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不喜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张依依莫名其妙地看了莫砚一眼,只觉得这人是不是有病。

好好的营地查看一下怎么就成了乱跑?真有那么大的危险不能乱跑的话,三长老早早就交代了,哪里还轮得到莫砚在这里质问。

更何况,她可不觉得莫砚的性格会是这么好心主动关心普通同门的。

这是在迁怒?

一念之间,张依依想到了好些种可能,但哪种都让她对莫砚打上不喜的标签。

不喜便直接无视,既不回复也不理睬,她直接走到了三长老身旁,询问是否有什么新的吩咐与安排。

气氛更显尴尬。

莫砚脸色刷的一下就黑了,显然完全没有料到张依依会当众无视于他、下他的面子。

三长老却是个妙人,见状根本不介入两小辈之间这种莫名争端,睁只睁闭只眼只当什么都没看到。

都是大乘真圣的亲传弟子,他一个元婴长老偏向谁都不好,反正也就负责这次秘境之行,没必要管那么多闲事。

“依依回来了正好一起听,倒是省了我再单独同你重复一遍。”

他没事人一般继续说道:“此次各门派最多者派足了六名弟子,最少的如我们云仙宗也有三人。十八门派总共一百人将入秘境。需要注意的是,这百人中,差不多约有五分之一是各个门派临时请来帮着抢仙器的散修,这些人危险性比宗门弟子要高得多,杀人夺宝大多也发生在他们身上,你们需多加防范,切勿大意着了道。”

“为何要同意散修占用宗门弟子名额?”

张桐桐不解,只觉得如此极其混乱。

但凡有资格前往的门派皆有六名弟子入秘境的指标,具体愿意派几人都随各门派,怎么还能让散修替代凑齐数?

“这也算不得什么,毕竟秘境里除了可能出现的仙器外,并无其他什么宝贝,就连灵草都没,那些既不愿意放弃仙器又不敢将最具潜力的弟子送来冒险的宗门便会高价聘请散修协助,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又是在规矩之内,谁也不能说什么。”

三长老耐心解释:“有无仙器被带出很容易检查到,那幺多门派的人全都死命盯着,根本藏不起来做不得假。那些实力不足的门派哪怕花再多的价格请少数散修抱仙器也好过让自家全力培养的弟子冒险,说到底得仙器的机会实在太过渺茫,可死亡的风险却极大。”

“你们现在还有重新选择进或不进的机会,一旦入了秘境宗门对你们的要求也是性命第一,仙器随缘,明白吗?”

三长老最后的话自然代表了整个云仙宗的态度,他们不屑于请散修,更将自家弟子性命利益放在首位。

这是身为大宗门的风范与气节,亦是云仙宗人底线所在。

几人听后都没再说话,来都来了当然不会临时退出。

但显然他们这些身家富足的大宗门弟子须得更小心那些各怀心思入秘境的散修。

毕竟能被某些门派请来协助争夺仙器的散修,实力自然不弱,杀人夺宝这种事情有意还是无意秘境里头谁都说不清。

进了秘境各安天命,便是大宗门也没法说什么。

五天后,落仙河秘境提前几天预计时间显现而出。

张依依头一回看到如瀑布般的滚滚云雾自天倾泄而下,浩瀚壮观得令人惊叹。

所有即将入秘境者,人手已分到一枚令牌,等十八门派合力开启秘境后,这些令牌便会将他们带入其中。

半个月开放时限到达后,不论身处秘境何方,只要活着还剩一口气,令牌都会自主将持牌者送出。

即使若持牌者已亡故,令牌照样会自个出来,这也是万年来死了那么多入秘境者,但每宗六块、十八门派总共一百零八块令牌钥匙从未少过的原因。

张依依下意识地往漓山派的方向看了看,一下使瞧见了任何时候都艳丽妩媚的袁瑛。

修真界无丑女,且大多容貌出尘带着几分仙气,这是因为每次的晋级都是一次脱胎换骨,肌肤气质无异于重新塑形。

像袁瑛这种极尽艳丽世俗的美并不多见,因为看着就不像仙子更像魔女,所以大多数人并不怎么喜欢这样的美丽。

袁瑛早已筑基,却依然更多的保持了自身本来的容貌气质,大师姐的个性特征倒是可见一斑。

察觉到张依依的目光,袁瑛随即也看了过去冲其一笑,明媚如阳的笑容极富魅力。

“哼!”

张依依都没来得及回应,却听身边莫砚低哼一声朝她语气不善地说道:“不要随便什么人都搭理,不然到时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随便什么人?那可是漓山大师姐。”

张依依可忍不了莫砚一而再的莫名针对,冷声反问:“莫师兄这是对我有不满还是对你自己的未婚妻有意见?”

“张师妹想多了,我只是好意提醒,并没单独针对任何人。”

莫砚眼神一沉,却到底还是没有当众与张依依翻脸,忍着不快先退了一步:“不过我的私事,也请张师妹莫要多管。”

连袁瑛是他未婚妻都知道,可想而知前几天肯定是张依依跟袁瑛乱说了些什么,不然那个女人怎么会突然一改之前的态度同他翻脸。

这门婚约他从来都不喜欢,只不过为了家族却不得不暂时保持,偏偏袁瑛这个女人却一点自知之明也没有,管天管地还想管到他的头上。

“莫师兄是不是误会了什么?那天大师姐不过是碰到我这个身着云仙宗服饰的弟子,便上前做了下自我介绍,又问了莫师兄此次来了没有。”

入秘境就在眼前,张依依也不想同莫砚闹得太僵,甭管人家心里怎么想,既然面上示了弱,她也就解释了一句:“其它的我什么都没说,也没什么好说的,信不信由你。”

听到这话,又见张依依神情坦荡不似有假,莫砚突然问也觉得自己兴许真误会了张依依。

片刻后他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张依依的话,不过却连半个表示歉意的字都没再说。

张依依挺瞧不上莫砚这样的做派,却也懒得再做计较。

没过多久,秘境正式开启,百道银光闪过,所有持令牌者瞬间被送入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