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原因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至少六成以上!”

郑和自信满满地比划了一下,同时补充道:“不过从外头禁制损耗的程度上来看,那处洞府应该是程前辈早期住过的地方,里头能有多少好东西,暂时还一定,怕是得碰些运气。”

“你觉得,若是寻到的真是晚些年贾前辈与他爱妻程前辈共同的居所,以他对程前辈的重视,贾前辈会那么容易给人机会进去破坏他们的家吗?”

张依依下意识地反驳了一句,倒是觉得若是早些年住过的洞府才更好。

毕竟除了刚才她说的那个原因以外,如今他们这些人的修为毕竟有限,后期贾天歌的境界太高,洞府防御级别同样将是顶级,凭他们现在的修为,再好的东西也没那能耐拿走。

“呃,琳琳说得对!”

郑各先是一愣,而后重重地点头附和。

贾放歌那就是一宠妻狂魔,但凡与他妻子有关的东西都格外看重,格外用心,肯定不会让人有机会染指或破坏。

这会,他都开始期盼老三发现的地方千万不要是贾放歌后来跟他妻子住过的地方,千万不要!

张依依没有再吱声,这会功夫她正琢磨着贾放歌的传说到底有多少是真,又有多少是假的问题。

在她看来,这个人也是真真正正的姿意而为,洒脱得让她觉得挺不可思议。

说起贾放歌,这位散修出身的大能前辈如此出名的原因倒并不是他修为绝顶古今无人能及,而是他的爱情故事着实太过新奇动人、被无数人传为佳话,这才让他也跟着流芳千古,经久不息。

此人曾两度经历飞升雷劫,最后偿心如愿,带着心爱的妻子一并飞升上界,可称为史上最牛逼、没有之一的超级散修!

传闻,贾放歌在渡飞升雷劫时,却是一眼便相中了碰巧过来观摩他飞升雷劫的紫逍派元婴女弟子程素心,那可是真真正正的一见钟情,一见倾心。

这一见倾心就倾到什么程度呢?

倾心到贾放歌竟然都不愿意即刻飞升了,而是在所有人目瞪口呆中,硬是生生震散了漫天雷劫,先不忙着飞升了!

强散雷劫后,这位大佬啥事都没,下来便直接开始了追妻之路。

再后来贾大佬不仅得偿所愿与陈素心结成道侣双宿双飞、相亲相爱,更是一路压制修为数千年,直到最后将爱妻也拉扯到飞升在即时,才再次强渡雷劫,夫妻俩一块手拉手顺利飞升上界。

记得最开始听潘师姐说起贾大佬的故事时,张依依险些给这位大佬给跪了。

如果都是真的话,那么贾天歌的能力也算是逆天。

哪怕没有如此传奇的爱情故事为背景,光凭他能顺利从飞升雷劫中半道安然脱身,又强行压制数千年修为不让天道硬揪着扔出去,最后还能把一个本来飞升困难的元婴女修愣是扶了上去还带着一并顺利飞升,这些事普天之下怕也没谁做得到。

当然,她师父的能力肯定不在贾放歌之下,问题是师父的性格绝不可能发生那种临到飞升中途突然中断,要先给他们找个师娘的事来。

“琳琳,我们到了。”

恍惚了一会儿,张依依被郑和的提醒打断了思绪。

“好。”

她应了一起,收回发散的思维,起身跟着郑和一并下了飞行法宝。

“对了,出城时你说情况有变的,那是指什么?”

一回头,张依依看向郑和,想起了这个险些被她忽略掉的细节。

郑和面色微微变了变,但却也很快恢复如常:“的确碰到了点小问题,不过这会已经解决了。”

想起自家那些不省心的兄弟,郑和觉得这段时日他可能是太仁慈了些,以至于什么阿猫阿狗都敢在他面前耍心计搞手段。

等这趟回去后,他定要好好整治清理一番,免得都觉得郑家的天全是老头子一个人撑着的。

见张依依微皱了下眉头,似是对这答案有些不满,郑和只好又多说了几句:“是我家中某个庶弟,不知打哪里得了消息,知道我今日带了心腹出门兴许是有什么重要之事,所以便派了几个小虾米妄图暗中跟随,打探清我的具体行踪。”

这般一说,张依依便彻底明白了。

原来是人家家中兄弟斗,听郑和这口吻,那些个庶弟倒不足为虑,估计当时跟踪他的人已经被直接解决掉了。

而家里那个祸根,等郑和办完正事回去后,十有八九也会被他直接咔嚓解决掉。

张依依对人家的家事不感兴趣,只要不影响到这趟出行就好。

收了飞行法宝,郑和领着张依依七拐八拐,没多会果然摸到了一处山崖边。

张依依的神识早就扫到了己在崖边等候的五人,看来正是此次探宝一行的临时队友了。

这五人皆是金丹,其中一名中年男子模样的俨然己是金丹后期,在所有人中修为都是最高的。

但偏偏就是这名金丹后期的中年男子却在郑和他们过来后第一时间便主动迎了上来。

“少主,尾巴己解决,证据也留足了,没人能随意探知少主的行踪。”

中年男子恭敬禀报。

他是郑和母亲留下的人,在郑家唯一忠诚的目标只有郑和这位少主。

辛苦了,管叔。”

郑和点了点头,对管叔的态度很是信任、亲近,并不当成老仆对待。

随后,他朝张依依单独介绍道:“这是自小教导,一路护着我长大的管叔。记住,你在嘉谷关城的这段时日,整个城主府的人,除了我以外,只有管叔可以信任。”

一句话足以说明管叔身份的特殊。但同样也让有心人明白,张依依的身份地位更是特别。

张依依还没来得及开口,便听刚跟过来的几人中,有人满不赞同地说道:“大哥,这种时侯你怎么还带个女人过来?”

说这话的不是旁人,正是郑和那个偶然间发现此地秘密的朋友,老三朱庆。

郑和顿时黑了脸,当着他的面嫌弃他带来的人,老三怕是跟他有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