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我收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PS:加更来了,感谢亲们的留言、收藏与票票,你们的支持永远是最大的动力:)

雷珠的杀伤力究竟有多大,刚才隔着阵法加固后的擂台都结结实实感受了一番。

莫说张依依如今才练气八层,便是筑基修为的直接被炸死也不冤枉,换个金丹修为的上来,同样不见得就能毫发无损的避开。

正因为如此,所以宗门大比是明确严禁使用雷珠这种大杀伤性爆器,毕竟都是同门,为着一场比试胜负就不顾同门性命着实太过狠毒残忍。

张依依这样只是受了伤而不曾丢掉性命,已经相当了不得的,足以说明实力的强大。

“师祖,下次我一定会注意的。”

张依依服下上品伤药,翻滚的气血立马平稳下来,面色也渐渐恢复了几丝红润。

真是冤枉呀,她哪里想得到谢林会如此卑鄙无耻,不但动用了大比之中禁用的雷珠,更加使诈在假装认输的当口砸出。

雷珠是死物,先天神灵体也无法感应到杀意与危机,只当对方已经认输不准备再战,所以多少还是大意了。

“还有下次?死人是没有资格后悔重来!”

乔楚凉凉地瞪了没心没肺的小丫头一眼,差一点这徒弟可就挂了,不好好教训教训都对不起自己那枚上品伤药。

看似严厉实则满满都是关心,乔楚对张依依的态度很快让人意识到了些什么特别之处。

能被元婴大能如此看重,难怪张依依能力敌练气大圆满,毕竟没有这样的实力与特殊之处,又怎么可能入得了元婴大能之眼。

众人羡慕的同时倒也更加自然地接受了一鸣惊人的张依依作为区别于一般人的优异存在。

反之,那个比实力打不过还敢使诈用雷珠、不把同门性命放在眼中的谢林理所当然成为了所有人鄙夷、谴责的对象。

面对守擂执法长老严厉的责问,谢林面如死色,却还是紧咬牙关,只道自己并非有意为之,而是心急之下将迷阵阵珠错拿成了雷珠。

这样的说辞大多数人自然不信,可谢林咬死不是故意为之,执法长老亦只能依照使用禁止武器的规则对其进行处置。

“本场判定张依依获胜!罚谢林取消大比资格、为宗门义务劳作三年,并由外门弟子贬为杂物弟子。”

执法长老当众宣布,严肃处置谢林的同时更是为了警示其他宗门弟子,免得接下来的大比,还有人不知死活挑战门规,闹出这等恶劣之事。

如此一来,谢林也算是恶有恶报,彻底与内门无缘。

因为按云仙宗门规,犯错被贬成杂物弟子的话,日后便是筑基成功也只能呆在外门,除非将来可以晋级金丹。

但显然,张依依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人。

一个想拿雷珠阴死她的人,不论是什么原因,她都不可能让其有那晋升金丹的机会!

谢林被执法队的弟子带走,张依依跟着乔楚下了擂台。

小声地请朝她迎上来的潘师姐帮着施了个清洁术,毕竟这会灰头土脸血肉模糊的样子实在太失仪态。

“师妹你伤得很严重吗?”

见依依连个清洁术都得让她帮忙,潘师姐瞬间意识到小师妹怕是没办法再继续下面的比试。

“师祖的伤药极好,身体已无大碍,不过近几天却没办法再使用灵力。”

张依依向来心宽,可这回也忍不住心塞塞。

没办法使用灵力就意味着根本无法继续比试,明明在向她招手的第一名此刻却生生被那谢林害得飞走了。

得不了头名,乔师祖还会收她为徒吗?

潘悦欣还是头一次见到张依依如此委屈可怜的小模样,顿时忍不住手一抖,差点连施展了一半的清洁术都没保住。

“那师妹岂不是不能再继续下面的比试,得退赛?”

潘悦欣想想都觉得可惜,连练气大圆满都能打败的师妹,不说第一名,至少争个前十是完全没问题。

可如今被谢林所阴,根本无法再继续比试,如此一来前十名能得的筑基丹、入内门资格等一系列奖励自然通通都没了!

也难怪脾气向来淡定从容的小师妹都少有的表露出沮丧,便是她这个外人想想都觉得心疼无比,恨不得把那谢林咬死才好。

张依依倒不在意什么筑基丹、入内门资格等奖励,反正她极少服丹,哪怕将来筑基也没打算用筑基丹,更别说筑基了自然也不怕成不了内门弟子。

她真正在意的是没办法继续比塞就无法夺取头名,无法夺取头名,乔师祖也不知还能不能再给个机会收她为徒。

想到这,她不由得看向一旁的乔楚,抱着几分侥幸心理期盼地问道:“师祖,这次大比弟子没法再继续参加,也拿不了第一名了。您还能再给弟子别的机会收弟子为徒吗?”

话一出,不少耳尖者暗自惊叹:难怪乔师祖对张依依这般关注上心,原来竟早有意想收其为徒。

一时间,妒忌羡慕恨等各种情绪纷踏而来。

他们在感叹张依依好命的同时又对她这次明明一鸣惊人羸得漂亮却反而只能止步于此的结局带上了几分幸灾乐祸。

也不知道兜兜转转的,对张依依来说到底是福还是祸。

“……”

乔楚看着眼前可怜巴巴的少小姑娘,莫名有些心软。

他本就不是迂腐之人,既然心中早就已经将张依依认作了首徒,自然便不会因为小姑娘出了意外没机会得第一就真不收了。

不过他这徒弟到底还是年纪太小心思过于单纯,所以才这么容易就被人暗算到,不趁这机会好生让她长长教训都不行。

“修行之路一步错、步步错!不管是什么原因导致你无法继续比赛,说到底最终都是你自己的问题。毕竟只要你有绝对的实力,或者能更加小心谨慎些的话,任何阴谋诡计都是空架子!”

乔楚拿出师尊的架式当场给还未敬茶的徒弟上了一课。头回为人师,光是这份良苦用心都足够感动他自已。

只是这话听到其他人耳中却都十成十被理解为拒绝,可惜乔楚自己根本意识不到罢了。

“师祖所言极是……”

张依依神色复杂,犹豫到底是再努力争取一把呢还是默默为自己唱首凉凉顺其自然。

正在这时,一道仙乐般祥和的声音悠然响起:“小丫头莫要哭丧个脸,他不收无妨,我收你为徒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