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反杀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筑基中期对练气期,几乎在所有人看来都是绝对的吊打。

便连张桐桐感觉到凌厉的刀风如潮水般扑向张依依时,也有些不忍的别开了些头,似是不愿亲眼看到接下来将会发生的一幕。

紫衣男子见状更是冷笑连连,抱着双手坐等自家老二一刀收拾小肥羊,以便他们可以更好的将这两名女修搜刮一空。

“我跟你拼了!”

张依依顶着强大的压制面色苍白,竟是如同失了理智般不管不顾地朝对方冲了上去。

“哈哈,找死!”

老二见状,得意极了,暗道大哥说的果然不错。

像云仙宗这种被保护得极好的亲传女弟子哪里经历过什么真正风雨,随随便便一激便承受不住失了分寸。

鸡蛋碰石头般避都不避、赤手空拳就这般自个撞上来找死,完全正中下怀!

心思一多,他手中的动作便下意识地缓了几分,对付区区一个练气期哪里用得着尽什么全力,留她一口气亲自逼出身上所有的东西才是最好。

“砰!砰!砰!”

数道刀气尽数击向张依依,连带着周边的树木都被斩了个乱七八糟。

如此威势之下,那几人皆笑看张依依下一秒血溅当场的惨状。

然而,意外却是毫无征兆的发生了。

“老二、小……”

紫衣男子面色大变,一声小心都还没来得及说完,便见本该倒下的张依依非但生生受下了老二的攻击,还快如闪电般瞬间飞奔到了老二面前。

“去死!”

张依依哪里还有先前半丝的狼狈,在对方笑容都不及收起之际,一拳便狠狠砸了下去。

这一拳带着不可抵抗的气势,如山岳般压垮了老二所有的气力,硬是让他连闪开的念头都在那一刻化为空白。

“噗”的一声闷响,老二心脏处直接开了花,前后不过两息的功夫,甚至于还保持着得意的笑容,怪异而扭曲地倒了下去丢了性命。

除了张桐桐,这儿其他人哪里知道张依依如今赤手空拳厉害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沙漠那几天不断的磨砺拼杀下来,其体术快准狠到了连三阶狼王都能虐杀,更何况是这么个在堂妹忽悠下早就轻敌大意了的破老二。

“五息、那个归你!”

没等紫衣男子与另一人完全反应过来,张依依快速朝着张桐桐挥手一指,便头也不回奔向自己下一个目标。

张桐桐立马就明白了张依依的意思,二话不说,直接便祭出早已认主的万年冰精,抬手全力一击。

只见那看着不及拳头大的万年冰精瞬间化作一道冰箭,带着耀眼银光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直奔老三脑门而去。

老三反应倒也不慢,一边招出一面圆形护盾拦在面前,一面抬手准备反击。

只可惜,他终究还是低估了万年冰精的厉害,哪怕张依依现在只余半数修为,万年冰精所化冰箭却依然毫无停滞地穿过护盾、继而穿透了老三的脑门。

而另一边,紫衣男子心知不妙,便毫不犹豫地抡起拳头,带着万分的怒火以及筑基大圆满十成十的修为狠狠砸向张依依。

“轰隆!”

筑基大圆满全力一击非同凡响,击中的话便是淬体四阶也于事无补,非死即伤。

但可惜的是,那一击并没有机会打中张依依,而是在半道上便被一道无形之力挡了下来。

“可恶!”

紫衣男子气得快要吐血,万万没想到这两个臭女人竟然不知何时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布了高阶护阵,硬是等在这儿,生生将他最强一击给挡了下来。

而张依依则再没有给紫衣男子第二次机会,就在护阵被毁的同时,一颗黑色雷珠直接被她甩了出去。

雷珠还未炸开,张依依素手一翻长剑在握,清平剑法第三式连绵不断地使出,已然凝结出实形的剑势排山倒海般直逼紫衣男子。

轰的一声巨响,雷珠之威将来不及准备的紫衣男子炸伤,而一口鲜血还没来得及吐出,紧随而至一招比一招更猛的剑势毫不留情的割断了他的脖子。

一时间鲜血四溢、血肉模糊,偏偏张依依仍不懈怠不断攻击,半丝还手的机会都没有留给紫衣男子。

直到确定对方当真死了个透彻,张依依才收了手一屁股毫无形象地坐到了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与之前的沉稳镇定、快速果断不太一样,这会张依依一双手都忍不住有些微微发抖,既是力竭,同时也因为第一次真真正正的杀人。

没错,修行到现在,她早就开了杀戒,那些妖兽不知多少死在她的手上。

可亲手杀人却还是头一遭,到底有些不同,结束之后回想起来,心中难免有些波动。

“第一回杀人?”

张桐桐倒是一眼便瞧出了张依依内心的那点波动,淡定无比地说道:“以后杀多了也就习惯了,反正不是他们死就是你亡。”

光看之前张依依娴熟忽悠人的演技与痛下死手的果断狠劲,还真瞧不出是第一回沾人血。

想想自己先前那般毫不犹豫地相信且配合一个杀人新手的指令,张桐桐觉得自己这份赌运当真极好。

幸好关键时候堂妹不曾掉链子,结局也很令人满意。

“谢谢。”张依依深吸了两口气,倒是很快将情绪与状态调整了过来。

废话麻痹暗布护阵、假受刺激诱敌大意、一击弊命快速反击、借助护阵不留余地……

这其中若是有一个环节出了问题,或者张桐桐并未全心信任、默契配合自己,那么结局怕是得完全不同。

快速回想着刚才环环相扣的战斗过程,总结经验的同时亦再次提醒自己无时无刻需谨记种种血的教训。

张桐桐说得没错,对敌人心软便是对自己心狠,修真世界的存活规则就是如此简单残酷。

“谢就不用了,分赃时多分我一些就行了。”

张桐桐边说这朝着那几具尸体走去,忙活了半天,也是应该弄些补偿了。

而她面上虽未表露分毫,可心底对于张依依那份恐怖的战斗意识与腹黑心计着实大为惊叹。

与那样的人做对为敌当真不划算,幸而自己没钻什么死胡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