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逃、生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张依依被掌门单独分至外门第九峰。

送她的师叔姓宋,看着是个中年大叔,实际上已经一百三十多岁。

一百三十多岁还只是筑基初期,想在两百岁寿尽前晋升金丹基本无望。

宋勉清楚自己的资质,倒是早就看开,安安心心地在外门混了个不错的职位好好当差,也能给家里小辈多挣几分资源。

“张师侄,这外门第九峰的峰主虽说不咋管事,但外九峰却是所有外峰里头人最少、资源最充足的地方。只要不犯事,峰主从不约束,可以过得比任何地方都要自在舒服。”

“还有,整个外门只有你们第九峰的弟子每月不需上交固定的宗门任务,就连领取的灵石也比其他外门弟子多出一半。”

宋勉对张依依印象不错,小姑娘灵根虽不拔尖,可试心路的成绩却是有史以来新入宗测试弟子中排第二的,比着他们这些人不知强了多少倍。

又想着连掌门都额外照顾将人单独送到外九峰,他自是愿意费点心思结个善缘,反正也是顺便,一路上主动将宗门需要了解注意的事宜都说得清清楚楚。

张依依听得很有意思,正想问为何第九峰的弟子可以搞特殊之际,却在突然间再次感受到了之前试心路时那股一模一样的生死危机。

下一刻,一头似龙似虎的巨大凶兽竟从对面湖中一跃而出,张着血盆大口就那般目标明确地朝张依依飞扑过来。

张依依被那凶兽外放的的境界直接镇压住,动弹都无法动弹,眼看就要落入凶兽之口一命呜呼。

生死一线间,一抹看不见的光晕自张依依腰际储物袋处荡漾开来,生生将那凶兽震开。

张依依没来得及庆幸,情况却更是急转直下。

被莫名震开的凶兽似突然间受到某种来自灵魂深处的恐惧刺、激,竟是掉头便跑,重重砸入湖底深处再也没了动静。

前后不过数息之间,张依依却是又在鬼门关前实实在在转了一圈。

她顶着张惨白小脸,一屁股瘫坐下来,猛的吐了口血明显伤得不轻。

等脑子稍微清醒了些,正想找找身上有没有疗伤的丹药,面前却突然伸来一只骨节分明十分好看的手,直接将两颗丹药塞到她嘴里。

“赶紧坐下调息疗伤!”

手的主人甩下话便没再理会张依依,转身又扔了颗丹药给不远处的宋勉后,便径直去往湖边察看。

湖中六阶凶兽早就被收服成为了宗门护山妖兽,又有封印加持照理说不该突然发狂跑出来吃人。

更奇怪的是,堪比人修元婴巅峰实力的虎蛟在最后一刻突然放弃掉明明近在口边的食物,竟像是被什么东西吓破了胆一般屁流尿流地逃走。

乔楚直觉那小姑娘身上定有什么古怪之处,不然一个区区练气三层的小家伙此刻哪可能还有命在。

等张依依将伤逝控制得七七八八后,这才结束调息睁开了眼睛。

抬眼一看,不远处宋勉正在恭恭敬敬向一长相英俊、气质偏冷的黑衣男子,也就是好只好看之手的主人,禀告着先前妖兽袭击的前后经过,听上去已经说到了最后。

好歹筑了基,又不曾正对妖兽的攻击,宋勉没有伤得张依依那般厉害,服过伤药后早已无大碍。

见张依依结束了疗伤,两人一前一后便朝她走了过来。

“外九峰新弟子张依依见过峰主,多谢乔师祖赐、药相救。”

张依依起身行礼。

经宋勉稍微提示,她便知眼前之人正是她如今所属的外九峰峰主、修为已元婴大圆满的乔楚,乔真君!

与这方世界第一修真天才姜恒相比,乔楚这个名字在《极品仙娇》中几乎不曾被提及。

好在之前宋勉倒是与她大概说道过乔楚生平,与姜恒同年入宗,两人一并成为了同一大乘真圣的亲传弟子,资质、起点之高唯他师兄姜恒可比。

五十不到的金丹、百岁不到的元婴,乔楚最初修炼速度之快与师兄姜恒相差无几,一门两天骄不知震惊妒忌死多少人。

但可惜的是,自元婴大圆满后,乔楚的修炼便出现了逆转性大麻烦,七百多年过去姜恒已然问鼎大乘,而他却仍然还在元婴大圆满卡着。

元婴寿限只有千载,若五十年内乔楚再无法晋升化神,那么便只能生死道消、再入轮回。

也难怪如今他在宗门新弟子中名声不显,便是偶尔被人提及无非也是叹上一声可惜。

张依依倒不觉得乔楚这样的有什么可惜不可惜的。

再如何人家也是元婴大圆满的厉害大能,有着一个已飞升成仙的师父,还有一个已经问鼎大乘的师兄,哪里轮不到她这样的菜鸟新人操心。

“你身上有何特殊之物?”

乔楚审视着眼前还未及笄的小姑娘,语气无比笃定:“护山妖兽不会无端发狂专程袭击你这么个练气弟子。”

“特殊之物?弟子也不知,还请乔师祖解惑。”

她身上能够称得上特殊两字的唯有封印于储物戒中的那滴古神之血,不然也没机会在妖兽嘴里捡回一条小命。

但她也的确不知,那只明明已收服的护山妖兽为何会对她这么个弱小得还不够塞牙缝的目标出手。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试心路上的生死杀意与刚才护山妖兽散发出来的气息完全一致。

也就是说,那只妖兽从一开始便是主动盯上、了她,而不是什么偶然意外。

张依依几分后怕、几分疑惑,还有几分急迫,真假参半的话倒是成功的打消了乔楚大半的怀疑。

乔楚暗开天眼又细细将张依依扫了一遍,确定这名新弟子本身并无异常后,倒也没再追问。

“既与你无关,那便算了。本座已重新加强湖中结印,日后不会再发生这等意外。”

乔楚没打算为难个小粉团子,扔下这句话后,转瞬便离去无踪。

见人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张依依暗自松了口气。

古神之血太过珍贵无价,她不敢泄漏一丝一毫,否则莫说乔楚这样的大能,便是普通筑基修为的宋勉杀她夺宝也是易如反掌。

宋勉倒是不曾怀疑任何,他本就以为张依依能够活命是因为乔楚及时赶到所救,顶多也就是感慨一下张依依的运气罢了。

经此一遇,宋勉也没了先前的兴、致。

他直接将人送到外九峰某处院子安顿好后,便结束了这趟差事很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