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去你的仁慈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是贾前辈留下的神识说要考验我们,至于考验的内容你刚才也亲自试过了。”

郑和挨揍越多,恢复速度倒是越快。

这次之后不过几息的功夫,不但整个人好受了许多,就连脸上的伤也消了小半,看上去基本能辨清五官了。

“前辈还说咱们总共进来了几人,考验时就必须所有人都凑齐,一个都不能少,否则的话这种隔一柱香就要被吊打半个时辰的考验便会永无止境,任谁都别想离开。”

周仁接过话补充道:“那两具傀儡都是元婴修为,打起来我们灵力还会受制,完全只有被打的份,除了不将我们打死,简直是变着花样折磨人。老大原本是不想发传讯符把你喊过来一起挨揍的,可一则始终担心你的处境,二则贾前辈承诺只有咱们人齐才能有机会一起通过考验离开这里。”

“可不是,打得真真疼,还专门往脸上揍,这里就数我挨打最多最惨了。”

朱庆都快哭了,猛的来了个新人问他们怎么回事,那憋在心里的委屈瞬间就无限扩展开来,忍都忍不住。哪怕知道告诉张依依估计也改变不了什么。

“韩姑娘,之前你突然不见去哪了?”

周义借着为数不多的中场休息时间,倒是问了一下张依依的事。

人能赶来挺好,不论贾放歌会不会遵守承诺在觉得他们挨够揍就放他们走,总之多个人便多份力,更别说刚才张依依在没有灵力的状况下对付傀儡明显颇有经验,比他们要强得多。

“运气不太好,刚一下水就被之前暗中偷袭我们的那东西给抓走了。”

张依依简单说道:“差点没了命,不过好在终于又逃过一命。刚脱身便收到了郑大哥的传讯,然后就来了,然后……”

然后怎么样也没必要再说下去,众人听后皆替其庆幸不已。

在他们看来,虽然张依依说得很是简单,危险之处一句带过,可其中的凶险肯定绝不简单。

“行了行了,你们聊够没有,都当本仙不在了吗?”

贾放歌听得有些不耐烦了,那小姑娘明明一进来就知道了他的存在,偏偏到现在为止竟一句话都没跟他说过,这也太过目中无人了。

“小丫头,你身上那块古玉打哪里来的呀?”

打断掉几人后,贾放歌径直点名张依依,问起了那块让他越看越眼熟的古玉出处。

“您就是贾前辈吧?”

张依依笑着同那抹神识打了个招呼,好奇地问道:“前辈飞升上界几千年了,那里好玩吗?跟我们这方世界有没有什么不同呀?还有程前辈现在可好,你们夫妻是不是还与从前一般恩爱如初?”

“小丫头哪来那么多问题,鬼心眼那么多做什么,还想跟本仙套近乎不成?”

贾放歌嗤笑一声:“看你挺能打的,一会再开始,让傀一跟傀二一起好好招待招待你。”

“行呀,都听前辈的。”

张依依也不在意这种下马威,其实她还真不是耍什么小眼心,而是对刚才问的那些东西挺好奇的。

毕竟碰到一个飞升了的前辈留下的神识并不容易,而她估计神识与上界本尊间肯定是有办法联系沟通。

“哟,小丫头还挺狂的,这么漂漂亮亮的一张小脸,等会可得额外小心些,不然被打得跟他们一般鼻青脸肿连爹娘都不认识了的话,实在是……”

贾放歌顿了顿,原本略带可惜的声音突然得意的大笑起来:“那样的话要实在是太有趣了,哈哈!”

“多谢前辈提醒。”

张依依见状也不恼,反倒是笑眯眯地问道:“要是万一您那傀一傀二没能将我打得鼻青脸肿连爹娘都不认识呢?”

这一下,贾放歌连古玉之事都暂时给抛到了脑后跟。

明知对方是故意激将,却总不可能因此而怕了一个小辈的挑衅。

“呵呵,要是傀一傀二没能打得你鼻青脸肿连爹娘都不认识,那本仙可以提前十天半个月将你们放出去。”

贾放歌自认为自己的回答一点问题都没有。

主动权还是在他的手中,毕竟除了他,谁也不知道具体放他们走的时间到底是一月两月还是一年两年,亦或者更久。

反正就算万一真让那小丫头运气好挨揍全避开了脸,那也顶多只是提前十天半个月而已!

“前辈,您这赌注可没什么诚意呀。”

张依依很是是轻松地与贾放哥谈着条件:“这提前多久放我们走听着太虚了,不如您直接说个放我们走的准确日子吧。若是我能让傀一傀二不揍到脸,您打算具体什么时候放我们走呀?”

“……”

眼见自己心中的打算被识破,狡猾的小丫头真是让贾放歌气得胡子直吹。

哦不,他现在只是一抹神识,压根就没得胡子吹。

“前辈怎么不说话了,难道是不敢跟我打这赌吗?”

张依依再接再厉,直接将所谓的条件当成实际赌约,摆到明面上不怕那抹神识不回应。

毕竟,对方哪怕明知她这是激将,却也总不至于怕了她这个小丫头。

“哼,你这丫头倒是胆大包天,敢这般跟本仙提条件,真是一点都不怕本仙要了你的性命?”

神识气不顺,当下便发话直接威胁。

可张依依根本就不吃这一套,依然笑眯眯地说道:“前辈说笑了,您都成仙了自是一言九鼎,既然说了会放我们走,那就一定不会为难我们的小命。我就算不信自己,也得信前辈您呀。”

这记马屁拍得并不高明,但对于那抹神识却是十分有效。

果然,听到这话后,贾放歌语气都缓和了不少:“哼,算你这丫头还有点眼光。既然如此,若是一会儿你能坚持半个时辰下来脸上不带一点伤,本仙就大发慈悲半年后放你们回去。”

“半年后?”

张依依这下可真是哭笑不得。

去你的大发慈悲,要是不发慈悲的话,他们是不是不在这里挨上几年的胖揍,就根本别想摸到回去的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