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2.第七四六章 一盘大棋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安画的手在幽古战场的地图上慢慢移动,确定好差不多的位置后,很快一拉。

地图小范围地放大,南部聚集地先在世尊的面前露了出来。

“就是这里。”

安画指向聚集地外的某处,“四大聚集地,现在都没有人。其实南部这里,如果没有林蹊,也正是杀入的好时机。”

什么?

世尊的眼睛一下子就瞪大了点。

“聚集地里有仙丹、仙石、各式法宝和极品材料。”

安画的声音柔柔,“有任意传送门在,我们不论攻向哪一个,胜算都不会大,就是围杀林蹊,在时间上,我们恐怕也是耗不起的。”

人家已经有过经验,再来……,不用算都是他们输。

“所以,你就要干个大的?”世尊甚是惊喜。

“不是我要干个大的,而是……”

她不会把功劳全往自己身上揽。

有林蹊在,幽古战场也同样充满了变数。

安画手上的灵力连动,幽古战场的地图在面前几变,四大聚集地很快就轻浮在地图上,“我与四位观风使共同研究之后,一致觉得这真的是千载难缝的好机会。”

仙界丹堂出品的问仙丹,确实比族里研制的要好,要不然当初她和成康就不会强攻聚集地。

族里要的是聚集地里的财物,族人……

幽古战场无智的族人,在巨大利益面前,一直以来,都是可以牺牲的。

“你们……已经行动了?”

“不!”安画摇头,“还没有,得南部聚集地,林蹊这里动起来才行。”

“什么意思?”

世尊凝目望向地图。

“陈浩在那里,布有一盘大棋……”

世尊一下子就站了起来。

他没想到,这些小的这么敢干。

“陪我一起进小谷。”

这么大的事,一定要跟圣尊说了。

……

此时,陆灵蹊虽然不知道陈浩的大棋正在她的身边展开,但花香飘散的太不对。

她在第一时间,做好自己的防备。

进幽古战场前,陆灵蹊就想过,在这里大杀四方后,会激起佐蒙人的新仇旧恨,人家会不会对她无所不用其极?

所以,别人的解毒丹就只是解毒丹,她的解毒丹还完美地揉进了耳鼠的血。

当年陆从夏在百兽宗开出的那只耳鼠,被她用凤鸟换回帮忙解了师父的毒后,一直在丹崖山被致远师伯和采薇师姐用各种灵药养着,相比于当初的解毒能力,早不可同日而语。

就连小贝的毒,在这加料的解毒丹面前,也只有老实溃败的份。

陆灵蹊不愁她自己中毒,至于别人……

八大队的修士训练有素,感觉不对的第一时间,做好自身防范的时候,迅速聚拢,在不言的带领下,与佐蒙人最恨的某人离远点。

他们不需要风门的任意传送门。

他们的目标是保护广若。

佐蒙人不知广若身份的时候,可能对他无感,可是,一旦知道,很可能比杀林蹊的心还要急切。

不大和不言才组织好队形,正准备喊广若下马,以防佐蒙人认上他,驮他的独角马突然腿脚一软,歪倒的时候,浑身抽搐又吐又拉。

广若一个飘身离它远些。

可是不言却心疼了。

这六阶独角马是他的灵兽。

师叔发现不对给他自己添加护罩的时候,怎么就没想过把护罩撑大点,照顾一下独角马呢?

不言才给独角马喂上一粒解毒丹,就听到周围的声音不对。

黑暗中呼喝的声音越来越近,从大地的震动上,他感觉他们被围了。

不言迅速把独角马收到灵兽袋里养着,这才凝重地望向四周。

广若更没想到陈浩会对着他们来。

他在这里呢,他怎么敢……

“向林蹊靠拢吧!”

黑暗中涌出来越来越多的佐蒙人,广若的目光闪了闪,“向她靠拢,我们就都有机会。”

向她靠拢,也许,可能,他还能神不知鬼不觉地用百味。

陈浩闹这一出的目的,就是逼他向林蹊靠拢,然后用百味吧?

