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强抢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看着不知打哪蹦出来,突然坐到她面前自诩风流、自我感觉好到要炸的男人,张依依还真愣了一会儿。

说实话,这男人长得挺周正,哪怕是一身王八色都被他穿出了几分潇洒的味道,并不令人反感,足见这底子不算差。

只不过,绿衣男自以为幽默风趣的话却着实让张依依膈应得不行。

眼熟是因为我是你未来的谁谁谁这种不要脸的老梗,险些让她以为绿衣男会不会是跟她一样来自那处同样的地球、同样的世界。

不过很快,郑和这名字一出,便直接让她坚信撞梗完全只是巧合加意外。

下过西洋的郑和在华夏历史课本中还是很出名的,绿衣男真是老乡的话,肯定不会如此自信得意地将他的名字亮得那般响亮。

毕竟跟他同名同姓的名人郑和可是个太监。

“姑娘,是不是觉得你未来的相公长得实在俊美不凡,所以都看呆了?”

见张依依直勾勾地盯着他瞧并不说话,同时脸上即不见惊讶羞涩也无恼火怒意,绿衣男顿时觉得这姑娘更对他胃口了,分外有意思。

漂亮的女修不少见,可既漂亮又趣的就没那么好找了。

郑和觉得自己今日运势不错,一出门便碰上俏丽的正桃花,连带着先前挨了老爹一顿排头的郁闷全都一散而空。

张依依见自称郑和的绿衣男越说越自恋,越说越不靠谱,实在不好再沉默纵容。

这人是挺不要脸的,不过好在更不要脸的她都见过,所以反倒没啥好气。

“前辈确定是在跟我说话吗?”

张依依总算开了金口,一脸认真地称呼着对方为前辈,瞬间便将两人之间的心理与精神距离拉开到了两个世界那么大。

绿衣男虽看上去跟个纨绔似的极不靠谱,可修为却是实打实的金丹期前辈。

当然,张依依喊人前辈最主要的并不是体现他们之间修为的差距,而是——年龄!

骨龄一百五十多的郑和在如花似玉般年轻貌美的张依依面前,可不就是老前辈吗?

“咳咳……”

郑和被这声前辈打了个措手不及。

这姑娘在男女之事上不会还完全没开窍吧,这种时候喊前辈什么的多破坏气氛呀!

他都表现得如此明显了,难不曾还瞧不出他是在主动示爱吗?

“前辈什么的太过见外,我可是你未来的相公,叫我名字就好。”

但很快,郑和便神色如常,一口一个相公被他说得无比自在。

张依依依然不为所动,只是一副若有所思地模样反问道:“前辈是打算当街以大欺小、强抢女修吗?”

“啊?哈哈哈……”

郑和再次被张依依不按常规出牌的方式给弄懵掉,怔了片刻,连忙哈哈大笑了起来,越笑越觉得真他娘的尴尬。

“当然不会,我怎么可能做出那般没品的事来。”

笑过后,郑和下意识地正了正身板,努力摆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说道:“姑娘只管放心,在这嘉谷关城,有我少城主郑和在,就绝不会发生像姑娘担心的这种事情!我只会用我的真心来打动姑娘。”

“哦,那就好。”

张依依一副原来如此的模样,终于露了个笑脸:“那请前辈去别的空桌坐吧,我看您一点都不眼熟,您找错人了。”

“噗……”

附近几桌的茶客当场没忍住直接笑喷了出来。

张依依这桌的动静想让人忽视都难,毕竟嘉谷关城少城主搭讪女修的方式实在不常见,偏偏这女修也是个风格清奇的。

“笑什么笑?没见过追姑娘的吗?”

郑和当下便朝着笑声处瞪了一眼以示警告。

若非刚刚才跟人漂亮姑娘说过有他在,绝不会发生以大欺小之类的事,他早就要把茶楼里这些看他热闹的通通扔出去了。

说罢,他也懒得将时间浪费在那些不相干的人身上,转而再次看向张依依,笑眯眯地说道:“不眼熟也没关系,多看两眼就熟了。姑娘,我各方面条件都挺不错的,你给我做道侣肯定不亏!”

对郑和而言,漂亮的姑娘都是用来疼爱的,所以哪怕刚才张依依那般不给他面子,他也一点都不生气。

当然,更主要的是,刚才这姑娘微微一笑的模样简直乖巧好看得让他的心都要化了。

听到这话,张依依还真多看了郑和两眼,随后问道:“前辈以前没少跟漂亮姑娘说这样的话吧?”

这经验与脸皮一看就知道是个老手。

不过,好在此人虽风流浪荡了些,却还算有下限。强抢民女,哦不,应该说是强抢女修这样的狗血恶心事并未真正发生。

郑和见张依依这般问,当下以为有戏,立马否定道:“当然不会,其他漂亮姑娘哪里能跟你相提并论。我可是真心真意想要与你结成双修道侣,只要你点个头,婚事立马就能妥当,到时保管让你风风光光的成为嘉谷关城的少夫人!”

这些话还真不算谎话,郑和虽然一直喜欢沾花惹草,可凭他的身份、修为还有那张不错的脸素来无往不利。

以往但凡他多看几眼的女人,十个有八个会主动扑上来,剩下的两个话都不用说,稍微用眼神再勾一下就能拿下。

不过,这些女人于他而言顶多也就是玩玩而已,别说娶回府做道侣、夫人,便是抬进门当侍妾都懒得费心思。

张依依则完全不同,见到这姑娘的第一眼,郑和便觉得这就是自己要娶的人,没有任何理由,就好像是注定了似的。

正因为如此,所以郑和才头一回如此主动、郑重、费心费力的设计与众不同而富新意的开场白,想给人姑娘留下最美好的印象……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这一切用在张依依身上并没半点作用。

“前辈,你误会我的意思了。”

张依依及时打断掉郑和还想继续往下说出的种种保证,有些无语地说明:“我的意思是,反正你也没少跟漂亮姑娘搭讪,肯定明白东边不亮西边亮的道理。我是没可能跟你做道侣,所以前辈还是换个目标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