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丑拒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啊?为什么?”

郑和愣了愣,很是不解:“你到底不满意我哪点?”

这姑娘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他好歹也是堂堂金丹真人,又是嘉谷关城的少城主,长得还英俊潇洒一表人才,又完全不在意姑娘的身份来历与修为,诚心愿意明媒正娶。

这么好的条件,这么好的夫婿,这么好的事怎么就是不肯答应呢?

“前辈要听真话还是听假话?”张依依眨了眨眼反问。

“真话,当然是真话!”郑和手一挥,拍着胸膛道:“放心,我从不欺负女人,不论你说什么,都不会怪你。”

张依依原本想说哪点她都不满意,不过听到郑和最后这话,倒是对这人的印象再次改观了一些。

想了想后,她索性做了一回好人,也没敷衍,如实点评道:“脸太丑、修为次、后台弱。”

当然,张依依其实觉得这都还不是最惨的,最惨的是郑和竟然连这么简单的事实都看不到。

“……”

郑和一脸不敢置信地盯着张依依,很想从这姑娘脸上找到半分嘲笑或者故意胡说的成分,但很可惜并没有。

那双干净清澈的大眼睛满满都写着严肃认真几个大字,让人想要掀桌子发飙都找不到正当的理由。

别说郑和,这回连边上一直围观看热闹的其他茶客都没人笑得出,甚至于觉得很是不可思议。

毕竟在他们看来,一个筑基女修哪怕再眼高于顶,也不该挑这几方面的刺来形容已是金丹境、长得明明挺周正、还是少城主的郑和。

“你这是在跟我开玩笑吧?还是真一点都不怕我生起气来要了你的命?”

片刻后,郑和竟真做到了之前的承诺,哪怕心里再不服气,甚至已经很不高兴了,却还是忍下了自己的狗脾气,没有朝张依依发火。

看着郑和憋屈不已的模样,张依依心情无比之好:“是前辈自己让我说真话的,而且前辈虽看上去有些不着调,但实际上挺有底线、挺有胸怀,所以我才敢实话实说呀。”

“这好话坏话都让你说了,合着我要真怎么着你就成了没底线、没胸怀了?”

郑和当真有些哭笑不得,还是头一回被个女人弄得毫无办法。

这可不就是典型的打不得骂不得吗。

偏偏他还真有些犯贱,被人贬得一文不值后再随便夸上一下就乐和了,真不知道这女人到底给他下了什么毒。

“得得得,我也不跟你计较那些,不过你说我修为次、后台弱也就算了,凭啥说我脸太丑?”

到了这会,郑和也懒得吓唬人,反正人家根本就不吃那一套。

郑和不傻,若是到现在还看不出眼前女子来历不寻常的话,那他这一百五十多年真是白活了。

人天生就有趋利避祸的本能,一个筑基期的女修若非真有所恃,哪里可能如此平静、从容的跟他一个金丹真人叫板,更别说他还早早就亮出了少城主的身份。

哦不,或许对张依依来说,这并不算叫板,而只是无所顾忌的想到什么说什么。

而张依依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又挖掘出了郑和身上一条新的优点——聪明!

这人还真的挺聪明的,短短几句话的功夫,不仅敏锐的察觉到可能真没那么大的能量左右她的决定,更加能在明确后便立马果断抽身,且不让人觉得生硬尴尬。

而事实上,郑和的确并不仅是表面看上去的那种不着调的纨绔,否则天资不算太好的他也不可能顺利晋升金丹,更不可能在他老爹有那么多儿子的情况下还能坐稳少城主的位子。

“前辈……我真不想打击你,可天地良心,我家中亲友不论男女,哪个都比你好看太多。”

张依依一副不想打击人,却又没法说谎的模样,最后还好心安慰:“前辈也别太难怪,其实你放普通人中肯定不丑,只要别跟我家中那些亲友对比。”

这话是狠了点,可其实也真是事实。

张依依嘴里的亲友指的当然不是南安张家那些人,而是自己师门这一脉。

不管是师父、师叔还是两位双胞胎师兄,随便拎哪一个出来不是盛世美颜、不是颜值颠峰?

看习惯了宗门顶级的俊男美女,郑和这种普通周正可不就是丑了!

郑和嘴角直抽抽,这姑娘到底是哪家教出来的小怪物,打击起人来可真够狠。

还有,她家到底是哪处神仙窝?住的怕都不是人,是仙吧?

不然的话,像他这么英俊潇洒、风流倜傥,怎么可能往她家人堆一扔就成了脸太丑的存在了?

“行行行,你也别安慰我了,再安慰下去我怕自己以后连出门的勇气都没有了。”

郑和彻底收起了当初那点强迫的小心思,不动声色地继续试探道:“那你怎么一个人跑到嘉谷城关来了?你家里人能放心?你一个姑娘家长得这么好看,万一真碰上那种不讲理的以大欺小强抢了你去可怎么办?”

“不用万一,我早就遇到过了。”

张依依不在意地笑了笑,自然而然的避开前面两个问题。

抢她的东西跟抢她这人,性质差不多吧,所以落仙河秘境里头她的确是早遇到过了。

“真遇到过?看你可是一点事都没有?”

郑和半信半疑,突然间有些不知道自己到底要不要信这女人说的话。

“我能有什么事,倒是那想抢我的人坟头都长草了。”

张依依不算说谎,是以没有半点心虚异样:“哦不,连尸身都没了,哪来的坟头长草。”

“……”

郑和不怎么想说话了。

这姑娘太凶残,才筑基就比他一金丹修为的都要胆大无畏,难怪从头到尾愣是没对他有过一丝害怕的情绪。

“你之前问我是不是打算当街强抢女修……”

片刻后,郑和表情怪异地问道:“若当时我答是的话,你不会直接跟我开打吧?”

“为什么不?”

张依依反问,等于明晃晃的承认了郑和的猜测。

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再跑也不迟,反正她身上又不缺逃命的东西,区区一个金丹初期想要直接拿下她令她毫无反抗之力,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