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吃吃喝喝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这是什么鬼地方?”

“有没有搞错,落仙河落仙河,你们看看这里哪里配得上一个仙字?”

“就是,灵气如此稀薄,这真是一处秘境吗?”

“怎么办,真是一点头绪也没有,这次会有仙器出世吗?要往哪儿找?”

……

进入秘境,等众人看清眼前一切后,即刻便有人抱怨了起来。

来之前他们多少也了解过一点情况,可惜秘境每隔九百多年才开放一次,且真正能活着出去的人极少,是以大多数人对里头的情况当真知之甚少。

这样的抱怨半真半假,不高兴是有,可更多的还是各宗门弟子间相互的一种试探。

说归说,所有人却是动作不慢,没一会功夫分散开来的百人便自觉的以门派为团队各自聚到了一起。

张依依不动声色地往四周察看,发现放眼四周除了一望无际的沙漠外,还是看不到尽头的沙漠,的确跟仙字沾不上半点的关系。

而师父与师叔当初进来之时最先落到的地方是雪原,看来这处秘境极大,想要寻找仙器至少得先离开这处沙漠,找到有那段神秘仙河经过的地方才行。

“莫师兄,咱们现在怎么办?”

张桐桐小声朝莫砚询问。

不论是修为还是资历,入秘境后云仙宗的弟子自然都是以莫师兄为先,是单独行动还是与其他门派暂时联盟悉数交由莫砚做主。

张依依虽不太喜欢莫砚,但也默认了这个规则,一副听从安排的模样。

莫砚打量过四周后,很快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枚八卦镜摆弄起来,片刻后二话不说,直接抬步就朝着西南方向走去。

张桐桐与张依依见状,自然也跟了上去。

云仙宗几人率先行动,很快,好些宗门顾不得其它,立马便不远不近的跟上了莫砚三人,也朝着西南方向而去。

而剩下的其他人同样没有耽误时间,各自朝着选定的不同方向而去,没一会功夫原本一百人的大队伍便散了个干净。

“莫砚,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袁瑛追上了莫砚,朝其质问道:“我们两宗不是早说好,在仙器找到之前咱们先联手一起行动吗?你怎么话都不说扔下我们漓山派的人就走了?”

莫砚脚下步子压根不停,便是沙漠中行走,速度亦只快不慢。

“你这不是自己跟上来了?”他眼角都没扫袁瑛一下,显然根本不觉得这般有何问题。

“你这是什么态度?若非宗门吩咐,当我袁瑛愿意跟着你不成?”

袁瑛气得更呛,没想到这人竟是如此公私不分。

就为着前几天两人间的争端不顾两宗议定好的安排,自顾自行动还要踩他们漓山派的颜面。

漓山与云仙宗一样都只派出了三名弟子,是以两派早就约定好入秘境后先联盟,最后再各凭本事争夺仙器,免得让其他门派占了空子。

谁曾想莫砚气量如此之小,搞得好似是他们漓山派求着云仙宗一样。

“我就是这个态度,不高兴就各自行动,没谁求着你来我这儿受委屈!”

莫砚语气极为不善,脚下步子更快起来,摆明了是在给袁瑛气受。

两宗其他四人都不好出声,好在袁瑛虽气得不轻却总归顾念大局没再与莫砚争个高低,沉默示意两位师弟跟上继续前行。

一行六人刚入秘境,全力前行的同时亦需打起十二分注意力小心提防任何突然来临的危险,是以如今没人吱声了反倒不再那般尴尬。

张依依完全不知道莫砚与袁瑛这对有婚约的男女间到底为什么事起了矛盾冲突,但显然莫砚的做派真真落了下乘。

小半个时辰后,莫砚挥了挥手示意众人停下,只道并未发现什么问题的话,所有人现在起御器飞行,加速穿过这片沙漠。

好吧,话一出,张依依就很是尴尬了。

她还未筑基,无法御剑,脑门上差点写上拖后腿几个大字。

“依依,我带你。”

袁瑛见莫砚与云仙宗另一女修都没主动出声帮同门解难,便主动揽下了这活计。

小姑娘修为虽不高,可着实漂亮可爱合她眼,她前几天既然发了话说会照顾,那自然便会照顾。

“多谢大师姐。”

张依依见状也不客气推辞,反正看样子,这几人里也只有袁瑛愿意带她这个拖后腿的了。

一行六人很快再次御器出发,而一路在他们后头不远的几个门派弟子见状也纷纷改为御器,紧跟不舍。

对于其他人的这种做法,云仙宗与漓山六人谁都没什么好说的。

路也不是他们的,在仙器还没影的情况下,谁都不会多事胡乱动手。

秘境里头不分白天黑夜,走了一整天后竟是平平顺顺什么事都没发生。

说好的凶险仿佛根本不存一般,甚至于除了他们以外连有生命的东西都没有再瞧见过。

莫砚半道上又折腾了两回他的那块八卦镜,确定方向并没问题,也不做任何停歇,依然带队继续前行。

总共就十五天的功夫,要走出这片沙漠还不知要多久,他们实在耽误不起。

可张依依觉得有些饿了。

她到底还不曾筑基,没有完全脱离凡胎,身体无法只靠吸纳灵气满足各种需求。

随手取了瓶辟谷丹,倒了一粒扔进嘴里吃下,甭管味道好不好先把肚子填饱。

而后不知突然间想起了什么,顺手便将那瓶辟谷丹塞进了怀中,不曾再扔回储物戒。

接着,她又从储物戒里摸了颗纳水珠出来,喝了点水后,顺手又将珠子塞进了怀中收着。

袁瑛见张依依跟个凡人似的在她后头自顾自地吃吃喝喝,顿时觉得有种说不出来的喜感。

“好吃吗?”她笑眯眯地问着,一整天因为莫砚而低沉的心情渐渐好了起来。

“难吃。”

张依依老实地摇头,同时露出几许期待:“等落地休息时,我请大师姐吃好吃的,带了很多呢。”

“好,一会我可得……”

袁瑛不馋张依依储物袋里那点好吃的,纯粹觉得盛情难却。

不过,她话还没说完,整个人突然灵力一空,连人带正飞行的宝器一并从半空中跌落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