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谁坑谁?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比起张依依明面上的淡定,此时郑和几人简直忍不住想要骂娘。

但实力决定一切,任是意见再大,气到炸飞,甚至于朱庆都已崩溃到泪流满面,可在强烈的求生欲下,自然没有任何一人当真敢骂出口。

张依依深深地吸了口气。

眼见所有人在听到如此噩耗后,竞都将最后一丝期待的目光对上了自己,更是压力山大。

有没有搞错,这是真将她当成救世主了?

脑海快速闪过种种可能性的推衍,张依依知道如今谁都指望不上,就算只为了自己的自由那也得继续硬着头皮上。

“前辈,要不咱们把这赌注加码吧!”

片刻后,张依依从来没觉得自己的脑子象现在这般清醒过:“若是晚辈能直接把您的傀一傀二打倒的话,您就立刻放我们离开。怎么样,前辈敢跟晚辈加码吗?”

这码一下子加了不知多少倍,简直就像是在破釜沉舟似的。

不仅贾放歌听得有些不太相信,小丫头莫不是在跟他开玩笑?便是郑和几人都急了。

“琳琳,要不咱们还是别太拼了,半年就半年吧,反正最多也就是挨揍死不了人,倒是你的安全更加重要些,千万别太勉强了。”

郑和下意识的便拉住了张依依,生怕这一把赌得太大,直接把有可能熬半年走人的条件都给赌没了。

他是十分看好韩琳,也相信这姑娘实力远比修为要强横得多。

而这次在洞府的种种经历也足以证明一切,甚至于可以说是远超他的期望与想象。

可现在的关键是,韩琳所要面对的对手不是筑基,也不是金丹,而是直接高了两大境的元婴。

哪怕只是没有真正智慧的傀儡元婴,那也决不是仅仅只是筑基修为的韩琳所能打败,更别说得一次性对上两具元婴傀儡。

“对对对,韩姑娘要不你还是别玩太大,咱们先把半年回去一事落实了再说吧!”

朱庆比郑和更加实际,反正他挨揍也换得有些习惯了,再多半年虽然难熬,可好歹能有个实际些的盼头。以张依依刚才应对傀儡的表现,赌上一把不让傀儡伤到脸的机会的挺大。

可要想同时打败两具元婴级的傀儡战俑,张依依明显就差太多。

反正在他看来是根本不可能的事,又何必为了逞一时之气反倒是把有希望的事也变成了没希望的。

周义、周仁兄弟两,外加管叔都下意识的出口相劝,总之明显得紧,谁都觉得张依依根本没可能同时打赢两具元婴傀儡。

这样的赌注加码简直就是胡闹,甚至于连原本还有那么一丝机会赢下的半年归期也会给直接浪费报销掉。

张依依被几人连番规劝,只差没被强制拽着不许再节外生枝,不许再不知天高地厚胡乱加赌了,一时间简直头皮都被念叼麻掉。

“停停停,你们对我就完全没有一丁点儿的信心吗?”

张依依伸出一只手指就比了那么可怜的一点点。

果不其然,她并没能在这一轮飞跃式的加码中得到一点点的支持。

不过,这本就是意料之中,更是她有意而为之。

配合着众人一致的反对声,张依依还有意地加重了几分不悦与委屈。

“琳琳,这不是有信心没信心的问题,而是咱们总不能一口吃成个胖子,有些事慢慢来就好,没必要急于一时。”

郑和很是不想对自己敢为中意的姑娘说不,可凡事却总有例外,总有那么多的无余。

“哈哈哈哈……”

看到眼前狂妄倔强的小姑娘被她所有同伴一致打击否定得无比郁闷委屈,贾放歌的那抹神识乐得都快找不着北了。

“小丫头,你确定现在还要跟本仙加码直接赌个最大的吗?”

他像诱人做坏事的猥琐怪老头,大笑过后嘿嘿嘿嘿地说道:“若真按你说的那般加码,之前所说的半年期限之约就得直接做废。除非你真能将本仙的两大傀儡打……”

没等贾放歌说完,张依依当下便万分精准地接过话主动表态:“若我能将前辈的两大傀儡打倒,前辈便立马放我们一行六人平安离开此地各回各家,若我不能将它们打倒,一切皆由前辈做主!晚辈一诺千金决不反悔,更无怨言,前辈您是否也同意?”

“呃……”

贾放歌没想到张依依竞是如此执拗的脾气,明知不可能却还要不撞南墙不回头。

可莫名又总觉得好像哪里有点问题,偏偏小丫头根本没给他机会再多想哪怕一点点。

“怎么,前辈这是不敢同意吗?还是担心您那两具傀儡放了几千年没用,万一出点什么毛病让晚辈占了便宜去吗?”

张依依紧追反问,口吻中的冲劲着实要多挑衅就有多挑衅。

“放屁!本仙有什么不敢同意的!”

贾放歌气得连脏话都直接蹦了出来,重重地朝张依依哼道:“别以为本仙不知道你是在故意激本仙,可本仙再如何也不可能怕了你这么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一切就照着你刚才说的办,本仙同意了!本仙同样一诺千金决不反悔!”

“很好,谢谢前辈成全,晚辈定当全力以赴,一定不让前辈失望!”

张依依瞬间笑靥如花,手掌一翻,一块核桃大小的留声石直接显露在众人面前:“刚才我与前辈约定好的每一言每一字皆被录下,时间也差不多了,烦请前辈一定要仔细看清晚辈是如何将您的傀一、傀二打倒,赢得我与问伴一行六人即刻平安离开的机会。”

留声石与张依依最后刻意补充说明的话顿时令在场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再然后则是狂喜与狂怒两种截然不同的心情与反应。

莫说是贾放歌,便是这里脑子最不好用的朱庆也猛的回过神来,明白了张依依真正的意图与狡猾之处。

哦不,他们的好同伴明明是聪明伶俐,胆大心细,怎么能用狡猾这样不负责任的词来形容呢?

打倒与打败,一字之差却是天差地别,难怪张依依要抢先主动挑衅反问,还不动声色的用留声石录下了!