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98.第2498章 如何劝降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计划的是不错,问题是如何劝降呢?这些人又真的能听你的话信你的话吗?”大家在这边正聊着的时候,唐枫晔却走了过来说道。

他的话每次都是,不中听,但不得不说,总是一针见血。

“也未必就不能。只要我们擒贼先擒王,先打出旗号来,灭掉五虎门,然后袭杀秦京,他们即成惊弓之鸟,到时候他们不信也得相信。你们说呢?”

“可如果我们对五虎门出手,他们会不会惶惧不已,唇亡齿寒,一起出手对付我们?”

洪少卿问。

“所以,我们先需要杀了秦京,让这些叛乱的影卫群龙无首,然后再对五虎门出手。出手的同时,告诫那些影卫,绝对不许出手,否则格杀勿论。双管齐下,恩威并施,准保管用。”

“那就出手吧,如何杀了秦京?”

于震磨刀霍霍。

“这次于震带着几个特战队员跟我一起出发,其他人原地待命,等我的消息,我们必须要速战速决,否则的话,影卫恐怕就和五虎门残杀尽灭了,我们也就不需要重新招降他们了。”

……

秦京住在广府的一处上千平米的顶尖欧式别墅里,这是之前粤东首富买来的,但还没享受过,自从知道秦京把望族赶跑了,他立刻过来投效,这别墅就是他的投诚之物。

秦京也痛快地接受了他的投效,并出手把他几个竞争对手都清除出了粤东。

他在这大别墅内,日日做新郎,遥控指挥粤东各地,好不痛快!

他还嘲讽西北洪家的家主洪宗天:你曾经说要连通苗疆,做华夏西南的现世藩王,结果怎么样?还不是一样只能在西北一带!我秦京却已经是现世藩王了,粤东之地尽在我手,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要说人飘了就是脑子有包呢,洪宗天都快要调战机过来炸他了,要不是宁小凡怕伤到这些影卫,现在秦京早就是一捧灰了。

但是洪宗天也亲自给洪少卿去电了,告诉他,必须把这个秦京给我就地正法,弄不死他,就别说是我洪宗天的儿子,别说是我西北洪家的大少!

这天,又有人给秦京送来了几个美人,几乎都是名媛,这也是秦京的一大乐趣,把这些人前高高在上的女人踩在脚下,这是他变态的心理的一种。之前他就是喜欢如此,只不过那个时候手段相对温和一些。

但是现在,他已经无所顾忌了。

无拘无束的感觉真好啊!

无人管,无拘无束,就是现世藩王,他现在都快把跟五虎门的大仇忘到脑袋后边去了,一心沉醉在了权力的温柔乡里。

但是他忘了,五虎门的胡霸天可不能忘。

胡霸天之前一直试图插手韶州的内务,但是一直没得到回应。

现在影卫和五虎门弟子又爆发混战,让他相当没面子。

他正琢磨着怎么收拾影卫呢。

正巧这个时候,秦不三宣布秦连纵叛乱,宁小凡带着人紧急从王县撤走,北上前往燕京。

这自然是秦不三在燕京放出来的迷魂阵,为的就是让胡霸天动起来,只要胡霸天一动手,宁小凡立刻出手灭了他。

但是在此之前,他得先消灭了秦京。

“今天送来的都是谁啊?”

秦京一脸萎靡不振地问。

“秦大哥,这都是粤东当地的名媛,身家起码也是几千万,一般富豪都入不了她们的法眼,但是都说来一睹您的风采呀!”

一个影卫急忙开始溜须拍马,拍得秦京这叫一个舒坦。

秦京现在自从把望族挤走之后,心境也发生了变化。

大概是不需要装孙子了,现在他特别喜欢听好话,听阿谀奉承的话。

那种飘飘然的感觉太爽了。

而这些阿谀奉承的小人也就趁势而起,给秦京捧得那叫一个舒坦,他爱听什么爱干什么,就算是摘星星掏月亮也给他弄来。

“哈哈哈哈,你这话我爱听。等我享受完了,也让你们喝口汤。”

秦京大笑着上楼去,一边上楼一边开始解身上穿的浴袍。

可当他上楼推开门的时候,见到的却不是他想象中的场面,而是一个年轻男人正坐在床上摇晃着红酒杯,对着他蔑笑。

“宁逍遥?!”

秦京骇然大惊,本能地想要逃跑,但宁小凡却惋惜地站起身来,对着他缓缓伸出了一个巴掌。

噗!

伴随着一声闷响,好似被挤爆了一个气球,再看秦京站着的地方已经不是人了,就剩下一个空空的骷髅骨架,身后的墙面上鲜血横飞,好像身上所有的血肉和骨骼筋络都被这一股大力从骨头上吹飞了一样,喷的满墙都是。

秦京被杀了之后,宁小凡也不停留,立刻从窗户上撤了出去。

当天,秦京被杀了的消息,传遍了大街小巷。

胡霸天大喜过望,宁小凡带着人出发北上了,现在他外无强敌,影卫又乱了,这不是天助我也?

他立刻带着全部的五虎门弟子,准备出发!

结果刚出佛禅市,一大队望族子弟呐喊着杀了过来。

“你,你们是?!”

“西北洪家,洪少卿,爷爷等你多时了!”

洪少卿和于震对五虎门弟子全部包围,全部歼灭。

胡霸天被于震乱刃分尸,死相极惨。

也算是报了血仇了!

消灭了五虎门以后,望族大军立刻包围广府,所有反叛的影卫宣布投降!

宁小凡立刻发布铁令,将粤东叛乱的影卫分为三支,一支去赣西,一支去鄂北,一支去苗疆,而从这三地的影卫汇聚一半过来,稳守粤东!

这些事情全部平定下来,也已经又过去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了。

五虎门灭了,粤东的叛乱被消灭了,苗疆大定,一切都已经落下了帷幕。

但是唐枫晔的事情却已是迫在眉睫了。

他的确是有些着急,唐门之内经过这半年时间不知道又分化成了什么样子了,他们现在必须及早赶回去平定唐门之乱,否则,唐枫晔就真的是遥遥无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重回唐门之内了。

“唐长老,现在可以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吧?”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