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九章你不能杀我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二楼的台上,徐北冥阴沉的笑了。

他身边的两个姑娘,虽然浓郁的烟熏妆,但是在姜乐的感知中,生命力已经接近油尽灯枯的地步。

这个徐北冥,修炼的功法,当真是阴险歹毒到了极点。

姜乐灵识淡淡的扫了一眼,徐北冥的实力,就全部落入了姜乐的感知中,不过是一个炼气巅|峰的垃圾而已。

没有任何根骨,没有任何天赋,全靠着这样歹毒的修炼方法,硬生生靠着无数花季少女的生命,给堆积成了一个炼气巅|峰。

真的是垃圾到了极点,修炼到这样的地步,是需要吸收无数的灵气的,这个家伙,这些年不知道残害了多少无辜的女孩子。

而眼下,居然又把目光放在了姜暖和林若若的身上?

这两个姑娘,是姜乐最在乎的姑娘之一,这是他的逆鳞,这是他最大的忌讳。

这个徐北冥,今天的所作所为,已经决定了他的命运。

明年后的今天,就是他的忌日,姜乐说的,佛祖都无法改变的事实。

姜乐眼神冷漠,盯着对方,就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姜乐的眼神,让徐北冥很是不爽,徐北冥居高临下,看了姜乐一眼,对着手下们说道:“去,把他给我做了,两个女孩,别伤着,我要好好享用。”

手下的保镖们,有几个朝着姜乐飞扑过来。

当先的那个,一拳朝着姜乐狠狠砸了过来,风雷神响起,明显是一个古武高手。

这才是真正让徐北冥感到安心的战斗力。

这个狗屁徐家,为了这么一个废物,还真的是下血本啊,这些保镖的能力,不亚于奔雷手上官虎他们了,小爷我身边也不过是这样一群高手,你何德何能?

姜乐一把抓住了这个保镖砸过来的拳头。

磅礴的气劲,进入姜乐的体内,瞬间消散无踪影。

这个保镖,猛地愣了一下,看着姜乐,一脸的骇然和惊讶,是个高手,是个超越他很多的高手。

姜乐瞧着这个保镖,微微一笑:“保镖是个好保镖,可惜跟错了人,可惜可惜。”

说话时候,姜乐手腕上,有淡蓝色的电流出现,这个保镖,瞬间浑身抽搐,最恐怖的是,伴随着这一股电流而来的,还有霸道无比的灵力,修仙者的灵力,和古武高手修炼的真气,那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姜乐简单的一股气劲,直接断掉了对方所有的经脉,甚至连心脉都被姜乐粗暴的震断。

这个保镖,就这样,像是一截干木头一样,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很快就没有了呼吸。’

干净利落的解决了一个古武高手,剩下的保镖们瞬间变得紧张起来,纷纷开枪。

可是,子弹这种东西,对于现在的姜乐来说,根本造不成任何的伤害了。

在林若若姜暖紧张不安的注视下,那些子弹,在姜乐身周一米的位置,悬停了下来,然后下一秒,天女散花,再一次四下飞散。

周围的保镖们,纷纷倒地不起。

每一个人的眉心,都出现了一个血洞,和刚才死掉的那个保镖,一模一样。

眨眼之间的功夫,徐北冥手下的保镖 ,就全部都惨死在了地上。

这些子弹飞出去的时候,有一颗子弹,在姜乐的控制下,朝着徐北冥飞了过去,。

刚才还不可一世的徐北冥,一声怪叫,狼狈无比的一个后空翻,勉强躲掉了这一颗夺命的子弹。

子弹擦着他的脸皮飞了过去,在他的脸上,留下了一道血痕。

两个烟熏妆的女孩,瞧见这样恐怖的一幕,瞧见满地的鲜血和尸体,一声尖叫,朝着远方跑去。

徐北冥只剩下了一个人。

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孤家寡人。

要知道,刚才他还是一呼百应,掌控雷电的。

此时的他,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世俗的权利富贵,在绝对的力量面前,就是一个笑话。

徐北冥彻底的慌了,瞧着姜乐,眼神中浮现出了一丝的惊恐,慌忙朝着远方开始逃窜。

这时候的他,也清楚他惹了他惹不起的人,眼前这个来历古怪的少年,根本不是他能够对付的。

先要暂且躲避一下对方的锋芒,等通知父亲之后,再联系真正的高手,将这个少年,斩于马下。

徐北冥在逃窜的时候,咬牙切齿的想到。

可惜,姜乐没有给他任何的机会。

徐北冥刚跑了几步,姜乐嘴角泛起淡淡的不屑,朝着徐北冥的方向,隔空轻轻一抓。

古时候有一种武功叫做擒|龙|手。

这种武功,后人当做了外门功夫去修炼,殊不知,这可是一门修仙法术。

几十米的距离,炼气巅|峰的徐北冥,猛地觉察到了不对劲,没有任何的反应时间,下一秒,后背的位置,一股大力袭来。

就好像被一双无形的大手抓住了自己的身体一样,徐北冥身上所有力气瞬间烟消云散,整个人不由自主,朝着姜乐所在的位置,倒飞了过来。

砰。

徐北冥重重的摔在了姜乐的面前,将舞台砸出了一个巨大的深坑。

深坑中的徐北冥,哼哼唧唧,抬眼,看着姜乐,一脸的惊恐。

“你要做什么?”徐北冥问道。

“我要杀死你。”姜乐说道:“像你这样的垃圾,根本不配在这个世界上存活,所以,我准备把你变成一堆可以回收的湿垃圾。”

徐北冥眼神中满是惶恐:“饶命,误会,今天的一切都是误会。“

“是吗?”姜乐笑了:“我不管是不是误会,你今天都死定了。”

“你知道我是谁吗,你不能杀我,杀了我,你完蛋了。”徐北冥带着哭腔说道:“我是琼州徐家的人。”

琼州徐家。

姜乐笑了。

“那么,你知道我是谁吗?”姜乐居高临下,盯着对方,问道。

徐北冥缓缓摇头。

“我叫姜乐,外号太子,地球上,千年以来,第一个踏入元婴境界的修仙者。”姜乐盯着对方,淡淡说道。

徐北冥一脸懵逼,元婴高手?

怎么可能,父亲和师傅不是对自己说,这个世界上,修仙一道,已经断绝,自己炼气巅|峰,就能纵横天下了吗?

怎么可能有元婴高手?

可惜,徐北冥注定不会有答案了。

在徐北冥惊恐不解的注视下,姜乐轻轻一脚,踩在了徐北冥的脑袋上。

噗。

徐北冥的脑袋,被深深的踩到了地面深处,脑袋彻底变成了一地浆糊。

就像是不经意之间,随意的踩死了一只蟑螂一样简单。

做完这些,姜乐拍拍手,来到了姜暖和林若若面前,微微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