广若这一会的脑子纷纷乱乱。

可以联系外界的血玉板被陈浩收走了,当初他不配合他,现在他是要逼着他配合了。

被自己的族人以这般危险的方式逼着,广若一肚子的不乐意。

但事到如今,不配合也不可能了。

林蹊有十面埋伏可以撑许久许久。

这么长的时间,陈浩总要向上面报告他的战况,只要报告了,只要他能帮忙下毒……

“师叔要相信我们。”

不言和尚头一次对广若板起了脸,“更要相信林蹊林道友。”

幽古战场上,人族修士向来守望相助。

他们如果真的有险,凭林蹊救援寻仙队的劲头,只要她能救,就绝对不会不管他们。

同理,他们这边还有余力的时候,也绝不能去拖累她。

不言的脑子转得快,怀疑这一次,佐蒙人把他们引来,同围一处,就是让他们拖累她。

要不然不可能这么巧的。

“刚刚的毒不太对,大家小心点,七伤阵分三队,依次替补。”

敌人太多,就不是蛮干的时候。

保存力量,轮换休息,才能更持久地杀伤敌人。

“师叔就在中段暂时歇着吧!”

“你?”广若没想到,不言居然敢顶撞他,“不大,此时合兵,我们不是能更好……”

“师叔!”

不大一步跨到他面前,“还没打,你这样……”

嘭!

他一个手刀,砍晕了广若,又往他嘴里塞了一颗丹药,“怀东,我家师叔这里,麻烦帮忙看一下。”

“是!”

叫怀东的和尚一口应下。

远远的,陈浩在一堆光头中,看不清哪个是广若。

八大队的厉害,他当然有闻。安全起见,他也并没有太靠近八大队。

但是,左等对方向林蹊靠近,右等对方向林蹊靠近,结果,人家自成七伤阵,根本就没有移动的打算。

广若在干什么?

这么明显的计,他都看不出来吗?

只要向林蹊靠近,用上百味,他们就大事可成了。

陈浩气寒于胸,却拿里面的那个笨人没有一点办法。

他只能拿出血玉板,把这里的情况报出去。

这一次的大战,是他们商量许久的,不管他这里能不能成,其他三方,计划都不会变。

其实,相比于上一次,陈浩已经不是那么战战兢兢了。

他发现了一个非常奇怪的事。

尸山之战死难的族人,有好几个,他好像又看到了。

明明他们应该化于幽古战场的。

可是,他真的看见了。

他们曾经的死点处,虽然已经长好,但仔细一点扒拉着看,还是能看到肌肤内里,还有一点花刀的刀痕。

陈浩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这也足够让他心喜了。

任谁背负百万族人的性命,在心境上,都会有一丝破绽。

幸好他发现了,要不然……

要不然,陈浩怀疑,他根本不能参与这一次的反攻大战。

……

广若不动,八大队和林蹊各自为战的消息,很快就在血玉板上显现了出来。

不管是圣尊、世尊还是安画的眉头都是一皱。

“……安画,你有想过,广若这里会出问题吗?”

圣尊沉默一瞬,看向拧紧了眉头的女孩。

“想过一点。”

安画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他好像……跟以前的他不太一样了。”偏偏圣尊又特别注意,她当然也不敢让他涉险,“不过,不管他们合不合兵,广若能不能用上百味,早前的那一波‘立春’只要他们闻到了,就不可避免地,会受些影响。”

“唔!”圣尊点头,“你是怎么想到要在此时,强攻四大聚集地?”

“因为此时,四大聚集地是最空的时候。”

幽古战场的地图在这里,好像能无限地放大,四大聚集地尤其明显,“东、西、北三方修士虽多,可是,人族修士都在外面寻找机缘,相对来说,与聚集地的距离也都有点远。”

安画手上的灵力轻动,点到哪里,哪里就大一点儿,“就算风门知晓了又如何?他能救火,但如果四处都有火呢?”

