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如鱼得水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那就不关本仙的事,要真那样的话,只能怪你们自己运气不好。”

贾放歌哈哈大笑,仿佛特别开心这些人将一直留下来给他的傀儡当沙包,巴不得他们最后的那个同伴来不了。

这话一出,朱庆只差当场哭出声来,而其他几人脸色同样难看到了极点。

毕竟,贾放歌的意思已经很明显,若是他们不能将进洞府的人数凑齐一块挨够、揍挨到贾放歌满意为止的话,那么等待他们的便将是永远留在这个鬼地方,一直承受这种每隔一柱香挨揍半个时辰的变态日子。

真是太变态了,想想,都让人觉得绝望呀!

“早知道我就不给琳琳发讯息了。”

郑和也是苦着一张脸,这会儿更是打心底里头矛盾而纠结。

一方面他自然盼着张依依平安无事,毕竟只有平安才能够顺利收到他的传讯,他们才能凑齐人,才有那么一丝希望可以让贾放歌虐满意后放他们回去。

而另一方面,他又怕万一张依依来了后也得陪着他们一起继续这种挨揍的痛苦不知到何时,而贾放歌这个变态则言而无信,根本不打算真的放他们走……

“嘀咕什么,你以为发不发讯息是重点吗?重点是你们得一起期待你们那个同伴现在还有命在,并且不会不顾你们的死活自已一个人提前溜了,不然的话本仙说话算话,绝不会放你们走,哈哈哈哈!”

看着那一个个被打得鼻青脸肿、苦哈哈的小家伙们,贾放歌笑得愈发开心。

好吧,等他们最后一个同伴来齐后,他再好好让他们感受一下升级版的傀儡战俑之威力,一定要让他们所有人下辈子都后悔敢跑到他贾放歌的地盘来撒野。

哼哼,就算他飞升了,可这里却是他与素心唯一的家,别的洞府也就算了,唯独此处不能让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辈们亵渎。

“休息时间到了,考验继续!”

随后,贾放歌一声继续,郑和五人再一次开始了他们各种花样往死里被揍个不停的魔鬼考验。

……

等张依依照着郑和通讯符上所留的办法,一头重新扎入那方莲池,再被池中出现的巨大暗涌卷起送到郑和几人所在之处时,着实被眼前的一幕给看愣了。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老实说,张依依此时还真有些认不太出那几个正被两具傀儡吊打的得鼻青脸肿的家伙到底谁是谁。

好在从大概的衣着外形上总算勉强分得出他们正是自己要找的,不然第一反应肯定会是转身拔腿就跑。

“哟,看来你们运气不错,最后一名同伴终于赶来了!”

贾放歌在张依依进来的第一刻便留意到了,只不过没想到竟是位年纪如此之轻的小姑娘。

不过,这小姑娘倒是比之前那几个小辈厉害多了。

莲池暗涌威力那般凶猛,连金丹晚期的那名小辈被冲进来时都不可避免的昏迷了好一会儿,这小姑娘倒是一路清醒得紧吗。

呃,好像还刻意改大了骨龄,压低了一点修为,十九岁便扎实无比的修炼至筑基中期,竟然只是三灵根?

不太对呀,这小姑娘的体质气息好像也被刻意掩饰修改过,身上佩戴的那块古玉还真是个大宝贝,竟然连他都无法完全看透。

贾放歌心道现在的自己到底只是一抹神识,若是本尊在的话,小小一块古玉哪里可能挡住他的一双火眼。

只不过,那块古玉怎么越看越觉得眼熟呢?

正当神识费尽心思想要记起曾在哪儿见过那块古玉时,张依依已然一脚踏入打斗区,三两下便从其中一具傀儡手中将被揍得快要满地找牙的郑和扯到了自己身后。

这片区域的灵力明显被封闭起来无法使用,所有人都成了普通血肉之躯,只能赤手空拳的与那两具完全不知疲倦,也不怕疼痛,更不畏受伤的傀儡交锋。

张依依在心中暗自啧了啧,果然是熟悉的味道、熟悉的配方,熟悉的战斗呀!

在落仙河秘境中早就习惯了这种战斗方式的张依依此刻明显如鱼得水。

修为晋级至筑基中期后,身体素质的强化也比着那个时候更上了一个大的台阶,休术的运用也再次昭显出了它惊人的威力与价值。

“琳琳,别跟它们死拼,只要再坚持拖个一刻钟,这一轮打斗的时间就到了。”

郑和也来不及多加解释,立马示意如天仙降临救苦救难的张依依如何做才最为省力,伤痛也能降到最低。

其他几人眼见张依依不但来了,而且还十分出乎意料的适应这种无灵力的打斗方式,没一会儿就将他们被吊打的局面缓解了不少,顿时个个激动不已,就跟在黑暗中终于看到一丝光明似的。

“知道了!”

张依依听了个半懂,但并不妨碍她照着郑和之言先行与其中这具傀儡游斗拖延时间。

有了张依依牵制住其中一具,剩下几人只需合力对付另外一具傀儡,一时间压力轻了不少,挨打的次数也明显降了下来。

“咦,这小姑娘竟是体修吗?”

贾放歌的神识边看边自言自语地嘀咕着。

他的注意力几乎都放在了对张依依的观察上,越看越是觉得惊讶不已。

啧啧,还不是一般的体修呢,看她使用的休术分明极其霸道强悍,同阶段淬休效果比着他所有见过的体修都还要出色。

也难怪仅凭其一已之力竟可以牵制住傀一,这么出众的苗子,他飞升之前怎么就没碰到过一个呢?

因为这次有了张依依的临时加入,郑和几人头一回觉得一刻钟过得不再那般漫长。

等到这一轮结束、体内灵力重新恢复之际,郑和几个这才有了点精神跟张依依招呼说话。

“郑大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张依依一一与几人点头示意,见他们均一副熟练无比的样子运气疗伤,也猜到像刚才那般挨揍绝对不在少数。

至于这里头的那抹神识,打进来后张依依就感觉到了,只不过那抹神并无真正杀意,这才让她不至于太过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