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吊打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毛球忙得正是浑身起劲,猛的被张依依这般一喊,小身板都无意识地抖了抖,还以为是不是它们遇上了什么大危险。

不过,很显然它完全猜错了。

“毛球,我好像忘记了什么重要之事。”

张依依皱着眉头,颇是有些心虚地说着。

“吱啦,不就是忘记了点事,又不是多大的事,还以为要打场大架了!”

毛球朝着张依依翻了个小白眼,一脸的不爽。

真是的,它明明就记得这处山脉除了它以外压根没啥特别危险的存在,被张依依刚才突然来那么一叫,除些还以为是自己的判断出现了问题。

“这都三天了,我竟然把郑和他们几个完完全全给忘记了!”

张依依的声音越来越小,暗道一开始还真没想到收个天材地宝会花这么久的功夫。

直到快要收尾时,她这才重新将早被天材地宝挤到了脑后跟的郑和几人想了起来,也不知道现在这几个家伙怎么样了。

那天在莲池下水后,她便被毛球直接用空间法术弄走什么都不清楚,不过他们好歹都是堂堂金丹修士,那么多人一块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吧。

就是不知道那个老三朱庆找着没有,还有是死是活。

正想着,储物袋中郑和留给她的通讯符却是突然动了。

取出通讯符看过后,张依依也不敢再在山中耽误。

“毛球,我收到他们的紧急通讯符了,得立马赶去找他们。这里还剩下的好东西就交给你处理,妥当之后你再去莲池边上等我就好。”

张依依交代完后直接御剑往莲池方向直奔而去。

一人一兽已经签订契约,只要不是太远的距离都可以相互感应位置,也能神识传音,比着通讯符还来得方便快捷,是以张依依倒是并不担心分开后找不着对方。

毛球一门心思都放在搜刮天材地宝上,知道张依依有急事做也没意见,挥着小爪子示意张依依只管放心的去。

在飞剑上回头看了一眼,毛球那蠢萌蠢萌的模样让张依依不由得会心一笑。

好在听毛球说成年的空间雷兽长得跟幼崽完全不同,否则的话,她实在难以想象堂堂凶兽究竟能够如何凶残威武,震慑八方。

……

另一边,郑和几人此时的日子当真极不好过,简直就是度日如年。

三天前,他们与张依依一同下莲池,刚到池底便发现张依依莫名其妙毫无征兆的不见了,而后更是来不及找人,紧接着便被一股暗涌直接冲昏了过去。

醒来后,几人才发现已经来到了莲池对面那座二层的小竹屋中。

只不过,要是早知道这处小竹屋里竟然还有贾放歌飞升前特意留下的一抹神识,知道这里当真竟是贾前辈与陈前辈最喜欢的一处洞府的话,郑和觉得他肯定不会跑来受这种罪。

亲眼见识过,才知道一代传奇散修竟然是个大变态,就连留下的这抹神识也专门以虐他们这些闯入者为乐。

这三天,他们几人包括早一步被暗涌冲至此处的朱庆,浑身上下连块好皮肉都没有。

只要稍微能够缓过一口气来,就会被贾放歌的神识驱赶着继续不断的跟他留下的那两具拥有元婴实力的傀儡战俑一轮一轮地打斗。

若真的只是正常打斗也就算了,好歹他们这么多人,手中法宝也不少,面对两具虽有元婴修为却毫无智慧的傀儡总归还是有羸的机会。

可偏偏贾放歌那个无耻的家伙直接封印了他们体内灵力,只要开打他们就别想使用任何法宝、法术,只能跟个普通凡人似的靠着血肉之躯单方面被殴。

没错,那画面实在太惨,郑和都不敢多回想一下。

反正等他们稍微休息一下又能够吊着一口气被折腾时,贾放歌的那抹神识又会将傀儡放出,继续重复着吊打他们的游戏绝不要命,只是没完没了。

“前辈,你确定这真的只是对我们的一种考验吗?”

在得知他们还有同伴不曾进入小竹屋后,郑和被贾放歌的这缕神识逼着给三天前就落了单、不知身处何处的张依依发了紧急通讯符。

他这会早就后悔了。

万一贾放歌说话不算话,哪怕他们进来的六人全凑齐了陪着两傀儡操练,哦不,更准备的说应该是单方面挨打,等贾放歌看得完全尽兴后还是不放他们离开的话,可怎么办?

如果真这样,那他发的那道紧急通讯符非但不能拯救他们,反倒只会多拉一个同伴进来跟他们一起受罪?

“废话,本仙什么身份怎么会说假话,本仙若想要你们的命,你以为你们还能活到现在?”

贾放歌此刻虽只是飞升前留下的一抹神识,可却能够沟通上界本体,因此一口一个本仙自然得紧。

啧啧,一群小兔崽子,跑到他跟素心家里来抢他们的宝贝乱搞,看他不狠狠教训死这群兔崽子。

若不是素心总跟他说要有仁慈之心,别动不动就跟小辈计较,他早就让这群小兔崽子有去无回了。

不过,看在素心的面子上死罪可免,但活罪难逃,不让傀儡战俑揍得他们爹娘都不认识,他就不叫贾放歌。

“那前辈,这样的考验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呀?”

不等郑和再次发问,朱庆喘着粗气哭丧着脸小心询问。

他来得最早,挨揍也挨得最多。

虽然打斗时都没了灵力看似一样,可他的身体素质在所有人中都是最差的,挨打自然也是挨得最多最惨的。

若不是每回那两个傀儡再如何将他们往死里揍却必定留下他们条小命的话,他都不知道死了多少回。

“就你话多,时间到了本仙自然会放你们离开。不过再提醒你们一遍,离开的前提必须是你们所有同伴都得到齐了才行。”

贾放歌哼哼着给了那个姓朱的小子一个神之藐视的眼神。

现在的小辈都这么差劲吗,这到底是怎么修成金丹的,简直就是典型的欠揍。

“啊啊啊,要是万一我们那个同伴已经出了意外来不了怎么办?”

朱庆一听吓得魂都快飞了,也再顾不得身上的疼痛,险些没崩溃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