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00章 番外 沈煜安(278)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因为什么?你们不知道吗,宋恩澄的身体一直非常不好,做了很多次手术。原来,宋恩澄在贺家一出生,贺母就知道她病了,知道自己给不起手术费用,就故意拿她和贺依夏调换了。”

“这也有点太恶心了吧?为了自己的女儿,就让人家贺依夏跟着他们一起长大?”

“还有更恶心的呢,你们没有听说吗,那个贺父为了照看宋恩澄,还专门应聘了在宋家当司机,这些年一直在照顾宋恩澄。我要是贺依夏,我肯定都恨死他们了。”

“我要是宋部长和宋夫人,也会觉得意难平啊,帮他们好好的养着女儿,钱财花费了无数,结果呢,他们就是这样对待自己的亲生女儿呢?”

旁人的议论声传来,许美仪知道,再也没有什么转圜的余地了。

她用龌龊的心思去揣摩别人的时候,她就已经完全丧失了任何机会。

方允谦脸色惨白,站在原地,比许美仪的心情还要糟糕。

许美仪错过的东西,确实很多,但是很多都是她原本并不拥有的,比如在场的这些关系,比如贺依夏的帮助。

但是方允谦所失去的,是他原本就足以拥有的。

他和贺依夏的感情,他们之间的一切,原本都是好好的。

是他放手,选择了一条捷径,错失了贺依夏,进而错失了这一切。

他为了家世、财富,选择了许美仪抛弃了贺依夏,转头来现实就给了他重重的一个耳光,让他全盘皆输。

两人各怀心思,各自的后悔溢满了心间,却又无力去化解。

台上,贺依夏笑容动人明媚,早已经不是他们那个熟悉的贺依夏,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也隔在他们的面前,成为了天堑。

宋夫人眼眶微红,望着女儿,只后悔宣布这件事情的时间太晚了点。

应该早点,再早点,将女儿带到所有人面前,享受她从小就没有享受到,但是却该是她的一切。

门外走进来一道身影,他一出现,四周的人全部黯然失色。

人群自动为他分开一条道路。

那是沈煜安。

贺依夏的目光在触及到他的身影的时候,笑容越发的明媚,偏头温柔地注视着他。

沈煜安一步一步而来。

宋夫人笑着说道:“正好,我们今天还有一件喜事要公布。那就是,依夏和煜安已经确定婚期了,他们很快将会举行婚礼,到时候还请各位赏光,参加两人的新婚典礼。”

台下响起一片热烈的掌声。

沈煜安踏着掌声而来,走到贺依夏的身边,和她并肩而立,接受着众人的祝福。

宋部长和宋夫人相视而笑,欣慰不已。

不管贺依夏失去了多少,现在该她的都依然是该她的。

尤其是,沈煜安喜欢她的时候,并不是因为她是什么身份,确定关系的时候,也只是因为她是她自己。

两人的感情,从来都没有因为外物而动摇。

两个人的缘分,也在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依然始终如一。

台下的众人或惊讶、或感叹、或祝福,不一而足。

只有许美仪和方允谦,不知道是打翻了什么苦水坛子,光是多想一下,都能感觉得到全身心都泛着苦涩。

宴会差不多散场的时候,沈煜安陪着贺依夏送客。

许美仪跌跌撞撞地走了出去,这个时候,她也顾不得方允谦在想什么了,方允谦也是如此,失魂落魄地走出去,像是被人打断了脊梁骨。

许美仪走到停车场,看到宋夫人蓦然站在面前。

“宋、宋夫人?”许美仪没有想到她还记得自己刚才的话。

宋夫人冷眼地望着许美仪,她确实没必要自降身价来跟许美仪说什么。

然而这个女人,真的太恶劣了,之前那些当小三的事情就不说了,现在竟然还编派起贺依夏来。

宋夫人养了多少年的涵养功夫,早就不会为这些人而动容。

但是她就是想要为贺依夏出一口气。

宋夫人扬手给了许美仪一个耳光。

许美仪脑袋被打得偏在一旁,却不敢还口,更不敢还手。

尽管之前,她其实在宋夫人面前,根本一个字都还没有编派过贺依夏。

宋夫人打完,总算是消解了一口恶气,转身就走。

许美仪忍了一晚上的泪水,终于狼狈地掉了下来。

……

贺依夏的真实身份公布以后,部门里也很是轰动过一阵子。

之前有些人还有过的胡乱猜测的心思,也都被按了下来,渐渐地归于了平静。

贺依夏在部门里,依然如常,只是偶尔去宋部长那边,态度也是大大方方。

她工作能力本就出众,让人挑不出毛病,自然而然,也不会有人去议论她是靠着家庭的力量在部门里站稳脚跟。

易欣早早的就来讨婚礼请柬了:“一定要给我准备一份儿啊。我的钱包已经叫嚣着想要进红包了!”

“你放心吧,你的那份儿,绝对少不了你的。”

“我就知道!”

……

虽然晚宴上,宋部长和宋夫人没有提起宋恩澄和贺依夏是怎么被调换的。

夫妻俩出于教养也好,出于往日的那点情分也好,都不可能在公开场合这么说。

但是私下里的消息传播速度是非常快的,宋恩澄和贺依夏到底是怎么被调换的,又是什么原因,贺母又是如何为了宋恩澄陷害贺依夏的,种种情况和细节,都瞒不住众人的耳朵。

宋恩澄的身份和地位,一落千丈。

她往日那些朋友得知后,十分震惊。

这段时间他们都知道宋恩澄住在了外面,但是宋恩澄一直解释的都是父母打算让她出来历练,这个理由说起来真的太正常不过,所以根本没人起疑。

现在得知真实的情况,大家才明白宋恩澄一直以来都在说谎。

田可人更是觉得无颜去见贺依夏。

她都做了些什么?不仅相信宋恩澄说的那些谎言,去找贺依夏的麻烦,还处处都觉得贺依夏对不起宋恩澄,现在想来,真是可笑。

也觉得宋恩澄可悲,有对那样的父母,她自己也在渐渐地变成亲生父母的样子,谎言张嘴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