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凶残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刚才的思维一时间没转过来,袁瑛只是下意识地觉得张依依只是个练气期,实力比他们都弱,又手无寸铁,自是需要额外看护一些。

可她倒是忘记了,现在所有人都不能使用灵力,修为高低早已毫无意义。

难怪他们云仙宗的自个都没有额外照看张依依的打算,现在看来倒也并非全是她所想的毫无同门情份,更多的还是对张依依实力的心知肚明。

如今他们这些修士都跟普通人打架似的,身体素质越强、拳头越硬的在这样的环境里头方才更具优势。

她怕是打一开始就看走了眼,张依依瞧着娇娇嫩嫩却绝非表面看上去的那般不中用,哪怕只是练气期定然也不会弱于筑基什么。

否则的话,云仙宗的那些老家伙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真白白弄个亲传弟子前来送死。

变异沙鼠越来越多,袁瑛也好还是其他人也罢,渐渐都杀得双眼通红,浑然忘我,除了全力拼杀保命外,根本再无多余的精力顾及旁人。

在众人累得快要坚持不住时,最后一只变异沙鼠总算也倒地死了个干净,这片沙漠几乎都快被染成了血色。

近七百只变异沙鼠通通死了个精光,浓重的血腥味令人作呕,血肉模糊的尸体堆得到处都是,场面如同屠杀地狱一般。

所有人早就被变异沙鼠有意无意间逼到了一块,简单清点人数过后发现,除了云仙宗与漓山派的人员无伤无损外,另外几宗死伤竟都达了一半。

大多数丢性命的都是最开始没反应过来、慌乱之中被变异沙鼠咬死的,甚至还有人被那些畜牲锋利的爪牙掏心剖肚,死得极为恐怖。

后来再死的人就少得多了,都是因为力竭不支或失血过多而亡。

但甭管怎么个死法,最终那些丢了性命的全都被成群的变异沙鼠啃得只剩下一具白骨,堂堂筑基修士就这般成了一群低阶妖兽的口粮,这种死法当真冤枉、憋屈。

原本往西南方向前行的总共二十四人,现如今只剩下了十四人。

不过是一群一级妖兽就让他们死伤近半,这样的事实令所有活下来的都不由得一阵心惊。

因为他们都知道,这才刚刚开始罢了。

灵力还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恢复,在此之前这片沙漠里随便再冒出点什么厉害些的东西都足以让他们损命。

更何况,他们现在与普通人无异,需要吃喝维持身体机能,储物袋中倒是多少都有些准备,偏偏无法使用灵力根本打不开来成了摆设。

搞不好连其他危险都不必,他们这些修士就先活活饿死渴死都有可能。

“休息一会!”

“累死我了!”

体力消耗巨大,精神上紧绷的那根弦也到了极点,这些所谓的骄子们哪里还顾得上什么形象不形象,就着满地的血腥妖尸直接坐了下来,大口大口喘气。

“此地不宜久留,再歇一柱香后立刻离开。”

莫砚平息气息后,简单朝着宗门两位师妹以及漓山派三人交代了一声。

目光扫过张依依时,他不免多停留了一下,惊讶之色瞬间闪过,但却很快恢复平静。

因着这一丝异样,倒是让其他人都下意识地朝张依依那边看去,一时间都不由得随之一愣。

这会他们才发现,张依依身边四周堆满了变异沙鼠的尸体,而且这些尸体与他们所杀的完全不同。

这非但比他们每个人杀得都多,而且尸体完整,伤口鲜血都没有一丝。

一看就知道张依依不曾使用武器,全都是生生用拳头砸死的,简单而又粗暴。

偏偏如此凶残的却是个看上去白白嫩嫩的姑娘家,顶多十八九岁的年纪,脸上身上干干净净,不像他们一般污血到处都是说不出来的狼狈。

绝大多数人都不认识张依依,可如此大的反差则实实在在令他们暗自惊叹,云仙宗什么时候多了个如此人物?

张依依当下便意识到了众人看向她目光中的深意。

她不想在这种时候显得太过不同,便主动说明了一下:“我有淬体,算是体修,不能使用灵气时,身体优势自然要比你们强上一些。”

这样的解释倒是足够令人信服,既然是体修的话,此时比他们更厉害些也就不足为奇。

除了个别人还另有所思地多看了张依依两眼,其他人倒是都收起了先前的惊讶,没再过多关注。

“莫道友,现在总共就剩下十四人,不知我等能否跟着你们一并行动?至少在灵力恢复前相互间也好有个照应。”

很快,有人拱了拱手,礼貌地出声向莫砚询问。

此如此情况下,接下来还不知道会遇上些什么危险,多一个人便多一份力,生存下来的希望也更大些。

莫砚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想了想后也没额外征求两位师妹与漓山派三人的意见,径直点头应了下来。

“同行可以,但在此之间,你们都得听从我的安排,且再遇危险生死自负,别指望谁会特意救你们。”

他说得很现实很直白,却也无可厚非。

说句不好听的,莫说现在大家都不能使用灵力,形同普通人,便是修为还在,遇上麻烦也不可能那么好心去救毫无交情的竞争者。

其他人听后自然也没有意见,临时凑在一起这般才叫正常。

“大师姐知道那人是谁吗?”

张依依坐到了袁瑛身边,靠在耳边小小声问道。

她所说的“那人”指的正是刚才带头询问莫砚之人,同样亦是变异沙鼠最先发难时,出声稳住众人情绪之人。

“看衣着是九灵派的,不过应该只是临时弟子。”

袁瑛顺着张依依的目光看了过去,倒是明白依依为何会额外注意到此人。

她接着解释道:“所谓的临时弟子其实就是散修,临时高价请来帮九灵派争夺仙器的。”

至于这人具体姓甚名谁,她也不清楚,但看上去倒是不简单。

临危不乱、经验老道,实力更是不弱,也不知道九灵派打哪里找来这么好的苗子。

等顺利离开秘境后,有可能的话她倒是想替宗门招揽个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