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教训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跑去打探消息的侍女不久后便回来了。

小丫头不但机敏,府里八卦消息来源十分充足,结果自然没叫张依依失望。

“五小姐,奴婢打听到这门亲事原本是三小姐刚出世时就订好了的,对方是唐阳最大世家唐家,势力远超咱们张家。”

原来当初三小姐的母亲曾救过唐家小少主一命,唐家家主这才订下两家亲事,让自己的嫡次子将来娶恩人的女儿。

如此算来还是张家高攀了,毕竟唐家可是有元婴坐镇的中型家族,而张家修为最高的老祖不过金丹后期。

可偏偏十多年后,唐家次子因为意外成了修炼废材。

张家三小姐张桐桐却截然相反,不但有变异冰灵根这样的绝佳资质,更加成为了大宗门云仙宗最受器重的亲传弟子。

这般一来,张家自是不愿意再将自己家族的天才嫁给一个废物,可偏偏又不想失了唐家这么一门不错的姻亲。

所以,最后也不知到底谁提议,竟然想将她代替张桐桐嫁去唐家。

被当成棋子摆弄的滋味当真不好,终究还是自己势力太差才会被随意牲牺、舍弃。

修真世界势力为尊,家族亦永远只以利益为先。亲情本就凉薄,更何况是她这种没有娘、爹不喜的。

张依依愈发坚定了努力修行的决心,为了活着、为了自由、为了能够随心所欲的去看一段又一段新的风景。

半个时辰后,她被传话之人带去到祖父张清明那儿。

张清明是张家现任家主,也是张依依嫡亲的祖父。

只不过这位祖父比她的父亲更加不喜欢她这孙女,爷孙总共也没有见过两回,印象唯二的两次见面也冷漠厌恶得毫不掩饰。

张依依估计让她代替张桐桐与唐家继承联姻的人就是张清明,毕竟张家老祖可没那么多闲工夫亲自过问她这种小辈的事。

果不其然,在看到她后张清明的态度极其冷漠厌恶。

“哼!年纪不大,口气倒是不小。不过一个练气八层,就真当自己成了天子骄子,可以肆意妄为?”

张清明的目光带着浓浓的鄙夷,仿佛眼前之人并非自己血脉相连嫡亲的孙女,而是仇人后辈一般。

“笑话!就算将来真有大能愿意收你为徒,那也是以后的事,但如今你还只是云仙宗一个小小外门弟子,你的亲事家族还有权处置!家族培养了你那么多年,让你嫁就得嫁,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

这话一出,莫说张依依,便是一旁的张成康,脸色瞬间都难看到了极点。

“父亲!凭依依现在的潜力怎么能这么早随便嫁人?要联姻唐家,族中多的是人选,儿子跟您说了那么多,您怎么就不能通融一二?”

张成康哪曾想到自己刚才说了那么多,亲爹非但没听进去一句,反而当着他的面将自己嫡女说得如此不堪。

纵然对这嫡女再没多少感情,可毕竟也是自己的唯一的嫡女,便是自己的父亲也不能这般不给他颜面。

“闭嘴!”张清明朝着次子质问:“你以为唐家是什么人家,你到底有没有脑子?”

他一掌拍在几案上,连儿子一并训斥了起来。

“这门亲事原本是给谁订的你不知道?唐家允许张家改一次人选那是因为桐桐已经贵为云仙宗亲传弟子,其身份根本不是唐家一个普通嫡次子能够高攀,便是唐家咬死不放,云仙宗也绝对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但这并不代表他们放弃桐桐后,咱们张家就能够随便拿个女儿打发他们!”

一席话,倒是毫不在意地道出了替婚的真相,张清明也从来都不觉得让张依依代替张桐桐嫁去唐家有什么不对或者可惜之处。

哪怕现在练气层修炼速度看上去还算可以,但越到后面境界便越难提升,灵根资质上的差异也会越发明显。

至于大能欲收其为徒这种事,张清明压根不信,摆明是张依依不肯服从家族安排才编出来的,可笑次子竟然还信以为真。

“可那也没必要非得是我吧?”

眼见父亲被祖父一通训斥骂得几乎开不了口,张依依便自行接过话从容而道:“祖父敢发道誓,当真觉得叫我替代桐堂姐嫁入唐家是对张家来说的最优选择?能让张家损失最小,利益最大化?”

“放肆!我是你祖父,你这个孽障怎敢如此跟我说话?”

张清明气得胡子都歪了。

活了快三百岁了,他还是头一回被个晚辈当面质问,甚至于还想让他发道誓,真是好大的脸,岂有此理!

“孙女只是据实而言,为何不能堂堂正正说出心中所想?”

张依依眉头都没皱一下,反而愈发平静如水,唯独看向张清明的目光却尖锐得直入灵魂:“我辈修真之人,讲究的便是固守本心,孙女只是想替自己求个答案问心无愧。而您不仅是我祖父,更是张家家主,一言一行更当以理服人,而非用长者之尊强制逼迫。”

“好一个固守本心,一个问心无愧,好一个以理服人,好一个强制逼迫!我张清明当真生了一个好孙女,竟然敢当着面教训我这个当祖父的长辈如何做人!”

张清明一双眼睛红得吓人,抬手便想教训眼前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孙女:“今日我先好好教教你什么叫做尊卑,什么叫凭实力说话!”

眼见父亲竟然想对自己嫡女动手,张成康大惊之下准备阻止,但瞬间却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嫡女的性子实在太过刚硬,连嫡亲的祖父都敢随意忤逆着实狂妄过了头。

或许今日受些教训反而是好事,总归与唐家的婚事还得继续,想必父亲也不会真下死手。

这么一犹豫间,张清明用了四成之力的掌风已然朝着张依依挥了过去。

以他金丹初期的修为,哪怕只有四成之力,却也足够让练气八层的张依依当场重伤痛苦万分。

他的确没打算要张依依性命,但却定要狠狠教训到令其足够惧怕一辈子,不敢不低头服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