有两副面孔呢。

后来我才通过陆子易的口了解到你,知道你是在如何恶劣的环境下生长起来的荆棘之花,那时候,我就开始心疼你了。

说来也怪,这世人可怜的人儿千千万,却只有你一个能勾起我心底的怜惜之情,不然我都要以为,自己是个没有感情的冷血动物。

我是个军人,从小见惯暴力、血腥、杀戮,有些东西看多了,就麻木了。

比如说争权夺利,比如说自相残杀。

我是最厌恶打仗的一个人,小时候觉得打仗很好玩,因为喜欢刀,喜欢枪,后来就觉得不好玩了,因为天天打来打去都是在跟父亲的一些兄弟们打,昨日还在一起喝酒吃肉,称兄道弟的一班人,转头就成了敌人,就为了争那一亩三分地,何必呢?我反抗过,甚至急赤白脸地跟父亲吵过,可是换来的总是他的一顿鞭子,或者一番劈头盖脸的痛骂,他骂我是孬种,连仗都不敢打,以后还能做什么?我不是不敢打,我只是不想无缘无故地杀人,或者被人杀。

音音,不怕你笑话,活了这么多年,我一直在找寻自己活着的意义和价值,我真心觉得自己配不上你,因为我是一个没什么价值的人。

你是医生,救死扶伤了那么多人,这是多大的功德,可我手上沾满鲜血,冤魂无数,你嫁给我,再大的功绩恐怕也得叫我祸祸了,所以后来你选择了弃医从商,其实我打心底悄悄松了一口气,因为我想啊,咱们是生生死死都要在一起的,不能我入地狱,你上天堂啊。可音音啊,我怎么舍得让你陪我下地狱呢?

我这短暂的一生,其实真的什么也没有做,于家族,于国家,于世界都没有做出什么贡献,唯一值得一提的,就是我的女人是荣音。

可是我还是把你从我的世界推了出去,我们离婚了,从此以后你的姓名之前再也没有我的姓氏了。

一想到这,我就抓心挠肝地疼,恨不得丢下一切,立即把你抓回来,让你永远也不要离开我,可我不能这么做,因为只有离开我,你才能安全。

你肯定恨死我了吧,说好不离不弃,我却做了逃兵。

其实从你提出离婚的那一刻,我就后悔了,因为我再也看不到你眼睛里的光了,我知道你对我的心死了,这对我来说,是比死还要可怕的事情。

我宁愿你恨我,恨我一辈子,这样至少你不会忘记我。

我也就这么点奢望了。

音音,遇见你,爱上你,和你一起生了慈儿,是我这一生最美的时光,也是最大的价值。是我对不住你们,亏欠你们太多,无论是你,还是慈儿。

你们是我的命啊,不,比我的命更加珍贵,我多么希望,能够把你们娘俩捧在手心上,含在嘴巴里,不让你们受到一丁点伤害,看得牢牢的。

有没有机会从头来过啊?

让我再活一回,好好地活一回,这一回,我一定要同你白头偕老,哪怕山崩地裂,海枯石烂,我们一家人也永远不要再分开了。

答应我,好好活下去,把我们的慈儿养大成人,让她永远不要忘记,她的亲生父亲很爱她,像爱她母亲一样爱她。

别了,我的爱人。

我的爱妻。

我的音音。

愿永远安康开心快乐”

看完信的荣音,早已是泪流满面。

这封遗书,是她跟他提出离婚,带着慈儿彻底从段家搬走的那天,他写下来的,原来那个时候,他是真的抱了必死的人,以为自己活不了了。

不光是因为暗杀令,更因为当时的形势,他已经做好了破釜沉舟的打算,跟她离婚,将她和慈儿送走,都是为了不牵连她们。

荣音闭上眼睛,任由泪水滑落下来,她缓了好久的情绪,却迟迟没能平复下来。

宋夫人也不打扰她,由着她慢慢平复情绪,因为那天在底下人将这封信截获下来,拿给她看的时候,她看到这封遗书,整个人就震了一下。

按理说段寒霆不会不知道他们在派人盯着他和荣音,他们之间的每一封信都会先被他们截获掉,查看后才会继续送到他们手里,他应该也料想到这一点,所以一直没有在信上写什么机密要闻,都是一些家长里短,更不可能会把遗书这种东西夹进信封里,所以刚看到信的时候,她都怀疑信会不会是伪造的。

派检测科的人检测了两遍,才确认无误,信确实是段寒霆亲笔书写,而且从上面的字迹和纸张的新旧程度来看,这封遗书已经是几个月前的事了。

宋夫人由此就很纳闷了,好端端的,段寒霆为什么要给荣音写下一封诀别信呢?难道真的以为自己要死了?

确定是段寒霆亲笔书写后,宋夫人又将遗书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再次被震了一下。

这一次,为的不是遗书本身,而是段寒霆对荣音的深情。

看完之后,她才真真切切地体会到,荣音对于段寒霆来说分量究竟有多重,他真的是爱惨了她啊。

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男人会爱一个女人爱得如同生命那般宝贝,甚至比自己的生命更宝贝,可想而知,失去她,对他来说又是怎样的痛苦。

宋夫人在心里暗叹一声,这么好的一对佳偶,连她都不忍心拆散了,多可惜啊。

“他是真心地爱你,跟你离婚,想来他的肠子估计都要悔青了,不然他那么骄傲的一个人,又怎么会腆着脸一次次地去找你呢?”

宋夫人开始劝,“女人这一辈子,遇到一个真心爱自己的男人不容易,更难得的是你也爱他,既然如此,那为什么就不能够原谅他,再试一次呢。”

她话音刚落,外面就传来几声枪响,紧接着窗外传来极大的噪声,好像要把屋顶震翻似的,与此同时门被猛地从外面推开。

警卫员来报,“夫人,段司令率了一队飞机过来了,要我们把荣女士完好无损地交出去,不然他们就要往下扔炸-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