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5.第1836章 直言天下第一事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治安疏?长治久安?

嘉靖的眉头微微地蹙起,却是没想到一个小小的六品户部主事口气竟然如此之大,便是淡淡地询问道:“此人似乎有些耳熟!”

“主子,去年户部派遣一个官员到崇文门征收关税,便是此人,此人简直是愚不可及!”黄锦当即便是小声提醒道。

嘉靖这才恍然大悟,想起正是那个铁面户部主事守住崇文门,令到内官监掌印孙隆闹到自己面前,还引发了一场不小的风波。

不过一位小小的户部主事的奏疏能够被筛选出来,事情已然是非同寻常,他便是淡淡地吩咐道:“念吧!”

这……

陈洪手持着那份奏疏准备呈上的奏疏,闻言却不由得微微一愣,脸上露出了为难之色。在他的计划中,这份奏疏是呈上,而非由他念出来。

黄锦已然是知道陈洪心里所想,却轻轻地摇了摇头。

陈洪看着皇上如此态度,亦是打开手中的奏疏,便是硬着头皮念道:“户部云南主事臣海瑞谨奏:为直言天下第一事以正君道、明臣职,求万世治安事。臣闻君者,天下臣民万物之主也,其任至重。凡民生利病有所不宜,将有所不称其任。欲称其任,亦惟以责寄臣工,使尽言而已。臣请披沥肝胆,为陛下陈之。”

这一番话无疑中规中矩,亦算是为言事做出的一个铺垫。

嘉靖听到“君者,天下臣民万物之主也”这个带着歌颂的话,发现这个小小的户部主事似乎没有想象中的令人讨厌。

冯保站在陈洪的旁边,则是小心翼翼地观察着龙床上的嘉靖。

陈洪抬头望了一眼嘉靖,这才接着继续念道:“昔汉文帝贤主也,贾谊犹痛哭流涕而言。非苛责也,以文帝性仁而近柔,虽有爱民之美,尚多怠废之政,此谊所大虑也。陛下天资英断,过汉文远甚。”

咦?

嘉靖听着海瑞将自己跟汉文帝相比,更是有“陛下天资英断,过汉文远甚”的赞美之臣,但心里头反倒生起了一阵不好的预感。

黄锦和冯保则是变得紧张起来,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嘉靖。

陈洪努力地咽了咽吐沫,但瞧着嘉靖没有制止,只好继续往下念道:“然文帝能示其仁恕之性,节用爱人,使天下贯朽粟陈,民物康阜。”在这里的时候,他是硬着头发继续念着:“陛下则锐精未久,妄念牵之而去,反刚明之质而误用之。谓长生可得,而一意玄修,竭民脂膏,滥兴土木……”

“竭民脂膏,滥兴土木!”

这八个字如同余音绕梁,又化作八支利箭射向龙床上的嘉靖。

嘉靖无疑是一个聪明的皇上,但亦是一个自私的皇帝,为了自己满意自己的私欲,却是不计成本地滥兴土木。

早期的大工程不提,西苑的各类宫殿亦是不说,单是北京外城、应天皇宫以及最近的显陵,已然是耗费了太多太多的银子。

如果嘉靖生财有术亦是罢了,偏偏连削减宗藩禄米都是小刀割肉,这些工程的花费很多通过提编银等形式转移到普通百姓身上。

嘉靖在听到这八个字的时候,眼睛豁然睁开,显得怒不可遏地盯着前面。

这种生气的感觉是太久太久了,在左顺门展示他的铁腕之后,满朝的官员开始畏惧于他。在好几年前,礼部有官员上疏请册封太子,而他当即下令将这位礼部官员砍于午门。

打那个时候开始,哪怕皇后的位置空置,当下理应册封唯一的儿子裕王为太子,但满朝文武大臣没有一个敢提及此事。

只是偏偏地,今日竟然跳出了一个不怕死的官员,竟然指责他“一意玄修,竭民脂膏,滥兴土木”,这分明是嫌命长了。

陈洪感受到了嘉靖的怒火,但看着嘉靖没有喊停,亦是不得不硬着头皮继续念道:“二十馀年不视朝,法纪弛矣。天下吏贪将弱,民不聊生,水旱靡时,盗贼滋炽,自陛下登极初年,亦有之而未甚也。今赋役增常,万方则效,陛下破产礼佛日甚,室如悬磬,十余年来极矣。天下因即陛下改元之号而臆之曰:”

在念到这里,陈洪亦是停了下来,实在是不敢再念下去了。

黄锦和冯保在佩服海瑞是当真不怕死之时,亦是害怕地望向如同一座火山般的嘉靖。

嘉靖额头上的青筋已然冒了起来,更是知道接下来准不会是什么好话,但还是咬牙着吐出一个字道:“念!”

陈洪咽了咽吐沫,便是怯怯地念道:“嘉靖者,言家家皆净,而无财用也!”

这话宛如是一道惊雷,更是直戳了嘉靖的脊梁骨。哪怕嘉靖再不在乎世人如何评价于他,他亦不希望有着如此的恶名,更不允许别人拿自己的元号如此臆意。

嘉靖,家家皆净,这已然是要扒下他的底裤了。

在这一刻,仿佛天地再无他物,只有这句话不断地在他耳边回响,更是狠狠地割向了他的心脏。

嘉靖气得急火攻心,胸口努力地喘着粗气,却是不顾自己的病体,对着跑来帮着他顺气的黄锦咬牙切齿地道:“快派人将他抓起来,别让他跑了!”

黄锦一边帮着嘉靖顺气,一边进行宽慰道:“皇上,他跑不了!这个人向来有愚名,脑子有问题,我听说他已经买好了棺材,此次是一心寻死!”

奏疏送来之后,黄锦亦是看到了这份大逆不道的奏疏,更是明白嘉靖必定会勃然大怒,故而将了解到的情况说出来道。

事实上亦是如此,海瑞是肯定跑不掉的,这天下都是嘉靖的,海瑞还能跑到哪?只是嘉靖竟然说出这句不着脑子的话,确确实实是被气得不轻。

若是嘉靖此次是被直接气死,却不知海瑞会不会担上拭君的重罪。

嘉靖的气慢慢地顺了过来,但对那份《治安疏》还是耿耿于怀,却是对着早已经停下来的陈洪道:“念!”

陈洪面对着嘉靖的指令,又是硬着头皮继续念道:“迩者,严嵩罢相,世蕃极刑,差快人意,一时称清焉。然嵩罢之后,犹嵩未相之前而已,世非甚清明也,不及汉文帝远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