幽古战场上,到底还是他们的人多。

安画点向南部聚集地外围的一点地方,“风门与林蹊同出天渊七界,她经历了一场大战,才刚刚养好,风门听到不对的第一时间,我想,下意识的关心下,他会把更多的修士运往南部。

林蹊这里,不管出不出岔子,其他三方,只要我们能攻破一方聚集地,得其财物,此战就不算亏。”

不错!

圣尊的眼中,也终于闪过了一丝笑意。

不过,那丝笑意在看到世尊的时候,又迅速变成了凝重。

广若的情况不对,太不对了。

“为什么你要等林蹊离开聚集地四、五百里的地方才动手?”

“……我想让她急一急,更想借此,让她不能专心的、大量的杀我们的人。”

安画一直都知道,总有一天,她们会再次相遇,“南部聚集地的人手不足,受到攻击,肯定要向外求援,而她离那里不远不近。”

可惜,广若拿了她的百味,居然……

安画只能努力振奋精神,“把八大队也调到此处,除了可以借广若之手,以百味行暗杀之事外,主要也想着,哪怕广若不能动手,只凭他的身份,林蹊也不能置他的生死于不顾。”

幽古战场曾经的主事呢。

还有法如寺的两个大有前途的和尚、一百多人的性命。

“我们的人一时三刻间围杀不了林蹊,可是,围杀八大队,不是太难。”

广若不去主动靠近,也许是歪打正着。

“人族修士在幽古战场向来守望相助,她想要顾着他们,就更不能全心地杀我们的人。凭那里的禁制,她以十面埋伏救了人,又还能分出多少,来对付陈浩?”

“……”

圣尊对她的回答非常满意,摸出一枚玉简,“看看这个。”

安画双手接过玉简,神识探进未久,面色就跟着一变。

若不是圣尊当面,她差点控制不住地要瞅世尊了。

“世尊,你是不是也觉得广若这个暗子名不符实了?”圣尊越来越欣赏安画,特意让她接触秘辛。

“是!”世尊点头,“以前,族里没什么事找他,他当一个人人称道的高僧,当得没有一点负担,可是如今……”

“他在虚乘的眼皮子底下长大,你觉得,没有两把刷子,他能瞒过虚乘这么多年?”

圣尊叹了一口气,“世尊,你还记得美魂王吗?”

美魂王?

当然记得。

因为他,他还损了部分神魂呢。

“当年的美魂王名声虽大,可是从始至终都不叫魔,跟血魔、万生魔神他们没有可比性,但是你说,为何各方还是把他归于必灭魔头之一?为何你还要在他的灵虫身上动手脚?”

圣尊望着世尊,“这一切,你是不是都忘了?”

“……”

世尊的眉头拧住。

“当初你阴了美魂王,如今……你被他阴了啊!”

圣尊给他倒了一杯茶,“广若变成如今的样子,十有八九是受你所累!”

什么?

世尊的面上一变,“你是说,他……他是我?”

“不错!”

圣尊点头,异常沉重地道:“美魂王的入魂术让人防不胜防,广若是你斩魂投生的分身,当初为防虚乘和元爻发现,你们之间的记忆,都被你强行用大道抹去。

但是,你瞒过了他们,却没有瞒过美魂王,他借你分魂下界入虫的时候阴了你,虽然我们当时防范的及时,可是,广若亦是你的分魂之一。”

他们对他那里鞭长莫及。

当然,也怪他,当时没想起来。

以至错失了最佳时机。

“近年来,族里动作频繁了些,虚乘那里,想来是怀疑了什么。”

广若不能再回仙界了。

“我的意思是,此战过后,让他回来。”

百味虽好,可是,一旦广若用了,林蹊和八大队的人都死了,虚乘立马就能不要证据,直接把他按死在幽古战场。

对于老对手,圣尊还是有些了解的,“我们好好的帮他查一查。”

“……好!”

不好又怎么办呢?

世尊忍不住的有些沮丧。

早知道这样,在发现虫王不对劲的时候,就应该立马舍了。

可恨,美魂王还是他让虫王弄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