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33.第二千四百八十二章 微服私访彭湖村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江北,广陵城北,彭湖村。

两百多个身着布衣的百姓,有男有女,有老有少,集中在村前的一棵大榆树下,交头结耳,窃窃私语,而一个五大三粗,三十上下的络腮胡壮汉子,看起来是这些人的头儿,正拿着一根木棍,沉声道:“全都站好了,今天可是镇军府刘大长史来我们村里听听大家伙儿的意见,你们这些的那些个怪话,牢骚,今天就给老子全都痛快地倒出来。”

一个三十多岁的妇人在人群里说道:“沈丘魁,这个什么刘大长史,是多大的官儿啊,比你还大吗?”

人群中暴发出一阵哄笑之声,沈木风没好气地说道:“陆老三,你平时不告诉你家婆娘的吗?这大晋的官职高低上下?”

一个四十多岁,缺了一颗大门牙的矮瘦汉子咧嘴一笑:“我自己也没弄太明白啊,只知道,管着村里这些人的,都是大官。沈丘魁,你就是我们眼里的大官,这回,我们这两百多口子,也就是跟你这个大官来的。”

沈木风的脸上闪过一丝得意的笑容:“我这个丘魁嘛,可是上战场的战功得的,当年讨伐妖贼,我可是跟过现在的镇军大将军呢,嘿嘿,要不是这条腿给妖贼射了一箭,残了,现在我起码在军中会是个幢主,噢,不,起码会是个军主,管一千五百人哪!”

人群中爆发出了一阵惊叹之声,有人在说话:“哇,一千五百人哪,这可是,这可是咱们五个,噢,不,七个村子哪。沈丘魁,你好厉害啊!”

沈木风满意地点着头:“不厉害能给派来管你们吗?你看,有我的威名在,原来在吴郡的时候,隔壁几个村子都不敢来跟我们抢水抢肥。现在虽然来到了新的地方,但我还会继续护着你们的,刘大帅给咱们分了这么多地,还让咱十年不交税,你们还有什么不高兴的?成天在背后叽叽咕咕,尽说些怪话,今天都给我听好了,刘大长史来就是要听你们的心声的,要是有人再…………”

刘穆之的声音在一边乐呵呵的响起:“木风,看来你气色不错啊。”

沈木风的脸色一变,看向了声音的来处,只见从村子一边的官道之上,几骑翩翩而来,为首一人,身着便服,戴着幞头,胯下的一匹马儿,几乎要给压弯了背,这会儿好不容易停下,正贪婪地在喘着粗气,而骑在它上面的这个人,可不是那圆滚滚,几乎说话的时候脂肪都在流动的刘穆之?

沈木风连忙要行礼:“拜见刘长史,您还记得小…………”

可是他的余光扫过刘穆之的身后,那几个剽悍精干的护卫,其中一人,身似龙虎,面似岩石,虽是护卫打扮,但根本无法掩盖那股英雄之气,可不正是刘裕?!

沈木风倒吸一口冷气,一把扔掉了手中的这根拐棍,准备要单膝下跪行军礼,却听到刘穆之哈哈一笑:“哎呀,木风啊,这不是在军中,不必行此大礼,刘镇军说了,他还记得当年打妖贼时的句章之战,你可是砍翻了十七个妖贼呢,立下大功,有机会一定要来看看你的,也要听听大家的意见,当年我们一起打妖贼,平天下,不就是为了大家伙儿有地种,有好日子过嘛。”

沈木风看着刘裕,他正微笑地看着自己,轻轻地点了点头,他的眼中有些湿润,声音也有些哽咽:“小人回乡这些年,天天就盼此生能再见大帅一回,刘长史,请您转告大帅,只要他老人家一声令下,我就是拖着这条残腿,也愿重回军中,为他征战胡虏,平定天下!”

刘穆之笑着跳下了马,地上顿时就出现了两个深达寸余的坑,让这条官道边的水沟之中,水面也起了阵小小的晃动,他笑道:“我一定会转告刘大帅,还有,今天乡亲们所有说的话,我保证,他都能听得到。”

刘裕也跟着几个护卫跳下了马,一个军士牵走了所有的马匹,拴到了一边的大树之下,而刘穆之则带着其他几人走到了这树前的广场上,所有人都用一种异样的目光看着他,因为他们从没有见过有人能胖成这样,刘穆之看着那陆老三的老婆,笑道:“陆家娘子,你是不是有很多话想跟我说啊。”

那陆三娘子连忙摆着手:“不不不,大长史,民女,民女没有话说,民女,民女坚决拥护朝廷的诏令,在这里为朝廷种地织布,为…………”

沈木风骂了起来:“我说,平时在我这里牢骚一大堆,怎么今天胖长史真的来了,你却这样吞吞吐吐了?!你们怕是不知道我们胖长史的官有多大吧,我告诉我们,就是这广陵城…………”

刘穆之笑着摆了摆手,阻止了沈木风的继续责难:“好了,木风,你越是这样,她越是给吓得不敢说了。这样吧,三娘子,我原来在军中的时候,是这位沈丘魁的战友,我会点医术,以前他腿中箭的时候,还是我帮他治的,只可惜那妖贼的箭上有毒,最后还是没有完全恢复,这才让他解甲回乡当了丘魁,这次让你们从吴地庄园来这里落户的大官,我也能帮他治治病,你们有什么想说的话,跟我说就是,我会转达给大官的。就算你们不想在这里呆了,想回吴地,我也一定会转告。”

陆三娘子吃惊地睁大了眼睛:“真的吗?你,你真的不是什么大官?”

刘穆之哈哈一笑:“你们难道没见过大官吗,以前在吴地的时候,郡守啊,刺史啊这些大官要是来你们庄里视察,恐怕都要几十上百人的队伍吧,前面鸣锣开道,还要有人举着牌子让百姓回避,大官都要坐着轿了。你们看看我,官服也没有,随从才几个,还得自己骑马,其实我就是一个医官,听木风说乡亲们有些话想说,又没有官员能听到,所以我才过来听听大家有啥想说的,还是那句话,我可以给大官看病,有机会转告他的。”

陆老三笑了起来:“原来你是个医官啊,怪不得没有官服在身,木风哥,你这是骗我们来了大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