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分歧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小心!”

陈凡猛的一跃,一把将张桐桐推了开来,没让那头趁机背后偷袭的大狼得手伤到张桐桐。

但不幸的是,他自己左手臂却是被狼爪扑中,瞬间血肉模糊。

张桐桐反应过来后,抬手便是一劈,直接将企图背后袭击、伤了陈凡的狼腿给跺下了半截。

来不及说其它,便直接扯了自己半截裙摆,三两下快速替陈凡将受伤的手臂包扎止血。

完全没料到,这个代表九灵派参与仙器争夺的散仙竟然出手帮她,甚至于还因此而受伤。

在此之前,他们连话都没有单独说过一句。

“多谢。”

陈凡却是一点都不觉得刚才的做法有什么特值得说道,反倒是因为张桐桐替其包扎而主动道谢。

言罢,他亦不再耽误功夫,没有受伤的右手重新握紧手中武器,与狼群战斗。

这个看似并不起眼的小插曲实际上仅仅只是发生在几息之间,而两人在这种危险时候谁都没有拖泥带水,重新杀向狼群愈发凶狠。

张依依一点不落的将这一小段全都尽收眼底,心中暗叹男女主的缘分果然是挡都挡不住。

当然,这里也没谁去挡他们。

她刚才看得清清楚楚,陈凡还真不是顺手救张桐桐那么简单,毕竟比起陈凡来说,莫砚所在的位置分明要比陈凡离张桐桐更近。

但人家在这样的情况下却依然注意到了张桐桐那边的危险,不但注意到了,且还及时出了手,甚至于不惜自己手臂受伤换得张桐桐的安全。

这大约便是一见钟情?

张依依下意识地又看了一眼袁瑛,眼见大师姐这会正杀得欢,压根没心思关注旁人那点事。

好吧,这样挺好。

在杀死最后一头差点咬断她的脖子、智商奇高的狼王后,张依依完完全全的感受到了自己古神一族的体术已然有了质的飞跃。

抹了一把脸上沾上的狼血,她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这些天以来她还是头一回如此狼狈,险些就真的丧命于狼嘴。

失了狼王,剩下的那点狼群杀伤力完完全全打了个大折,没多大会功夫便被他们联手灭了个干净。

而最终原本同行的十二人如今已经只剩下了八人顽强地活着。

许是因为一路上杀了太多的怪,每个人身上的煞气极重,狼群之后竟生生没有再招来其他的攻击。

而他们也在服下张依依给出的第二颗辟谷丹后不久,终是走出了那片黄沙漫天的沙漠。

“终于出来了!”

看到眼前苍翠的林木草地,袁小七不由得喟叹起来。

“傻小七,难道重点不应该是我们的灵气已经恢复如常了吗?”

袁瑛察觉到身体变化,高兴地抬手拍了袁小七一巴掌。

“哎哟,真的,太好了!”

袁小七哪里顾得上挨没挨自家大师姐的巴掌,反应过来后立马欣喜得差点要跳起来。

其他人亦纷纷松了口气高兴不已,毕竟这些天像个普通人一般的日子过得实得是太过憋屈。

唯独张依依脑回路稍微有些不太一样,只觉得第二颗辟谷丹是不是给他们给得稍微早了一点点?

“既然已经出了沙漠恢复了灵力,那么接下来我们还是各自行动为好。”

莫砚的声音很快响起,多少带着几分破坏气氛的微寒感。

他们这一拔人此时还剩下的八人中,唯有云仙宗三人分毫无损。

便是漓山派也死了一名同门,现在只余袁瑛与袁小七。

剩下活着的三人则分别是半个九灵派的散修陈凡、青城剑宗的洛启衡以及南华派的宋云。

能从那么多妖兽与怪异植物嘴里活到现在的,自然都不是简单人物。

张依依看了一圈后,默默地计算着自己投资下去的那些辟谷丹差不多能收回的人情数。

希望等寻到仙器后,这些人一个个的可别都太上进,免得最后全都为了仙器而献身,她到时找谁讨债去?

“莫砚,你的意思是,我们两派也各走各的?”

袁瑛公事公办询问确认。

“是!”

莫砚毫不犹豫地点头。

算着时间,这会仙器应该差不多要出现了,谁能抢先寻到获得先机自是各凭本事,没有再同行的必要。

“既如此,我与小七便先行一步。”

袁瑛点了点头没有任何意见,连她这话也是对着张依依说的,算是招呼告辞。

这个时候谁都有私心无可厚非,分开走即不用费心思提防别人暗中算计,亦不需要怕被人占便宜,挺好。

漓山大师姐带着袁小七抬步便走了,剩下的三人亦无需多言,很快各自离去。

“莫师兄,现在我们要往哪里寻仙器?”

张桐桐收回目光,转而征求莫砚的意见。

“往灵气最浓处走。”

莫砚想了想道:“你带张师妹御器飞行,小心些跟在我后面,我们得先找到那条河才行。”

见状,张桐桐也没有反对莫砚的安排,带上还不会御器的堂妹很快便跟上了莫砚。

平安无事飞行了大半天后,三人再次落地稍作休息。

“那条河一定在灵气最浓处吗?”

一直没吱过声的张依依终于说出了心中的疑问:“我总觉得继续这样走怕是很难找到那条河。”

落仙河不是白叫的,这方秘境里头的确有条不同一般的河,每回仙器问世都是在那处河中或附近。

可关键是,那条河的位置却并不固定,师父与师叔九百年前的经验里头也并未提及那条河的位置与灵气浓密有什么必然关联。

“你是在怀疑我的判断?”

莫砚声音带着明显的不悦。

张依依微微皱了皱眉道:“我只是觉得这里头太大,这般漫无目的的寻找并不是最好的办法,应该再试试其他办法。”

“那你说说倒是有什么更好的办法?”莫砚追问。

“往那边走试试。”

没多废话,张依依抬手指了个方向,明显与他们现在所走的方向有不小的偏差。

“为什么?”莫砚反问。

“直觉。”张依依不算说谎,只不过无法多做解释。

不久之前,她的确突然心中莫名有感,但估计这种理由很难说服莫砚。

“呵呵,这就是张师妹所说的好办法?”

莫砚果然一点都不信,语带嘲讽:“既然张师妹如此相信自己的直觉,那你自己往那边走便是。”

张依依没有理会莫砚的嘲讽,反而看向张桐桐道:“堂姐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